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涉及到陳聖世家,沒有人敢怠慢。

    十國的司法制度各有不同。

    大部分國家在縣級階段都是由縣令審理案件,而知府往往只是複審,最後由州級司法官署決定。若是大案,還需要由大理寺或刑部等相關部門裁定。

    在景國,京兆尹雖然相當於京城知府,但同樣也是一城的主官,普通案件交由京城巡院負責,一旦涉及重案,而大理院沒有明確表示接手,按照慣例是由京兆尹進行初審,而後由大理院複審,駁回或認可京兆尹的審理結果。

    雖然那位被告的不是整個陳聖世家,只是陳聖世家支房之人,但既然死了人,大理院不主動接手,只能由京兆尹審理。

    目前為止,方運還沒有徹底革新司法流程,因為刑部、大理院和監察院等司法機構還在慢慢適應新的變化,很多方面需要一步一步來。

    京兆尹不敢自行決斷,將相關文書發給相關各部以及內閣,其中一份文書擺在方運面前。

    方運仔細翻看文書。

    早在多年前,陳聖世家的陳子乾看上一個小家碧玉,於是私定終身,但在陳聖世家看來,一個普通女子連成為陳子乾妾室的資格都沒有,於是陳子乾的父母棒打鴛鴦,賠了女方五百兩銀子。

    五百兩銀子對小戶人家算是一筆巨款,但是,小戶人家也有尊嚴,女子的父親拒收銀錢,上陳家討個公道,要陳子乾給去自家祠堂賠罪道歉,承認是他始亂終棄,不是自家女兒的問題。

    陳聖世家豈會在乎這種人,於是處理此事的管事不僅拒絕賠罪,反而到處散布謠言,說那女子曾入青樓賣身,壞了女子的名節。

    女子的父親怒急攻心,衝擊陳家,與陳家家丁衝突,遭遇毆打,重傷不治,最終身亡。

    隨後,陳家疏通京城關係,只找了家丁頂罪,以誤傷為由,判了家丁三年徒刑。

    徐長庚待方運看完文書,低聲道:「相爺,此時此刻遇此事,怕是有人興風作浪。京兆尹傳書與下官,想要問問相爺您真正的看法。」

    方運把那紙文書扔到紙簍中,道:「陳家在國法之外,還是在景國之外?本相給京兆尹十天的時間,若不能從重從嚴處理,就換一個能從重從嚴處理的官員!」

    徐長庚沒有立即走,而是站在原地,用乞求的目光看著方運,希望方運再考慮考慮。

    「你下去吧。」方運連眼皮都沒抬。

    徐長庚輕嘆一聲,辭別方運,轉身離開。

    當日下午,京兆尹抱病請辭。

    方運獨斷,申飭京兆尹臨危避戰,對京兆尹考評為下下,併發公文明示景國永不得再錄用此人。

    內閣無人反對方運,太后亦迅速為公文蓋上玉璽,確定永不錄用。

    接著,吏部按照正常流程,當日任命一位新的京兆尹。

    京兆尹主管京城,但品級在各國有所不同,方運革新后,京兆尹由四品直上三品,與州牧和各部尚書持平。

    對於任何一個升任四品大員的官員來說,成為京兆尹都是值得祝賀的事,但是,沒人願意得罪陳聖世家這個龐然大物。

    也沒人能夠得罪現如今的左相,方運。

    於是,第二位京兆尹在接到任命的一刻鐘后辭官。

    方運又發了相似的文書,再次任命京兆尹。

    第三位京兆尹在接到調令后,同樣在一個時辰內掛冠而去。

    一天之內,三任京兆尹相繼辭官,震動整個景國。

    方運勃然大怒,以那三人為官不正為名,將三人曾經提拔到重要職位的官員盡數調離。

    這三人,恰恰都是支持皇室的官員。

    那些人原本是看方運的笑話,但發現方運連續解決掉皇室的三名大員后,有些坐不住了。

    於是,一位御史出面彈劾方運,認為方運身為百官之首、執掌吏部,出現這種情況,難辭其咎。他甚至自創詞語一日三辭來諷刺方運的無能。

    方運則坦然承認自己擔任左相時間短,沒能發現景國官場積弊已深,以後一定要加大吏治。並認為從京城官員中選拔京兆尹是失當,理當從各州提拔京兆尹。

    眾人意識到方運竟然想讓自己的人佔據如此重要的位置,於是拚命上書反對。

    方運以退為進,讓眾官明天推舉新的京兆尹。

    結果,第二天無人推舉。

    傻子都知道,現在推舉誰,就等於把人架在火上烤。

    若是處理陳聖世家,那世家的報復誰也無法承受,歷史上多次出現這種事,世家認罪,但審理案件的主官最終都黯然離場。

    若是不處理陳聖世家,那方運與刑殿絕不肯善罷甘休。

    沒有人能全身而退。

    最終,方運把董文叢從象州調至京城擔任京兆尹,而馮子墨接任象州州牧。

    如果說賽志學、張破岳等人只是與方運意氣相投的同僚,那董文叢等人從多年前就已經算是方黨的中堅。

    董文叢擔任京兆尹,意味著方黨勢力終於在京城紮下根。

    京兆尹的重要性遠在其餘州牧之上,但是,反對方運的官員毫不在意,反而幸災樂禍。

    京兆尹這個官位本來就十分難當,因為京城聚集了景國最有權勢的人,稍有不慎,就會遭遇各大勢力責難。

    更何況,此次是要審判陳聖世家的案件。

    眾人本以為京兆尹任命董文叢后,會利用與刑殿與法家的關係,讓大理院接手此案,但是,讓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董文叢宣布親自審理。

    按理說,只要涉及世家子弟,聖院都會插手,這一次聖院不僅沒有插手,刑殿反而把此次案件的初審權交由景國,大理寺複審,刑殿只是保留了基本的終審和結案權。

    因為凡是涉及到讀書人和世家子弟,除非有特殊情況,否則最後只有刑殿有權終審。

    董文叢在上任的第一天,便從刑部、大理部、司法部與監察院借調人手,並動用京城府衙過半的人力來調查此次案件。

    上官一旦重視一件事,下面的人員做事的效率會變得異常高效。

    僅僅三天的時間,整件事情便調查得清清楚楚,卷宗的高度是當年此案卷宗的十幾倍。

    但是,董文叢只是審案,一直沒有做出判決。

    到女子敲擊登聞鼓第九天的時候,方運回到泉園,夜晚有人拜訪。

    方運坐在書房,門房帶著一位紫袍大儒推門而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