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您把農夫從田地上解放出來,讓他們進工坊做工,加快人族的技術積累,這我們明白,但即便您使用的手段再溫和,也必然會引發動蕩。除了景國,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配合您如此做。我想聽聽您的具體計劃。」工家閣老相里源道。

    方運輕輕點頭,道:「我已經有了腹稿。這第一步,自然是進行農具提升。諸位工殿的閣老,之前的協議已經開始執行了吧?」

    方運望向工殿閣老。

    相里源微笑道:「根據您提供的圖紙與技術,我們已經製作出各種新型的農具。為了證明我們工殿的誠意,所有的農具都由我們工家大儒親自批量製作,數量足夠全景國使用。」

    方運看向農殿大儒,問:「我所需要的甲牛,農殿已經準備好了吧?」

    「已經動用農家聖寶孕育完成,許多甲牛還是有些年幼,但完全可以正常勞作,足以供應全景國。當然,這都要多虧之前您的支持和技術積累,讓我們可以藉助血芒界取得一項又一項農家成就。」

    方運點點頭,看向眾人,道:「我委託工殿打造了一大批新式農具,也請農殿動用農家聖道寶物加快孕育了大量的甲牛。接下來希望由農殿出面,把整個景國當作試點,普及這些新型農具以及甲牛,這樣,僅僅今年,就足以節省一半的人力。在未來的三年內,景國需要的農人會不斷減少,按照正常估算,是之前的三分之一。工殿的甲牛由於加快孕育,只能使用五年,但這五年足夠血芒界孕育出五年後所需的甲牛。」

    「既然有了大量的農具和甲牛保障,下一步當如何?」相里源問。

    方運道:「之後,便是征地。征地要分兩步走,這第一步,需要依靠法家諸位。我的具體措施是……」

    方運說完之後,在場的大儒眼中異芒閃動,隨後有人反對。

    方運耐心解釋,並明說這已經得到刑殿所有閣老的同意,甚至刑殿內部早就有人想這麼做。

    經過長時間的爭論與辯解,三殿閣老終於達成一致。

    「第二步,我們不會污衊打擊農人,但會正面宣傳工坊的好,當然,前提是工殿出面,做好工坊的基本建設,保證各國不會抵制景國的產品。只要工坊能真正賺錢,農人自然會想去當工人。之後,便需要強征土地,強迫一些人從村鎮搬遷到城鎮,當然,我們會給予住房和銀錢的補償,同時會進行技藝培訓,讓他們能夠在工坊做工。這是一個看似簡單實則非常複雜的過程,這個過程中,必然會犧牲那些農人的利益,但多年後,他們對比那些沒有離開的農人,會感到慶幸。」

    「征地引發的社會問題非常巨大,所以必須由刑殿和景國的司法衙門出面,同時完善工坊工人的福利制度。不久之後,景國各地會出現抗爭的農人,必然會出現自殺、衝擊衙門等事件。我自知無法避免,所以,一切責任由我承擔,後世的罵名,也由我來背!」

    工殿陷入短暫的沉默,相里源又道:「加入農人都變成工人,工坊開始生產,而且各國允許你們販賣貨物,以目前的運輸能力,成本會非常高。」

    方運無奈道:「在初期,我會讓已經成為大妖王的牛山帶著從龍宮借來的天地貝,運送貨物。」

    一眾大儒哭笑不得。

    相里源打趣道:「這新技術太厲害,哪怕幾百上千年後,人族也無法如此快捷地運送數量那麼巨大的貨物。」

    方運道:「技術的進步是有限度的,就目前人族的技術能力,哪怕是百年之後,陸地運輸成本和運輸能力也十分有限,所以,景國貨物的運輸,只能靠水運。我會以文星龍爵的身份,徵調聖元大陸所有水妖並且從四海龍宮借調部分海族,幫聖院大陸建立完善的水路網。從此以後,不僅能解決景國貨物運輸的問題,也能解決整個聖元大陸貨物運輸的問題。」

    「這……您真的能做到?」

    方運微笑道:「之前做不到,但我在葬聖谷得了一些東西,完全可以做到。當然,誰也不能獨佔這條水路網,聖院、各國皇室、各世家以及四海水族,都有一定的股份。而且,我要求聖院自水路網得到的收益,要用來補貼那些被迫離開土地的人。」

    墨尚同道:「這是應該的,我們三殿可以保證水路網所得收益不會被濫用。不過,這水路網由您發起,您若是不要……」

    方運直接打斷他的話道:「此次革新,我不會從中得到任何私利。更何況,這些蠅頭小利我還不放在眼裡。」

    一些人本來想勸方運收下,可仔細一想,全都放棄,因為方運擁有整個十寒古地和血芒界,更有從葬聖谷得到的大量寶物,水路網之類的錢財收入,跟方運的身價比起來微不足道。

    相里源緩緩道:「那我來問最後一個問題,若是景國出現大量……嗯,用你的話說,出現大量先進的工坊,產出便宜的物品,那麼,其他各國的工人如何保障?其他各國的財政如何保障?」

    工殿之中變得格外寂靜。

    方運沉默半晌,道:「即便沒有聖院的幫忙,我也能獨立建造工坊體系,從而生產出大量便宜的物品,即便各國聯手反對,其中的利益也能吸引各國的代理人,由他們幫我在各國販售物品。所以,代價是必然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那些因為沒能掌握先進技術被淘汰的族群,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方運隨後道:「話能如此說,但道理不能這樣講。實際上,我的目的不只是讓景國富強,不只是在景國內進行技術積累,還要讓全人族來做。所以,我的計劃是這樣,只要我們的計劃在景國成功,那麼便會在全聖元大陸推廣。到時候,聖院可以安排景國工坊與各國合作,景國工坊出技術,各國出人出地出資金。不久之後,在利益的驅動下,在工坊和工家技術形成量變之後,必然會產生質變。」

    墨尚同問:「方虛聖,您或許很睿智,但您卻忘記一件事,當大量工坊建立后,製造大量的物品之後,必然會達到一定程度的飽和,必然會出現物品賣不出去的現象。到了那時,您說的危機,恐怕會蔓延到全人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