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些希望方運送死的人如同鯰魚,激發了許多讀書人內心的正義,發表文章言論反擊。

    「蠢貨!有些人難道是吃慶君的晚膳長大的嗎?簡直連一個計知白都不如!不說值不值的問題,如果交出沒有罪行的方運,這是意味著什麼你們知道嗎?這是人族出賣了英雄,出賣了功臣,出賣了一切!從此以後,什麼仁義道德,什麼人倫禮法,統統成了虛幻!」

    「除了方虛聖自己,沒人可以讓他犧牲!畢竟,他已經犧牲太多!」

    「聖院下了禁令,有些話我不能說,但我能說,如果天下人都知道方虛聖對聖院貢獻了什麼,全天下都會問候你十八輩祖宗!」

    「縱觀歷史,哪個族群的和平是靠忍辱偷生換來的?和平,只有強大的力量才能換取!上一個千年不戰協議,是孔聖賣了誰換取的?一個人都沒有出賣!是孔聖憑藉強大的力量讓妖界屈服!」

    「直到這時,我才明白當時方虛聖在孔聖文界作那些詩詞的心境。其中一首,寸寸山河寸寸金,侉離分裂力誰任。杜鵑再拜憂天淚,精衛無窮填海心。現如今的方虛聖,怕就是泣血之時,仍存為人族填海之心,」

    「我卻想到那首『山外青山樓外樓,東江歌舞幾時休』,我們在兩界山上打生打死之人尚且不願意犧牲方虛聖,這幫婊子養的畜生在後方歌舞昇平不說,還污衊我們這些流血的!待兩界山戰事終結,再找你們算賬!」

    「老子今天把話撂這裡,如果方運真的被送往妖界,那些想要方運送死的人,還有你們全家老小,一個也別想跑!老子已經記下你們每個人的名字,到時候,一個一個找上門!」

    發文章的正是張破岳,他下面眾多義士回復,表示願意跟隨張破岳去殺那幫狗東西。

    景國原本有不少官員在反對方運的草案或提案,但在這幾天,個個無比老實,遇到他們必須要反對的革新,也不多話,反正就是拖。

    他們不敢在這種時候與方運對立,萬一被人利用,必然文名喪盡。

    於是,方運毫不客氣地加速革新,制定了許多原本這些人必然不同意的提案草案。

    那些官員不可能拖著所有的革新,只能無奈地通過一些。

    在所有目光都被刑殿和方運吸引的時候,做好充足準備的工殿與農殿陸續行動起來。

    農殿行動得最早,因為嚴打過程中那些被流放的人員,全都由農殿接管,在田地中服勞役,在景國的新法律中,這叫勞動改造。

    除了嚴打新抓的人員,各地被囚禁羈押的人都利用起來做農活。

    不過,這些人幾乎沒有多大怨言,因為務農總比去那些危險的礦山等地強,而且農家素來善待囚犯,吃穿不愁。更何況,景國更改了政策,參與勞動改造的人,竟然可以獲得收入,雖然跟外界的收入比很少,但這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一些囚犯不僅沒有怨言,反而十分努力,想要通過勞動改造賺一筆錢,出獄后好好做人。

    工殿沒有接收任何有危險傾向的人員,而是主要做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因地制宜,根據密州、象州和江州的特點,制定符合各地條件的工坊規劃。

    比如象州是產糧大區,又有豐沛的水資源,同時礦產和森林資源豐富,所以這裡的工坊都跟糧食製作、水利用具、漁業、造船業、礦業和木材產業有關。

    而密州位於北方,水資源匱乏,糧食和礦產稀少,但可以大範圍種植棉花,便發展棉紡類工坊。

    工殿的工坊有多重經營模式,基本是工殿出技術,景國出地和資金,再請工家讀書人管理入股,然後招聘大量工人。

    僅僅是建造工坊還不夠,工殿得到方運的指點,加大力度培養工人,在景國開設許多工人夜讀班,讓工人可以更好地操控機關,提高生產效率。

    而且,景國的所有新工坊全都按照流水線模式設計,讓生產效率大大提高。

    在三殿強大的統籌安排之下,又有近乎無窮無盡的資源,景國的一些地方飛速發展,日新月異。

    水族以景國為中心開闢天下水網,當第一批工坊的產品下線的時候,各地的船隻已經抵達,隨後沿著四通八達的水路運往各地。

    新工坊的機關技術遠超老機關,生產速度快,成品率高,成本降低,使得許多物品即便算上昂貴的運輸費用,也比十國各處本地的物品便宜,質量也好。

    因此,景國貨物對其他工坊產生了一些衝擊。

    不過,由於景國的工坊還不夠多,產能需要慢慢提升,所以衝擊並非致命,其他國家的工坊還可以支持很久。

    有不好的一面,也有好的一面。

    許多不知道工殿計劃的工家人意識到機關技術的落後,開始發力追趕,用盡一切辦法提升機關技術。

    景國,慢慢讓整座聖元大陸活躍起來。

    三殿聯手的規模太大,即便處處遮掩,終於紙里包不住火,被禮殿揭穿,轟傳天下。

    在方運走出葬聖谷的第一個秋天,還沒有看到勞動的果實,大部分計劃就被披露。

    直到這時,天下人才知道,農殿、工殿和刑殿竟然與方運聯手,以景國為試點,展開全面的革新。

    當有人把一切串聯起來,便得出許多令他們恐慌的結論。

    方運與聖院竟然在通過嚴打等手段,獲得了景國大量的田地,而且這些田地由於清一色地使用工家新農具和甲牛,完全由景國完成人員調配,用人極少,導致許多農人失業。

    所有無法參與種植的農人,都被景國官府以再就業和救助的名義,送入工坊之中,白天做工,晚上學習。

    景國工坊生產出來的貨物又便宜又好,影響到了整個十國,倒逼十國各地的工家人發展技術。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令人細思極恐的細節。

    很快,方運與聖院想要打擊士族高門的謠言爆發。

    各地大族人心惶惶,開始抱團商議如何應對這種情況。

    在這種時候,方運不僅沒有收手,反而再一次加重商稅。

    一些景國的大家族忍無可忍,在論榜發表聲明,反對方運的革新。

    全國各地的大家族快速聯合起來,開始抗稅,開始在不違法的前提下招收私人武裝自保,開始遊說各大勢力甚至官員,要一起對抗方運與三殿。

    禮殿明裡暗裡都支持這些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