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後,方運輕嘆一聲,因為西聖最後那句話,是為了防止自己誤會,他們不是搶功,功勞還是會算到自己的身上。

    「是西聖認為我平時被欺壓太甚,還是我太強勢了?」

    方運無奈一笑。

    方運坐在太師椅上,閉目養神,數息后,緩緩睜開眼睛。

    「道路既已鋪就,若再有人阻撓,便為大局犧牲吧!」

    方運的雙眸,猶如劃破夜空的閃電。

    休息片刻,方運離開聖院,進入孔城,與呂氏世家的家主見面,並閱讀了載有天常分神法原本的《呂氏春秋》的章節,學到完整的天常分神法。

    隨後,方運進入巾幗社,與巾幗社的女子們交流,並在臨走前。留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而這句話,在西聖閣也曾說過。

    「現在,只是黎明前的黑暗。」

    方運又在孔聖與聖院逗留三天,做完一切應做之事,悄然離開,前往彭走照的墓地,以酒祭拜,誦詩悼念。

    處理完這一切,方運回到象州總督府,傳書眾人,要在明日宴請象州眾官。

    方運早早就卸任兩州總督,但是,在他離開后,這總督府依舊有人在打理,依舊是整座象州的行政核心之一。

    朝廷中有人提議裁撤總督府一應機構,將總督府改換名稱,但是,象州眾官全部反對,而太后與景君也表示此事擱置,不得再提。

    當方運要在總督府宴請賓客的消息傳出后,在大眾之中沒有引起什麼波瀾,但是,在景國官員之中與十國高層讀書人中,引發滔天巨浪。

    在收到傳書的時候,象州州牧董文叢、州都督方守業與十餘高官正在州牧衙門,商議要事。

    得到消息,會議中斷,眾人相互看著,許久無話。

    每一個人的目光都無比複雜。

    普通人不清楚方運的用意,但這些一州之地最高的官員,在接到傳書的一瞬間,便意識到一個重要的信號。

    方運要重返景國政壇!

    當年方運卸任兩州總督后,為了避嫌,即便偶爾在總督府內居住,也不會在那裡接見任何官員,遇到事,都在總督府之外說,甚至有時候請官員去蛟聖宮中。

    這一次,方運竟然在總督府宴請整個象州七品及以上的官員,這個絕對不是讓眾人給他送行。

    也絕對不僅僅是一頓飯那麼簡單。

    但是,有些話,眾官心裡知道,嘴上卻不能說出來。

    董文叢微笑道:「總督大人既然在總督府招待我等,自當前去赴宴。諸位又當如何?」

    所有官員好像都忘記方運已經卸任總督,沒有糾正董文叢的「口誤」。

    方守業搶先笑道:「總督大人的宴請,豈能不去?諸位說是吧?」

    方守業面帶微笑,但看向眾人的目光中卻有淡淡的寒意。

    在場的官員一個接一個笑著表示必定赴宴。

    無一人反對。

    隨後,董文叢笑道:「你們這些人精兒啊,自是知道方虛聖從葬聖谷回來,必然有許多神物。那些神物若在聖院,我等此生無望享用,但若能參與此宴,卻有些許機會。至少,我等若是身體有損,向大人討要一顆生身果,是輕而易舉之事。」

    方守業點點頭,道:「當年方虛聖得人相助,相助之人手臂斷掉,方虛聖那時候寶物並不多,還只是舉人,卻捨得將生身果送與相助之人。我等在他麾下為官多年,這等情分還是在的。」

    「諸位的聖杏,功效還未全部化開。那些未得聖杏之官員,此刻怕是罵娘哩。」董文叢含笑道。

    眾人紛紛附和。

    這兩位象州除方運之外品級最高的官員,一打一誘,恩威並施,化解了其餘官員心中的芥蒂,保證象州品級最高的這一批官員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待送走其他官員,方守業與董文叢外放文膽之力與官印之力隔絕外部,兩人相對而坐,面色嚴肅,甚至帶著少許陰沉。

    方守業盯著董文叢雙眼,緩緩道:「我們方家與方虛聖乃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不出意外,過幾日我便會懇求方虛聖,將我一家併入濟縣方家家譜,享虛聖世家之利。我方大眼也不與你繞圈子,你如何看待此事?」

    董文叢苦笑一聲,道:「你與方虛聖一榮俱榮,我亦是。當年方虛聖並未發跡,我便指導他經義文章,我現在官位躥升也好,文位進步也罷,都是拜他所賜。我若是背叛他,文膽自裂,只能一條路走到黑。我也不與你隱瞞,以我估量,方虛聖是想直入朝堂,執掌朝堂。」

    方守業輕輕點頭,道:「我也認為如此。你知道,我雖精通兵法,但在政事與官事方面遠不如你,你可否分析一下,方虛聖為何如此?他不是早就放棄官員朝廷之道,想要避開紛擾,專心聖道嗎?」

    董文叢沉吟許久,道:「一開始,我也疑惑不解,但是,我想起歷代一些大儒的經歷,卻發現端倪。」

    「什麼端倪?」方守業急道。

    董文叢道:「人族晉陞大儒,無論是身體還是神思,一切種種有所變化。超過兩成大儒的性情與大學士時有較大差別,還有三成大儒的性情大學士相似,但更加極端。有人分析過,這是因為大儒已經觸摸到聖道邊緣,對聖道的理解更深,他們自身受聖道影響,會本能地做出有利於自己聖道之事。換言之,方虛聖既然重新為官,極可能涉及聖道。」

    「難道不能有其他原因?」方守業問。

    董文叢正色道:「有。」

    「什麼原因?」

    「方虛聖要做一件比自己封聖更重要的事!」

    這如同一句廢話,但方守業卻輕輕點頭,細細思索。

    過了許久,方守業長嘆一聲,道:「我方大眼是個粗人,聖道對我來說,太過渺遠。在遇方運之前,連大學士對我來說都是奢望。而現在,我必成大儒!我,別無選擇,也很高興別無選擇。」

    方守業看著董文叢,露出淡然閑適的笑容,彷彿不是在做人生重大的抉擇,而是在享受美好的時光。

    董文叢一攤手,道:「我不高興,但我也別無選擇。」

    兩人相視一笑。

    左相家鄉,元縣落瀑谷中。

    一老者拍案大笑。

    「方運小兒,終於露出你的狐狸尾巴!天助本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