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咳……」

    這時候,許行世家的文宗許奉聖輕咳一聲,緩緩從衣服之內拿出一根樹枝,約尺許長,樹枝頂端只有一片葉子,孤零零的,越寸許長。

    葉子格外青翠,如同春天的綠葉,充滿了生機。

    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特別之處,既沒有散發強大的氣息,也沒有多麼吸引人,很普通。

    但是,葬聖谷中不應該有如此普通的東西。

    即便是葬聖谷的石頭泥土,都與外界不同。

    所有大儒的目光集中在這根樹枝上。

    田松石盯著枝葉看了半天,道:「怪了,此物明明和春夏時樹上的枝葉毫無二致,若是放在聖元大陸,哪怕是半聖都未必能注意。可是,在葬聖谷中觀看,卻覺得格外怪異。」

    「此物,平凡至極,卻好似又極不平凡。」

    「許兄,你不會是隨身帶了一根聖元大陸的枝葉,來考驗我們的眼力吧?」

    許奉聖無奈道:「我們農家務實,老朽豈會無事生非。我見到此物的時候,也並未在意,直到遠離之後,猛然發現,此物太過普通,偏偏與葬聖谷格格不入,於是回返將其拾取。之後,便使用各種手段,竟然無法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我懷疑,這件神物在半聖文寶之上。」

    「哦?」方運接過枝葉,注入枯朽之力。

    結果,枯朽之力竟然彷彿成為養料,進入枝葉之後,樹葉更加翠綠,更加生機勃勃。

    方運道:「許先生,不介意我用負岳大聖靈骸的力量一試吧?」

    「試試也好,人族從未聽說過此物。」

    方運立刻借用負岳大聖靈骸的力量,攻擊此物。

    結果,此物分毫不損。

    眾人都被這件物品震撼。

    方運點點頭,道:「此物果然不凡,我能感應到,此物似是與農家聖道相近,當是農家至寶,於我倒是無緣,當置放於農殿之中。不過,此物若太過神異,消耗的聖氣源太多,我不敢保證一定能帶走。」

    許奉聖笑道:「即便沒有您,我也帶不走此物,放在您那裡,不如死馬當活馬醫。對了,此物無法裝入任何海貝之中,只能放在身上。」

    「哦?連天地貝都不能收入?」方運試著將枝葉送入天地貝中,結果發現天地貝竟然無法容納。

    那些大儒只是對此物好奇,方運心中卻被震撼。

    天地貝號稱容納天地,在半聖手中,甚至可以容納一界,但卻無法容納這件物品,這說明,此物必然已經超出正常寶物的範疇,恐怕要稱祖的大人物才可能窺破此物的秘密。

    方運再次使用枯朽之力探查此物,依舊沒有得到任何感應,說明此物對自己毫無用處,因為以枯朽之力的層次,以自己文膽和牧星客神念的層次,不可能感應不到對自己有益的力量。

    身為人族讀書人,方運獲取枯朽之力這一種外力已經是極限,若是再獲取第二種外力,那自身聖道必然會出現大問題,很可能導致聖道根基駁雜不純。

    即便是枯朽之力,方運也準備當成是一種寶物而非核心力量使用。

    「此物或許對人族農家大有用處,方某當儘力帶回聖元大陸。」方運道。

    「多謝方虛聖。若能帶出最好,若帶不出,您也不用強求,或許只是與此物無緣而已。」許奉聖微笑道。

    方運點點頭,農家之人的遠遠比雜家之人淡泊名利。

    方運正要收起枝葉,一道恐怖而炙熱的氣息突然降臨,猶如大日懸空,籠罩整座血墓陵園。

    隨後,眾人看到,在漆黑的無光墳場之中,竟然有三顆連在一起的太陽懸浮在千丈高空,散發著萬丈光芒。

    所有人無不駭然,無光墳場之強,人盡皆知,至今也沒有什麼光芒能穿破無光墳場,但現在,竟然有光芒穿過無光墳場的黑暗,這委實太過恐怖。

    不過,無光墳場終究是強大的力量,那三顆連在一起太陽若在他處或許會無比刺目,但在無光墳場之內,三顆太陽的光芒不再耀眼,像是黃昏的陽光,雖然明亮,但卻不刺眼。

    在所有大儒眼裡,無光墳場中只是三顆太陽。

    但在方運眼裡,那不是三顆太陽,而是猶如三顆太陽的頭顱。

    那三顆頭顱的腦後各有豎立的光環,三顆頭顱之下,則是一具由熾烈的光芒組成的身軀,類人形,有四臂,腿下之足猶如牛羊之蹄。

    由於無光墳場間隔,再加上那人被澎湃的聖力籠罩,方運看不清三顆頭顱的面容,但可以判斷出,這千丈之高的巨人,像極了以前遇到過的缺日聖靈,或者說,前方是一尊有著三顆頭顱的巨型缺日聖靈。

    「大明聖……」方運緩緩說出一個僅僅聽他人說起的詞語,滿口苦澀。

    方運只知道大明聖是缺日峰之主,除此之外,什麼也不知道,但此刻卻意識到大明聖必是眼前此人。

    「方小友,請隨本聖入缺日峰小住數日。」

    漆黑的無光墳場之中,傳來柔和溫暖的聲音,那聲音之中充滿了奇特的力量,讓人信服,讓人順從,讓人歡喜,讓人本能地言聽計從。

    細聽之下,那聲音並非是一人發出,像是三四人同時說出。

    除卻衣知世,在場所有大儒全部面帶微笑看向方運,全都好像方運的同窗得知方運中了狀元一樣,無比欣喜地盼望著方運跟隨那大明聖,好像這是莫大的榮耀,就好像一位狀元得到眾聖親自接見一樣。

    唯獨衣知世心中警惕,他明明想要讓方運小心,可卻根本無法說話,甚至連表情也沒有絲毫的不妥之處,慢慢地,他變得迷迷糊糊,和其他人一樣,似是覺得送走方運是好事。

    一切違逆大明聖意志的行為,都不會發生。

    「沒想到,逆聖沒來,您卻冒險親自前來。」方運沒想到,大明聖竟然有如此氣魄,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來人族血墓陵園。

    「他過於冒失,吃了暗虧。走吧,隨本聖……咦?你的神念竟不受本聖影響?怪哉!妙哉!」

    大明聖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充滿喜悅。

    方運咬著牙道:「你難道就不怕人族聖陵、古妖聖陵與龍族聖陵報復嗎?」

    大明聖周身的光芒更加明亮,帶著笑意道:「待它們知曉之時,你已身在缺日峰,無力回天。至於人族聖陵,已消失不見!」

    「那麼,負岳大聖靈骸呢!」

    負岳大聖靈骸驟然升空,身體瘋狂變大,好像要化為百萬里之巨。

    無量量的光芒從無光墳場中湧出,將負岳大聖靈骸定在半空,不再變大。

    「你卻不知,本聖乃是大聖……」

    大明聖的一句話讓方運如墜冰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