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數天之後,景國內閣發布公文,認為大家同為人族,要賠款正常,但賠款實在太多,因此景國內閣決定,邀請部分慶國學子來景國新建造的新式學院學習,所有費用將從賠款中扣除。

    這個聲明一出,十國各地盛讚景國,認為景國已經仁至義盡。

    慶國中那些要跟景國開戰的聲音不僅消失,反而因為是否要去景國學習起了內訌。

    大多數人認為,去景國學習就是數典忘祖,讓慶國列祖列宗蒙羞,堅決不能學習景國。

    但少數人認為,慶國要想勝過景國,必須要學習更優秀的一切,只有慶國本身強大起來才是一切的根本。

    只有極少的人懷疑景國的用心,但並沒有引發關注。

    不過,各國讀書人並沒有太理會慶國人的死活,很快把所有的目光放在新式學院之上。

    工殿親自出手,第一批專科學院已經建成。

    第一農家專科學院、第一工家專科學院、第一醫家專科學院、第一法家專科學院以及第一兵家學院等五家學院已經開始進行向十國各地的名士發送邀請函,甚至開始在景國國內進行第一批學子的選拔,為明年三月初一的正式開學做準備。

    在新式學院向各地名士廣發邀請函的同時,各地的許多工家讀書人也收到來自玉海城的邀請函。

    因為,玉海城的人才不夠了。

    經過方運的指導,玉海城設計出的許多機關和用具已經成功吸引海族,而海族的數量又格外龐大,往往一出手就是海量的訂單。

    景國的產能跟不上。

    這些貨物的原材料大多都源自海洋,所以這方面不是短板。

    但是,工坊數量不夠,高水平的工家讀書人太少,熟練的工人也太少。

    工殿雖然全力支持景國,但不可能從各國挖人,已經把慶國和谷國可以控制的人才都送入景國,但遠遠不夠。

    所以,景國只能自己想辦法。

    人才入股,成為景國吸引各地工家讀書人的最大手段。

    工殿雖然沒有明著在這方面沒幫助景國,卻讓方運憑藉虛聖的許可權,從工殿調出了各國檔案,讓景國非常準確地選定各國的技術人才,而後開出優厚的條件。

    許多工家讀書人的內心是矛盾的,一方面,他們想要獲得更多的財富,但一方面,他們想要在工家聖道之上有所精進。

    但是,人的能力是有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一旦追求財富,為了自己和家族,就要放棄在聖道方面的消耗。而一旦追求聖道,那麼同樣會拋棄許多。

    技和道,本身並不衝突,但追求技和道的人往往很難平衡兩者。

    景國憑藉工殿的檔案,對許多工家讀書人更加了解,喜歡錢的就許以高薪,喜歡聖道的就提供深研工家技術的條件,都想要的,則提供雙重保障。

    沒過幾天,各國高層就發現,本國流失了大批工家讀書人,許多人甚至拖家帶口離開。

    各國立刻嚴查,很快發現那些工家讀書人的目的地是玉海城,立刻意識到景國在搶人才,於是暗中使用手段,阻止那些工家人離開。

    但是,這些國家大都無法提出雲海那麼高的條件,所以各國的人才還在流失。

    各國還妄圖強行攔截前往玉海城的人,但景國直接安排水妖護送,全程走水路,根本不給各國可趁之機。

    於是,一些官員忍不住在論榜罵景國卑鄙無恥。

    但是,各國讀書人卻沒有因此歸罪景國,反而指責各國自己無能,留不住人才,應該反思自己,為什麼許多人寧可拖家帶口遠渡重洋,也要前往一個未知的陌生之地。

    隨後,各國聯合起來對景國施壓。

    景國內閣商議后,做出了妥協,決定與各國在玉海城建立聯合工坊,每三年借調一批各國的人才,而工坊的收益根據一定的比例分配,同時技術共享。景國也保證,盡量不拉攏各國人才。

    一開始,各國是不同意的。

    但是,各國忘記許多大家族大商人手下有眾多的工坊、工人和工家讀書人,他們最看重的可不是國家人才的流失,而是錢和技術。

    所以,各地大商人大家族直接越過各國朝廷,與景國展開合作。

    木已成舟,各國也無可奈何,只能同意與景國合作。

    在方運有意識的控制下,十國的技術交流開始加速,人族整體的實力開始增強,只不過,景國獲得好處更多一些。

    定府之亂的最終判決很快公布。

    康王包庇逆種之罪成立,滿門抄斬。

    定府數萬官吏和差役中,有三十四人滿門抄斬,其餘人或處死,或流放古地永世不得回返,或發配邊疆,或調到異地種植莊稼。

    所有被康王收買參與打砸搶燒的人,為首的七十七人滿門抄斬,其餘人全部處死。

    定府城的刑場,血氣沖霄,整座定府城家家關門閉戶。

    足足過了三天,縈繞在定府城的血腥味才散盡。

    在處死定府之亂元兇的當天,嚴打司列出了一份大名單,上面出現景國眾多家族,在每個家族後面,都標明這個家族重要人物犯下的重罪。

    名單之上共有一百零六個家族,包括一家豪門。

    這份名單讓全景國為之驚怖。

    景國一共也只有五州一京,稱得上家族的一共也不過兩千餘家,而今天一次將如此多的家族宣判,而且都是重刑,不乏直接處死家主等重要人物,動輒流放邊疆,這在人族歷史上前所未有。

    這些家族,大都參與圍攻景國皇宮和各地衙門,許多家族都是被判叛國謀反。

    總之,一百零六個家族徹底從景國消失。

    隨後,嚴打司宣布,從現在開始,允許一些家族主動交代罪行,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嚴打司會適當減輕懲罰。若在十天後還負隅頑抗,則罪加一等。

    很顯然,嚴打司認為一百零六個家族的消失足以震懾所有人,已經沒有必要繼續動用如此激烈的手段,接下來,維護景國穩定才是重中之重。

    嚴打司和刑殿的手段嚇破了許多家主的膽,眾多家主甚至連夜前往各地衙門,跪地認罪,甚至有的家主先寫下認罪書,按上手印后,直接在家自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