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族不信神明,但視文曲星為人族象徵,也是人族的精神支柱。

    連文曲星都垂青方運,方運的重要性顯而易見。

    更何況,方運離開葬聖谷后,人族高層都知道方運在葬聖谷中也得了兩塊文曲星碎片。

    所以,方運在回想之前的事,覺得自己這次之所以能說動聖院各殿閣進行革新,文曲星垂青的因素至少佔三成。

    方運想要更多的文曲星碎片。

    聖院高層都在推測,在獲得足夠的文曲星碎片后,會出現意想不到的異變。方運之前都有這種感覺,現在微型文曲星變大之後,這種感覺更加強烈。

    方運腦海中浮現那些文曲星碎片的落點。

    「妖界的碎片不用想,其他的地方要麼難以進入,要麼像荒城古地已經被人族得到。目前的話……」

    「聖院已經派人前往海崖古地探尋那塊文曲星碎片,但海崖古地至今沒有迴音。在我進入葬聖谷前,聖院就得到消息,雷家的雷廷榆不知用了什麼手段,把海崖古地的人族聯合起來,並獲得極高的地位。雷廷榆準備開通一條海崖古地與聖院的永久通道,並成立海崖殿,執掌海崖古地大權。但不知什麼原因,海崖古地發生了異變,裡面的人無法回到聖元大陸,只能用特別的手段傳遞消息。而且之後再也沒有消息傳來,這次聖院再度派人還是杳無音訊。」

    「若在受聖院直轄的古地,我就算得到文曲星碎片,各世家也會找麻煩,我必須付出相當大的代價才能將其據為己有。但海崖古地不一樣,與聖院若即若離,我如果在裡面得到文曲星碎片,各世家沒有借口收回。更何況,雷廷榆在海崖古地經營多年,若是讓他做大,恐生禍患。」

    方運思索許久,決定找機會去海崖古地看看,反正自己有黑龍之門,也可能是傳說中的挪移之門,不怕被困在海崖古地。

    方運看眾龍等得百無聊賴,問:「你們誰對海崖古地了解最深。」

    敖青岳詫異地看向方運,因為之前方運跟他聊過海崖古地之事。

    敖青岳答道:「我們知道的都不多。不過就在一個月前,我們收到鮫人一族的求救血魚,鮫人似是遭遇大難,希望我們龍族相救。目前四海龍宮還在商議,要不要出兵救鮫人。畢竟,現在海崖古地與聖元大陸的通道變得不穩定,最近這些年都是有去無回,因此四海龍宮也一直沒有決定下來。」

    「我看看求救血魚。」方運道。

    「您稍等。」敖青岳立刻離開龍宮正殿,不一會兒,便捧著一個透明魚缸進來,裡面的水漆黑一片,但怪異的是一條血色的魚竟然能在漆黑之中讓人看清,完全顛覆常理。

    方運身邊浮現二龍印璽,伸手一招,那血魚發出一聲凄厲的泣鳴聲,從魚缸之中躥出,急速游到方運面前,不斷搖頭擺尾,吐出一粒血色珍珠。

    方運伸手碰觸血色珍珠,裡面傳來一道神念,詳細說明了鮫人一族遇到的情況。

    方運愣了好一會兒,思索許久,伸手一抓血魚,那血魚發出一聲喜悅的叫聲,一擺尾巴,撞向方運的手臂,最後化為巴掌大的血魚圖案附在方運的小臂上。

    「您這是……」敖青岳大惑不解。

    方運道:「鮫人還能撐一陣,等我解決完景國的事,便去海崖古地走一走,無論成敗,最多停留半個月便回返。」

    「那裡有去無回……哦,您既然有回返之法,我等便不用擔心。」敖青岳意識到方運既然敢去,自然有手段回返。

    「你們幫我找找有關海崖古地的資料,我也去聖院找找。」方運道。

    「我這就派人去找。」敖青岳說完,水中出現一個小海豚,瞬間隱入水中消失不見。

    敖青岳又問:「方虛聖,我們聽說了您在聖陵的事迹,西海龍族也已經知曉,您一定要當心。畢竟敖霧山是西海龍宮的心頭肉,他被您殺死,西海龍宮不會善罷甘休。」

    方運點點頭,道:「我一直在關注西海龍宮的動向,本以為他們會立刻發難,沒想到一直沉默,越是這樣,他們的反擊越激烈。不過,看來西海龍聖傷得很重,否則以他的脾氣,定然會殺上景國。」

    敖青岳道:「的確聽聞西海龍聖傷勢極重,不過,應該不會傷及根本。現在西海龍宮之所以沒有動您,應該是忌憚負岳。西海龍聖封聖已久,遠勝那尊負岳半聖,但只要負岳拖住他,人族眾聖便會出面,他必然無功而返。西海龍宮,應該在尋找機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出手,讓您避無可避。」

    「不錯,所以我未來的日子要小心,遠離西海,也不去西海龍宮的勢力範圍。不過,越是這樣,他們在動手前越是會對我忍讓。不出意外的話,三天後便能建立水殿。」

    敖青岳道:「只要在聖元大陸範圍內,您不用擔心他突然出手。您有二龍印璽,又有正式的大監察院特使任命書,他若是敢動手,龍聖爺爺便會出手。我們與西海龍宮一直有恩怨,西海龍聖根本不是龍聖爺爺的對手,不過礙於龍族情面,不好出手。」

    方運道:「我若動用二龍印璽,能否削弱西海龍聖的力量?」

    敖青岳嘆了口氣,道:「我們最近才知道,西海龍宮有一枚四龍印璽。」

    「這就麻煩了。他有四龍印璽在,哪怕我有大監察院特使的身份,也拿他沒有辦法。最多是他殺了我,受到龍族反噬,血脈力量稀薄而已。」方運皺眉道。

    「聽說血芒界有一座鎮罪殿,您若徹底掌握鎮罪殿,成為鎮罪之主,便可震懾西海龍聖。」敖青岳道。

    「我原本也是這麼想的,直接擔任鎮罪殿之主,便相當於是五龍大殿之主,手持五龍印璽。可惜,我前不久回到鎮罪殿試過,我還無法掌控那枚五龍印璽,應該需要一張較高層次的空白龍族聖諭。」方運道。

    敖青岳道:「遠古時期的空白龍族聖諭,太過稀少,怕是個麻煩。不過……」

    敖青岳突然閉嘴,露出尷尬之色,然後低著頭,過了好一會兒,才暗中傳音給方運。

    「我們找到進入龍城的線索,不出意外,十年之內,我們可以一探龍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