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隨手一拋,三個被封好的木盒飛到三人面前。

    三人急忙接住,謝過方運。

    那徐長庚突然驚呼一聲,而董越千與李志霄詫異地看向他。

    徐長庚的雙手顫抖著,又驚又喜地道:「敢問相爺,此木盒可是千年妖木所制。」

    方運微笑道:「你倒是個識貨的。」

    董越千和李志霄都意識到此物非比尋常,但都不清楚什麼是千年妖木。

    徐長庚又道:「早在去年,下官有幸參與陳聖世家陳靖公子之子的滿月,曾親眼看到一位大儒贈送一盒開智靈香。旁邊一位世家子弟解釋說,那盛裝開智靈香的木盒,就是百年妖木。那人還說,若是千年妖木,木盒紋理必然是透著暗紅色,盛裝的東西更為不凡。」

    董越千與李志霄再不識貨,也都聽過開智靈香的名頭,那是只有眾聖世家才用得起的神物,十八歲以下的孩童若得開智靈香,將來才智必然不凡,這也是眾聖世家弟子平均文位高於普通家族的原因之一。

    三人相互看了看,臉上流露出狂喜之色。

    徐長庚臉一紅,低聲問道:「相爺,下官現在能打開看看嗎?」

    三人頓時像好奇的小獸一樣盯著方運,眼中滿是期待。

    方運微笑點頭。

    三人立刻打開盒子,陣陣幽香撲鼻而來,就見裡面以黃綢為底,擺放著一支筷子粗細的淡黃色香,長有一尺,除了氣味奇特,令人嗅之心曠神怡,並無特別之處。

    三人見識不如方運,但卻並不傻,百年妖木裝的是開智靈香,那千年妖木的盛裝之物,幾乎是呼之欲出。

    開智聖香。

    每種神物,在讀書人的心目中都有高低之分,若是開智靈香,在許多讀書人看來可能比生身果好一些,但不如延壽果,畢竟多活幾年很重要。而開智靈香的缺陷是只適用於十八歲前,年紀大了無用。

    但是,這開智聖香不一樣,不論年齡,哪怕是像田松石那種年過百歲的老人,依舊可以使用開智聖香增強自己的智慧。

    可以說,開智聖香在讀書人心目中,是最頂級的神物,許多人寧可用十幾年甚至二十幾年的壽命換開智聖香,讓文位提高,遠比苟活多年更有價值。

    「這……會不會太貴重了……」董越千望著方運,心中糾結。若是普通之物,拿也就拿了,可如此貴重之物,連世家大儒一生也未必能得一支,他有些不敢收。

    李志霄面露無奈之色,徐長庚則扭頭用極為嚴厲的目光看著董越千,警告之意甚濃。

    這可是真正能讓自己翻身的神物,徐長庚決不允許董越千破壞自己的前程。

    方運微笑道:「此物的確貴重,但我從葬聖谷中所得甚多。對我來說,無非是給聖院一些加工費而已。」

    開智聖香的主料便是鯨聖的聖龍涎香,人族百年難得一塊,方運當年在龍城廢墟中得到不少,但總量依舊有限。

    但是,葬聖谷中有懸天江。

    方運幫了雙首龍聖大忙,雙首龍聖親口承諾,只要是他不需要之物,方運盡可自取。

    方運也沒有客氣,凡是自己和人族所需之物,能拿多少拿多少。

    其中,就有大量的龍涎香與聖龍涎香。

    鯨妖龍涎香在遠古龍族只是一味普通香料,當時鯨族數量龐大,僅僅獨佔的星球就有超過百處,因此龍涎香產量極多。

    而雙首龍聖的龍宮,便是當年的遠古南海龍宮的一部分,包括最重要的庫房。

    雙首龍聖完全不在意這些龍涎香,所以方運全部取走。

    懸天江龍宮中除了普通龍涎香,還有數量也很龐大的聖龍涎香,這種對各族來說都是開智啟蒙增長智慧的神物,竟然被雙首龍聖當作普通香料。

    方運當時帶著非常沉痛的心情批評了雙首龍聖的奢靡浪費和大手大腳,然後好話說盡,要走所有的聖龍涎香。不過,這種東西畢竟比普通的神葯重要太多,方運還讓雙首龍聖從釀光瓶中自取三種釀光美酒,兩人皆大歡喜。

    龍涎香與普通神葯不同,比藻魚都貴重,這類特別的神物,方運都沒有大量貢獻給聖院,只貢獻了十分之一。甚至於,方運還制定了一個禁止名單,不準一些人或家族從聖院兌換他貢獻之物。

    畢竟,龍涎香和藻魚能讓一代又一代人變強,若是給了敵人,那等於自掘墳墓。

    徐長庚手持千年妖木盒,道:「學生謝過左相大人!」

    李志霄目光微變,那董越千卻全無變化。

    徐長庚改口自稱「學生」,便等於想要拜入方運門下。

    方運看了看三人,道:「聽說柳山在擔任尚書和左相時,對下屬的挑選極為嚴格,從來不徇私,只按才取人,他的一些親友弟子都無法在他手下做事。有這回事嗎?」

    三人冷汗直流。

    徐長庚與董越千不敢言語。

    李志霄無奈道:「啟稟相爺,確有此事。每年科舉選出進士后,柳大學士都會第一時間拿到名單,然後從吏部和文宮翻閱所有進士的生平,挑出一些人,充入麾下。基本上,左相閣一年會增加兩到三個新進士擔任通事舍人,予八品之身。同時,柳大學士每年也會調離一些不佳的通事舍人。一旦在左相閣任職超過三年,便等於獲得柳大學士的青睞,或外放做一地主官,或在京中挑選要職授予。」

    徐長庚補充道:「在柳大學士卸任左相前,學生擔任一年半的通事舍人,李志霄與董越千皆擔任兩年有餘,都未到三年。」

    方運點點頭,道:「我還聽說,柳山喜歡給優秀的手下以評語,若是無能之輩,柳山甚至一個字都不會評價。你們三人,曾得柳山何等評價?」

    三人面色更是難看。

    李志霄硬著頭皮道:「柳大學士給在下的評語是,德義,能吏。」

    方運看向徐長庚。

    徐長庚無奈道:「善思,通變。」

    董越千也跟著答道:「勤勉,忠厚。」

    方運突然開心一笑,道:「本相今日運氣不錯。今年中元節前,你們三人記得給柳山去一封信,就說謝謝他這些年的栽培之恩。」

    三人不知原因,只是點頭。

    方運又道:「通事舍人與中書舍人之職,本相不去更改,但會增添內閣中書一職,共兩人。相當於擔任本相與內閣之間的樞紐,一人負責傳達本相的命令,也算是輔助本相統籌內閣人員,另一人則負責事務。你們三人說說,內閣之中哪兩人適合擔任內閣中書一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