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涯縣除了以民風剽悍聞名,在燕州並沒有什麼地位,放到整個經過甚至聖元大陸,微不足道。

    所以,一個偏遠地區的小家族的覆滅,沒有引發任何關注。

    實際上,高默入駐景國成立嚴打司,沒有在第一時間製造出大新聞,只是按部就班地開始嚴查各種案件。按照景國現如今的分類方法,嚴打司只負責惡性刑事案件,民事案件依舊由景國官員裁決。

    許多消息靈通之人發現,嚴打司只是聲勢浩大,真正辦案還是中規中矩。

    嚴打司現在主要負責三個方面,一是過去沒有解決的重案要案,二是清查可能的冤假錯案,三是負責現在發生的大案,做事十分有條理,與想象中有較大的差距。

    至於偶爾有幾起新的大案爆發,有一些小家族被連根拔起,名義上都是景國官吏經辦,與嚴打司毫無關係。

    許多關注嚴打司的人沒有把那些新案件與嚴打司聯繫起來,只是以為在聖院的高壓之下,景國的官員不得不突擊一番做出政績來應付聖院,這是常見的現象。

    過了一段時間,有人發現,嚴打司本身是沒有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但嚴打司出現后,景國多了一個部,名為法部。

    法部的職責較為複雜,包括起草有關法律法規的草案,負責管理全國監獄,對刑部辦理的案件進行審查,凡重大案件參與大理寺的審判,負責補充偵查等等。

    而刑部的職權也悄然發生變化,純粹成為一個執法機構,主緝拿、偵查之權,主要維護景國治安,並且開始招收兵家讀書人,打破了法家獨佔刑部的慣例。

    刑部的權力急劇縮減。

    大理寺的原名本來只叫理,后更名大理,寺是機構居所的稱呼,景國為了統一規範,更名為大理部。大理部職責如舊,依舊是景國審判案件的最高機構,同時負責解釋律法。

    大理部只是改了一個名,一開始沒有人在意,但沒過幾天,景國大理部的改變反而成為論榜討論的焦點,熱度遠在法部和刑部的改變之上。

    因為,景國有關大理部的說明之中,多了一些說明性的文字,那便是,大理部名義上受聖院直管。

    從此以後,景國不存在三法司的概念,不涉及官員的一切案件由大理部主導,官員只有被奪了官身,才由大理部負責審判。司法部、刑部與監察部只是協助大理部,不再與大理部同為三法司之一,無法進行三堂會審。

    對於這個改變,眾多讀書人嗅到陰謀的氣息。

    大理部實際上的確受景國內閣管轄,可現在明文規定隸屬聖院直轄,就意味著有一天聖院與景國有衝突,那聖院可以越過經過皇室與內閣,直接命令大理部。

    這也意味著,無論是內閣還是皇室的權力,都被削弱。

    許多人甚至猜測,方運為了削弱皇權,將大理部交由聖院管轄,只為換取刑殿的支持。

    還有人認為,刑殿是打著景國治理不力的旗號,來幫方運進行司法革新,壓下所有反對的聲音。

    因為前些天曾有法家官員反對一些革新,結果直接被刑殿的人叫去喝茶。

    沒過幾日,那法家官員便掛冠而去。

    自此以後,再也沒有法家官員出言反對。

    在紛紛擾擾中,景國的革新緩慢而有力地進行。

    景國的司法革新,方運並沒有完全照搬後世,而是逐步改革,只要為新的官署新的法規指出方向,以後即便不用自己出面,景國也會自然遵循發展趨勢,逐漸向更優秀的方向改進。

    更何況,任何照搬其他政體的革新方式都是災難性的。

    歷史上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完全複製其他國家的運行方式而獲得成功,從來沒有。

    方運負責宏觀的革新,具體到細節,方運不僅會求證左相閣官員,還會請內閣與各部參與,任何一個部門若是強烈反對,方運都會反覆商議甚至暫停革新,幾乎不做專權之事。

    方運敬各部,各部也敬方運,這就使得革新異常順利,在尊禮復古之後,從來沒有爆發黨爭。

    支持皇室的官員一直在阻撓革新,讓方運的一些革新被擱置,但大方向卻由不得他們,尤其在絕大多數官員都支持的革新上,他們絕不敢出面。

    太后要處理的政務逐漸減少,有了更多的時間休息,身體慢慢好起來,但若要完全恢復健康,至少需要一兩年的時間。

    當聖元大陸的讀書人關注景國司法革新的時候,景國的嚴打突然升級,由原本的打擊惡性刑事犯罪,升級到打擊匪盜路霸。

    這一次打擊匪盜的規模,遠遠超出了之前任何一次。

    每州各有一位大學士利用聖廟的力量從高空巡察天下,所有佔山為王或有規模的土匪強盜早就被先一步標記,精確到每一個人。而後,州軍府軍集體出動,開始進行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圍剿。

    不過,這一次圍剿的功勞不以殺敵數計算,而是以俘虜數計算,俘虜的匪盜頭目越多,功勞越大。

    那些匪盜頭目被俘虜后,景國軍方都會將其送走,至於送往何處,只有刑殿知曉。

    對於刑殿聯合景國圍剿盜匪的事,論榜上罕見地沒有反對的聲音,一面倒地支持刑殿與景國。

    沒過幾天,武君也學景國開始圍剿盜匪,不過武國依舊和以前一樣,殺敵領功,不在乎俘虜。

    圍剿匪盜的過程並非一夕之功,在一開始引發熱議后,論榜便不再關心。

    也就是在這時候,景國各地的許多中小家族陸續覆滅,因為在打擊盜匪的過程中,刑殿得到確鑿的人證物證,證明那些家族與匪盜勾結。

    於是,各地再次出現一場又一場的公審公判,殺得人頭滾滾。

    而且,這些案件的處理方式都有著驚人的一致。

    凡是涉嫌違法的讀書人,直接發配到鎮獄海。

    凡是首犯要犯,全部遊街示眾,激發民憤,然後當眾處死。

    凡是涉案人員,全部送走。

    凡是財產,全部罰沒。

    凡是田地,全部歸入聖院名下。

    凡是在景國的聖院田產,全部成為農殿與工殿的試點田地,種植紅薯、馬鈴薯和玉米等高產作物。在這些試點田地務農的,皆是別處送來的服刑罪犯。

    這個時候,除了景國極少數的官員發覺勢頭有異,聖元大陸的讀書人依舊沒有注意景國真正的變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