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待方運回到左相閣中的獨立書房,三人才緩過神來。

    李志霄低聲讚歎道:「方虛聖真是一個做實事、重務實的大才啊,此報告看似無用,實則暗藏玄機。」

    徐長庚也低聲道:「是啊,這內閣的一切,其實都由我們這些人和事組成,知道每個人做什麼事,自然也就知道內閣的一切。一紙報告,看盡內閣。不過,此報告非常不易,今晚,諸位怕是沒時間睡了。」

    董越千道:「按照相爺說的如實寫就是了,有什麼難的?」

    徐長庚看了他一眼,道:「對你這種老實的傢伙來說,如實寫是不錯,但是,對於我們來說,若是如實寫,那真是蠢透了。算了,說了你也不懂。」

    李志霄笑道:「相爺之能,我等難以望其項背,這份報告,不可不想,也不可深想,你想得再深,能深得過方相的智慧?」

    董越千有些迷糊,笑道:「我聽不太懂,倒是知道一點,祝賀兩位高升!」

    徐長庚道:「身在福中不知福,,以後你會知道我們兩人的難處。這份個人報告,前所未有,我等既然身負相爺大恩,不能輕率以對。我看,放衙之後,我們三人當細細討論。我在附近有一個親戚,可暫借他家一兩個時辰,不知兩位如何?」

    董越千笑道:「我這人笨,少不得兩位的指教。」

    李志霄卻深深地看了徐長庚一眼,輕輕點頭道:「徐兄有請,不敢不從。」

    到了上午七點,內閣開始點卯,之後眾官各行其是。

    不一會兒,徐長庚手持已經謄寫好的文書,依次發給左相閣的每一個人,並說明方運命令每個人都寫一份個人報告,文書上是具體的要求。

    眾人仔細推敲方運的要求,個個陷入深思,類似的文書一直都有。

    朝廷的吏部負責考評官員,記錄官員的功勞過失,上級也會對下屬進行評價,而且史家讀書人也會記錄一些事迹,還有少數人也會上疏或公開發文陳述自己功過。

    諸葛亮的《出師表》,曹操的《述志令》,基本就算是一種述職報告。

    不過,新官上任要求所有屬下寫這種個人報告,卻是前所未有,尤其明確劃分五個主題。

    這是方運任左相的第二天,幾乎全聖元大陸的高層和官吏都在關注方運。

    所以,個人報告之事立刻在論榜之上傳開。

    少數人認為多此一舉,許多人也認為此事可有可無,但是,一些高官卻大加讚揚。

    右相曹德安很快得知,立刻明確提出向左相閣學習,要求明日右相閣的官吏也交出這份報告。曹德安甚至放言,若是此事有成效,便會擴展到京城甚至各地的所有衙門。

    但是,輔相以及禮部尚書都表示此事不急,看看再說。

    在柳山卸任左相后,輔相的位子也空出,最後由景國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大學士楊旭文擔任,此人在柳山擅權時憤而辭官,後來柳山致仕,他才願意出任輔相一職。

    不過,現在景國風起雲湧,這位楊大學士開始明哲保身,不參與任何爭政斗,甚至連政務也都由下屬管理,基本上算是太后和景君的提線機關。

    讓許多人沒想到的是,武國國君竟然在當天的午後頒布一道詔令,要求所有七品和七品以上的官員,寫一份奏章,奏章的要求,完全照搬方運的五個方面,連改都懶得改。

    此事一出,罵的有,笑的有,但是,十國各地的少數官員開始偷偷效仿,尤其是象州和密州兩地,從州、府和縣三級衙門都開始要求相關的官吏寫一份個人報告。

    因為太多人關注方運,這就導致方運在左相閣發生的許多事都廣為傳揚,方運在內閣屢次稱讚柳山的消息也傳了出去。

    當天晚上,論榜上又有人發文稱,柳山得知個人報告之事後,曾感嘆道:「方運之才,吾不如也。」

    事後很多人在論榜分析這份述職報告,得出許多結論,其中有一個結論得到許多人認同,這些報告落在平庸的上官手裡,毫無用處,但是落在方運這種能臣手裡,不僅能把寫報告之人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能以最快速度掌握左相閣、內閣甚至整個朝廷的運作。

    方運擔任左相的第二天過得非常平靜,他並沒有想別人猜想得那般獨斷專行。

    每有一項事務要他決定之前,他都會詢問相關人員,聽取他們的意見后,再做出決定,若是下屬有不同的聲音,他也會聽取,酌情完善決定。

    左相閣每天要處理的事務非常之多,之前左相之職空缺,很多事務眾官經過商討可以快速決定,但有了方運,他們只能按照既定的流程,要得到方運的答覆才能執行落實,所以文書積壓越來越多,方運不得不先處理重要的事務。

    眾人發現,方運處理政務的效率雖然慢,但手段老辣,極為嚴謹,讓人挑不出一點錯誤。

    那些心中輕視方運的官員此刻才意識到,方運當年在寧安當縣令、在象州當總督,可不是白當的,對官署衙門的運行,早就了如指掌。

    當天,蔡禾、賽志學與於興舒三人得到方運的接見,四人在書房中密談許久。

    時間過得飛快,一晃就是半個月。

    和方運擔任左相比起來,這半個月堪稱風平浪靜,因為沒有發生任何一件大事,但是,小事卻不斷。

    景國四相,各有分工。

    其中左相主管吏部、禮部、翰林院和鴻臚寺。

    即便是左相,也無權直接調動任命吏部尚書、禮部尚書、翰林院掌院與鴻臚寺卿這四個衙門的第一主官。

    但是,左相對這四個衙門四個主官之下的職位,有極大的掌控能力,只要方運想要調動主官之下的官員,無論是其他官員還是國君太后,在正常情況下,都會同意,除非方運任命的人有大問題,或者涉及到利益之爭。

    方運並沒有進行過於激烈的人員調動,只任命了三人。

    曾經擔任過禮部左侍郎的賽志學,調任吏部左侍郎,成為吏部的二把手,因為賽志學履歷豐富,從職位上算是平調,並沒有引起任何波瀾。

    曾經擔任濟縣縣令的蔡禾,后又在密州任知府,並在禮部任右侍郎,後來被調到翰林院擔任閑職。方運再次將他調回禮部官復原職,繼續擔任右侍郎,是禮部排名第三的官員。這個任命,同樣無人反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