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完曹德安的話,眾人才知道事態的嚴重性。

    「真沒想到,妖界竟然會做出這等選擇,這可比殺了他們還難!」楊旭文眉頭緊皺。

    「這讓我愈發不安。以前的妖界絕不會使用這種手段,現在卻借雜家之手除掉方運,只有一種可能,那便是逆種在妖界取得了一定的地位,說服了妖界眾聖。不過,為何妖界現在開始重視逆種?」黃宗裕道。

    大多數官員百思不得其解,一部分官員看向方運。

    盛博源道:「還能是因為什麼,因為輸慘了,知道用老辦法無法對付人族,所以尋找新的辦法。」

    這一下所有官員全部醒悟,全都看向方運。

    在這些年,唯一能讓妖界一直輸的人,只有一個方運,連眾聖都做不到。

    方運並不在乎盛博源的意圖,道:「看來妖界在葬聖谷被打怕了,若是我所料不錯,是妖皇從中斡旋。這是好事,但還不夠好。」

    盛博源卻道:「妖界出現新變化,變得更加善於思考和狡詐,對我們人族怎麼成了好事?」

    方運笑了笑,道:「你對萬界與聖道的了解還不夠。妖蠻是憑藉純粹的力量和團結奪下萬界之主的寶座,他們的聖道根基,除卻力量與團結,再無其他。他們若是沿著這條道走到黑,或許還能更上一層樓,再創輝煌,但若是放棄原本的聖道方向,開始引用外族聖道,必然會出大問題。」

    「方虛聖此言好沒道理。我們人族不就是屢屢借鑒甚至引用外族聖道?照你這般說,人族早就覆滅。」盛博源有些不服氣,他文位雖低,但畢竟年長。

    方運道:「妖界的根基是力量與團結,力量是針對自己與血脈,團結是指本族群。我們人族的根基眾多,最重要的有兩條,一是教化,二是學習。正是因為人族可以不斷學習,可以獲得知識的傳承而非血脈傳承,所以我們可以輕而易舉學習外界聖道,剔除其中不適合人族的,吸收適合人族的。妖蠻哪裡有這個本事?」

    「那妖蠻難道就不能逐漸改變嗎?」

    「改變?能,但那需要數萬年漫長的時間。或者說,我正希望妖蠻改變,因為他們一旦改變,在未來數萬年內,他們的聖道會出現問題。另外,你可知兵蠻聖為何會死?」

    「不是被人族眾聖以書山鎮殺嗎?這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盛博源道。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以兵蠻聖之智,怎會在沒有保命手段的前提下離開妖界?這件事的根本是,兵蠻聖成為妖界的異數,無論妖蠻本身的聖道力量還是妖蠻眾聖,都在排斥他,而他沒有意識到這個最大的風險,以為憑藉一己之力可以慢慢改變妖界,增強妖蠻。可惜,他低估了改造妖界的時間和代價,而且他在妖界與眾聖排斥最劇烈的時候離開妖界,實則是被妖界眾聖拋棄,所以才死在書山之下。若是妖界與眾聖力保,人族當時最多只能將其重創而已。」

    「原來如此。」盛博源恍然大悟,沒有再辯駁,誠心接受方運的說法。

    但是,在場的幾位大儒與大學士突然神色微變,看向方運。

    曹德安心道,方運這是在暗示他就是人族的兵蠻聖,現在他正遭遇人族聖道打壓,還是根本沒有這個意思?

    方運似乎看到那幾人的表情,淡然道:「我應該感謝兵蠻聖,若不是我摸著他過河,還看不透這個道理。所以,在我革新之前,把該做的事都做好,避免遭遇人族與眾聖的排斥。」

    眾人若有所思,看來之前的傳言沒錯,方運果然與聖院的一些殿院達成不可告人的協議,相互間利益捆綁,無論是各世家還是眾聖,都不可能全面排斥方運。

    盛博源道:「但是,你未到對岸,便遭到雜家、禮殿與妖界半渡而擊,兇險之處,與兵蠻聖並無二致。」

    「你還是不懂。」方運看了盛博源一眼,竟然沒有解釋。

    盛博源頓時面紅耳赤,沒想到方運竟然用這種方式跟自己說話,這簡直比當眾大罵自己更令人恥辱。

    盛博源似要發怒,張破岳卻嗤地一笑,道:「盛尚書,您還是多看些兵法吧,看太多老舊的東西,腦子都要僵掉了。你從兵家的角度思索此事,一切迎刃而解。」

    盛博源滿面通紅,但他能官居尚書,成就翰林,卻非僥倖,立刻通過所學兵法推演方運此事。

    不多時,他有了眉目,但和真相之間隔著一層紗,怎麼也無法真正看破。

    盛博源看向兵家眾人,發現大多數人都在以兵法推演,少數人已經明白方運的意圖,有的微笑看向他,有的驚駭地看著方運。

    其餘官員也開始推演,陸續有人得出結論,其中以兵家與雜家之人為多。

    最終,一些年輕的官員放棄推演,詢問其他官員為何這麼做。

    張破岳掃視眾官,緩緩道:「任何大範圍的變革,總會有人受益,有人受損,但兩利相權取其重,兩害相較取其輕。所以,現在的盟友也好,敵人也罷,都是方虛聖親自挑選。」

    盛博源等沒推演出來的人驀然一驚,心中大駭,萬萬沒想到,方運竟然可怕到這種程度。

    如果張破岳所說成立,那方運的謀略已經超出一國一地,甚至已經無限接近人族的巔峰。

    是什麼讓一個如此年輕的人擁有滿腹韜略?

    在人族歷史上,有一些先賢天才在年輕的時候在某方面不弱於甚至超過方運,但是,卻從來沒有一個如此年輕的人站在人族的巔峰布局。

    這意味著,方運雖然無法把百家與各族當作棋子,還不能隨心所欲操控各大勢力,但卻已經能影響整盤棋局。

    方運,已經跳出了棋局,開始放眼萬界。

    「老夫……不信!」盛博源的自尊心佔據上風,無法相信這個結果。

    「無論你信還是不信,從變法的一開始,事態或許沒有向最有利於方虛聖的方向發展,但也一直沒向最不利於方虛聖的方向發展。」

    張破岳身為兵法大家,一旦從兵家的角度看待問題,聯繫方運之前提醒,便能高屋建瓴,勢如破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