🏡
PTT小說網
x
    眾人雖然反感雷空鶴把火撒在方運身上,但看著雷空鶴落寞的背影,還是有些許同情。

    雷空鶴和那些雷家人不同,他是真正的交友滿天下,在方方面面都沒有被人詬病的地方。只是後來為了衝擊半聖,離群索居,開始遊歷萬界,名聲這才慢慢下降。

    眾人都有種感覺,雷空鶴此次回來,本來能一飛衝天,即便是直接封聖都有可能,卻因為聖陵消失一事遭受打擊,至少數年內難以封聖。

    其實看到雷空鶴的時候,方運心裡還有是有些歉意,若是早知道,自己會延遲一段時間。

    這件事,本來誰都不能怪,只能說天意弄人,可雷空鶴一而再再而三口不擇言,方運這才惱了。

    方運確定了秘地,便沒有久留,開始深入血墓陵園,陸續探訪正在開啟的秘地。

    每進一次秘地,方運便有一次長足的進步,放在任何人身上,都已經可以晉陞文宗。

    方運始終沒有衝擊文宗。

    因為,方運已經放棄鍛天命,轉而創造新的力量,在沒有徹底掌握之前,不能貿然行事。那些鍛天命之物,還是要繼續收集,因為在創造新力量的時候,還是會用到。為了掩人耳目,要以鍛天命為借口收集。

    時間慢慢流逝,走出最後一座秘地,方運感到刺骨的寒意襲來,無邊的黑暗籠罩天地。

    方運沒有絲毫的驚詫,只是在心中暗嘆,無光墳場終於開始增強。

    方運喚出負岳大聖靈骸,急速向陵園平地出飛去,一路上,偶爾可見無光墳場光柱之間出現數里的縫隙,剩下的地方,大都被無光墳場籠罩。

    無光墳場已經籠罩了大半個人族血墓陵園。

    未等到陵園平地,方運便停下,因為已經提前看到以衣知世為首的人族,正在多處無光墳場之間的平地,聚在一起,低聲討論。

    每一個人臉上都露出焦慮之色,即便是衣知世,也不復往日的平靜。

    看到方運,這些大儒臉上浮現掩飾不住的喜色。

    「方虛聖來了!」

    方運飛過去,問道:「這幾日發生了什麼?」

    田松石忙道:「我們也不清楚,只是一些方向陸續有震動,不像是自然的地震,還伴隨著神光,甚至能衝破無光墳場,同時有奇特的天音,幾乎波及整座葬聖谷。我們懷疑至少是大聖在戰鬥,普通半聖的力量絕無如此威勢。」

    衣知世皺眉道:「無光墳場十分強大,我們推測過,以我等之力,最多只能在無光墳場堅持三天,這還是在聖氣充足的情況下,若是沒有聖氣,連一天都無法堅持。方虛聖,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可避開此次災劫。」

    方運沉吟不語,最後道:「大家不要慌,葬聖谷的無光墳場,終究不是真正稱祖大人物戰鬥形成的力量。我有負岳大聖靈骸和星火渾天鑒在,可以抵消一定程度的寒意。不過,在葬聖谷要關閉的時候,我會離開,諸位大概要堅持兩三個時辰。」

    「兩三個時辰?最後的時刻,無光墳場會格外強大,我的聖氣倒是足夠,就怕其他人的聖氣團不足。」衣知世道。

    衣知世這話說一半藏一半,方運聽得明白,其實眾人的聖氣用來活命足夠,但沒有多餘的聖氣攜帶寶物離開,畢竟,要想帶寶物離開葬聖谷,必須消耗大量的聖氣。

    方運微笑道:「我既然如此說,必然有把握。」

    方運說著,伸手中聖顱指環上取出一顆聖氣源凝聚成的寶石,手一松,寶石落在地上,化為一個拳頭大的水球。

    澎湃的聖氣向四面八方涌動。

    「您這是……」何明遠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這處聖氣源會留在這裡,在我走後,諸位用來對抗無光墳場。在將要離開的時候,諸位將其均分,帶走足夠的寶物回聖元大陸。」方運面帶微笑。

    「您……真是太慷慨了!」

    「仁義至此,天下無雙!」

    「直到此刻,才知為何古妖與星妖蠻貌似相助,才知為何人族百姓封您為孔聖之後第二賢。」

    大儒們沒想到方運竟然如此慷慨,無比感動,有幾人竟紅了眼圈。

    「方虛聖之仁德,衣某遠遠不如。」衣知世輕嘆一聲。

    衣知世之前說「天生德於方運」還只是靈光一動,這一次,卻是真正的心服口服。

    田松石輕輕點頭,之前方運只是施恩於普通讀書和百姓,這一次,卻讓在場的十七位大儒徹底折服。

    此刻每一位大儒身上的財富,都超過那些豪門,大多數半聖世家若刨除封聖先祖的遺物,全世家的財富加一起,也比不上在場任何一位大儒。

    如此豐厚的寶物,卻未必能帶出多少,他們要反覆挑選權衡,既要滿足聖院所需,又要能留給子孫後代。現在有了這一座聖氣源,他們所能帶離的寶物總量增加數倍,有的大儒甚至可以將所得一切帶離葬聖谷。

    這十七位大儒中,有十二人是世家子弟,包括孔家、孟家和顏家三尊龐然大物,衣知世很可能會自成世家,其餘四人,有葬聖谷的收穫,定然可晉陞豪門,而且得聖院庇護,讓子孫得數百年榮華富貴。

    之前方運一出,從者如雲,大都是被道義感召,不只是因為方運,可現在方運若振臂一呼,這十七位大儒以及他們身後的勢力,則會因為方運這個人而出面支持。

    方運道:「諸位還有什麼過於消耗聖氣之物,即便是分得一部分聖氣源都無法帶走,可以交由我帶回聖元大陸。若是上交聖院,我分文不取,軍功完全屬於你們自己,若是自己留下,卻要分潤我一些。畢竟,我帶離東西也需要付出代價。」

    那百棺島的聖氣源雖然多,但終究是有限,若是取多了影響神物灌溉,便得不償失。

    衣知世直接將那《六論》殘卷遞給方運,道:「衣某並非雜家,此物當交由聖院,你便替衣某帶回聖院吧。」

    田松石卻看了一眼《六論》,微笑點頭。

    方運之前說過要學《呂氏春秋》中的天常分神法,無論宗聖教與不不教,方運都需要看《呂氏春秋》中的《仲夏紀*大樂》原文。

    方運與雜家矛盾甚深,難以借閱到這部半聖經典的原本,但若方運帶著《六論》殘卷回聖元大陸,而這《六論》也是《呂氏春秋》的一部分,雜家眾人再無理由阻撓方運閱讀《仲夏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