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閣部自決法令的通過,引發了深遠的意義,因為這意味著,官員第一次有法理上的自決之權。

    而在此之前,哪怕是最微小的權力,名義上都是國君借官員之手在行使權力,哪怕實際上是官員自己在做事。

    這一次給予內閣自決之權,本質上就是皇室交出一部分真正的權力。

    這種權力,交出來簡單,永遠別想收回。即便出現一位強勢的君主強行收回,等他駕崩,百官還會想盡辦法獲得這些權力。

    太后一開始並沒有覺察到這件事的真正影響,後來論榜上讀書人慢慢分析透徹后,太后看罷,再一次吐血昏迷。

    沒過幾天,宗人府的皇室成員集體看望太后,太后再次昏迷。

    因為,幾乎所有的皇室成員都指責太后犯了大錯,出賣了皇室與國君,出賣了皇權,甚至指責太后與方運有不可告人的交易。

    但是,沒有哪個皇室成員敢跑去罵方運。

    遠在密州任職的趙紅妝,不得不日夜兼程返回京城。

    削弱皇權,內閣的權力暴漲。

    因為這幾乎都得益於方運,所以其他內閣成員很少再為難方運的草案,只是偶爾多為自身及自身的官署爭取一些利益,僅此而已。

    所以,左相閣的政令推行非常高效。

    不過,方運並不是沒有經驗的官員,在拉攏了一批官員后,毫不客氣借用吏部之手,聯合監察院,打擊了一批曾經阻撓他的官員。雖然那些官員地位最高的也只是四品,但方運的處理手段老辣直接,沒有絲毫的疏漏,即便是他們的後台也挑不出錯,吃了暗虧,不敢反擊。

    因為,他們很清楚,方運這是在打草驚蛇,誰現在敢站出來反對,方運就要拿誰立威。

    實際上,從方運擔任左相開始,所有高官都很小心,避免成為方運立威的目標。

    連左相都被逼走,連太后都被氣吐血,方運不會畏懼任何一個高官。

    被方運懲戒的官員中,有一個鴻臚寺的從五品主事,走的是陳聖世家的門路。在被方運貶謫后,跑去陳聖世家訴苦,因為他外祖母便是陳聖世家現任家主的表妹。

    結果,陳家的嫡長孫陳靖正好在,此人原本就與方運有舊交,而且為人方正,在得知那個主事竟然利用外交官的職權跟慶國有一些勾當,指著他的鼻子把他罵出陳家。

    事後,陳家動用力量直接奪了那人的官位,發配到鎮獄海,處理手段遠比方運激烈。

    那個主事的遭遇讓許多自認為後台強大的人不寒而慄,他們其實一直都清楚,任何一個愛惜羽毛的大勢力,都不願意跟讚譽滿天下的方運結仇,更何況,那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方運的引蛇出洞失敗,但敲山震虎很成功,這讓他的革新格外順利。

    方運用了一個半月的時間,對吏部進行了基本的革新,隨後,便宣布統一官署命名,內閣之下的官署,皆以部為名。

    這個消息本來會引發舊的利益集團對抗,尤其是六部官員,但是,方運還在後面補充,要拆分和增加新的部級官署。

    所以,景國出現怪異的一幕,明明是一次巨大的革新,就目前看來影響之大遠超方運的尊禮復古與吏部行利,但在消息放出后,沒有一個官員反對。

    因為每個官員都意識到,若要拆分和增加新的部級官署,必然會多出大量的官位!

    即便是最反對方運的盛博源,此刻都沒有發表反對意見。

    他不想得罪全景國九成以上的官員!

    很快,曹德安第一個出言支持,認為目前景國正處於前所未有的大發展階段,現如今的官署已經不能以滿足景國的需要,方運的革新上應天意、下順民心,勢在必行。誰反對這個革新,就是在阻撓景國的崛起。

    曹德安還表示,為了支持方運,他願意從戶部開始革新。

    隨後,輔相楊旭文也當眾表示支持方運,認為官署改革是大勢所趨。

    三相同時支持,所有官員都如同吃了定心丸。

    沒過幾日,景國歷史上出現了一個新的部級衙門,水土部。

    而內閣也很快宣布水土部的職能,現階段,水土部主要負責清查景國的建築用地、田地、水系、森林、草原等等資料。

    這個水土部乍一看沒有什麼特別的實權,只是對景國的國土資源進行更詳備的探知、清查和記錄。

    但是,僅僅是這樣,還不足以自成一部。

    暫代水土部尚書的,赫然是方運的舊友,曾經擔任濟縣縣令的蔡禾。

    補缺,不需要任期滿五年。

    於是,景國官吏們經過討論,很快得出結論,這個水土部,將會負責管轄景國的所有土地資源。

    沒有人發聲反對,因為這個水土部可以說是從戶部拆分出來,曾在戶部任職多年現在擔任右相主管戶部的曹德安都親自出面支持,沒有人有資格反對。

    土地,一直是人族各國的核心命脈,任何一個當政者都不會忽視這一點。

    聖元大陸讀書人曾經總結兩漢之亂,認為最大的原因是當時的官員無法解決財政與土地的問題。

    眾官靜靜等待水土部的變化,但讓他們失望的是,多天過去,水土部真就如宣傳的那樣,只是負責清查和記錄景國的水土資源,沒有真正的大權。

    水土部唯一鬧出來的事,便是燕州的一些官員阻撓水土部委派的官員清查土地,被監察院彈劾,內閣直接發文書緝捕歸京,交由三法司審判。最讓眾官心驚的是,整個過程沒有超過五天,都是從快從重發落,而且景國各大勢力竟然沒人出面反對方運。

    在眾官不明白水土部為什麼如此強大的時候,景國流傳出一些小道消息,在水土部成立前,方運召開了一個小範圍的內閣會議,具體內容不得而知,但結果就是,景國上層全力支持水土部。

    於是,眾官確定,方運要對土地政策動手。

    但過了幾天,左相閣與水土部還是沒有相關的政令發布,眾官只好各忙各的,但繼續關注水土部的動向。

    景國官員並不知道,方運在從水土部獲得景國土地的第一批資料后,以虛聖特權,暗中召集刑殿、農殿與工殿閣老,召開了一場保密級別最高的三殿大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