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送別衣知世,方運先是前往醫殿,召集閣老明天議事,便前往工殿。

    工殿的普通文員或許猜不透方運的用意,但工殿的七位閣老卻最清楚不過。

    方運從葬聖谷出來,首先進工殿,這是什麼信號?

    方運要給工殿送寶物來了!

    方運當然會提條件,但和葬聖谷的寶物比起來,方運的條件算什麼!

    這些天,人族所有高層都或多或少知道一件事,方運一個人在葬聖谷的所得,超過其餘所有人族,甚至,可能超越進入葬聖谷所有各族之和!

    雖然很多人對這種說法半信半疑,但就算這種說法就算只能信一半,那也是難以估量的財富。

    方運一進工殿大殿,七位閣老便直接關閉殿門,只留他們七人與方運。

    七位閣老在關門前一臉嚴肅高坐在大殿深處七張座椅上,猶如金鑾殿的皇帝,即便方運是虛聖,他們七人也沒有起身迎接。

    因為,在這種莊重的場合,他們七人代表全工殿,代表工家與墨家,代表部分聖院,除了半聖,他們絕不會下去迎接誰。

    但是,在大殿正門關閉的一剎那,七個閣老竟然宛如矯健的猴子,全都以最快的速度衝到方運身邊,甚至在暗中較勁,都想擠在方運近處,可又不想失禮,一個比一個有心機。

    在明亮的夜明珠照耀下,七位閣老滿面堆笑。

    「方虛聖,昨日睡得好嗎?」

    「方虛聖,還記得我相里源嗎?當年你與雷家有衝突,請工殿評判,我可是堅決站在您這一邊。」

    「方虛聖,我們墨家人明裡暗裡可沒少給您支持,您在寧安城搞得那麼大,我們墨家損失極大,但從來不曾找您麻煩。」

    「方虛聖……」

    方運哭笑不得,這七人的模樣,哪裡是什麼德高望重的大儒,簡直像是柳巷花樓里拉客之人。

    方運輕咳一聲,道:「諸位,咱們先談正事。」

    「說說說……」

    七個老頭子異口同聲道。

    方運無奈道:「罷了,那我就直說。第一,我希望工殿支持我在景國建立專科學院,也可稱為分齋教學法。學院之中,當然要學習儒學、算術等大眾學科,但主重工家之學,而且還要按照我的方式,細分工家之學。」

    七人都是老狐狸,都開始思索。

    教化之事,在聖元大陸可是一條紅線,稍有不慎,便會得罪世家甚至活著的半聖,其中涉及的利益之大,難以想象。

    若是只是普通的書院,他們完全可以同意,但方運的意圖很明顯,是建立大規模的工家書院。

    方運也不著急,其實在很久前,他就盤算開設後世非常普及的高等院校。

    而且,方運相信自己不出手,時機一到,人族自然也會進行類似的中高等教育。

    實際上,在華夏古國的宋代,就有儒家理學名士胡瑗創出蘇湖教法,也就是分齋教學之法,在進行經義教育的同時,展開時務教育,成立治事齋,開設軍事、農務、天文、算數等等學科,是教育史的里程碑。

    方運以蘇湖教法為參照,融合後世的高等教育,再輔以聖元大陸的經驗,準備開設各種基礎的專科學院,至於頂級的高等院校,方運並不考慮,那需要長久的積累。

    或者說,聖院本身就是人族最頂級的高等院校。

    方運微笑道:「怎麼,工殿擴展影響與聖道,獲得教化權力的時機就在眼前,為何踟躕不前?」

    「您的意思是……」

    「既然是工家專科院校,自然不受禮殿掣肘,最多是在院校給禮殿人一個虛位,負責學生的校風校紀。」

    「此事雖好,卻有些難辦啊。」一位閣老道。

    其餘大儒立刻點頭。

    方運哪能不知道他們心裡的小心思,卻故作不知,道:「在葬聖谷閑暇之餘,方某曾作了一本非常基礎的書,名曰《工學史》,簡述人族發展歷程,並引入萬界其餘各族的一些經驗與知識,對工學進行一個大概的分類。此書,可以在未來的工家學院當作課本。」

    方運說著,拿出只差一點寫完的《工學史》。

    七位大儒的閱讀能力遠超一目十行,都是一眼一頁,很快看完全書。

    七人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完全被方運的光學、力學等等眾多概念衝垮固有知識體系。

    若是普通工家人看到這些,必然會以為是歪門邪道,嗤之以鼻,但他們身為大儒,能很快理解這些知識,並且能很快判斷是否有效。

    不過,方運的書中並沒有過於詳細討論工學,主要是給出方向,沒有涉及動搖工家聖道根本的東西。

    經過短暫的發愣,七位大儒在暗中交流,接著,開始向方運提問,讓方運解釋相關的概念。

    方運一一作答。

    若是大儒問起方運從何得知,方運要麼說是自己悟通,要麼說是源自異族,甚至還十分鎮定說,自己在葬聖谷看到一些神奇的畫面,那些畫面應該記錄了遠古時期稱祖大人物的力量與智慧,似是讓自己學到了什麼東西。

    葬聖谷太過神秘,這些大儒沒有絲毫懷疑,他們不相信方運能創造出這些概念。

    待解釋完全書,方運微笑道:「那麼,先找個空曠的地方,我給幾位展現幾件物品,想必從葬聖谷出來大儒,已經透露了一些。」

    七位閣老立刻和方運進入聖院工殿的專屬空間,乃是孔聖文界的一部分。

    當方運拿出一具龍火機關與一具雷龍機關后,七位閣老露出一副等候多時的模樣,如同老虎撲食一般衝上去,外放工家神物魯班尺等,開始研究兩具機關。

    僅僅一刻鐘后,方運淡然道:「諸位,這兩種機關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我們先談正事。比如,聽說你們工殿很缺殺傷妖王與大妖王層次的身材?我這裡有一些。」

    方運說完,隨手一揮,清光漫灑,一片連綿起伏的山峰出現在七位閣老面前,每一座山峰都有數百丈高,龍魂戰場珍貴的聖念兵器如垃圾一般堆在一起。

    七位閣老如同即將被餓死的野獸一般,完全顧不得什麼禮儀,撲上去,發出混亂的呼喊。

    「聖念兵器!都是聖念兵器!一旦熔煉成機關巨弩,皇者之下只能當靶子!」

    「孔聖在上,墨子在上,學生……學生已經不會說話了……」相里源的嘴都在哆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