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鏗鏘有力的聲音在大殿上空回蕩。

    群臣被罵得鴉雀無聲。

    每個官員都明白,方運說的一點沒錯。

    建國時期,景國文武百官何等幹練,沒有資源優勢,沒有人口優勢,沒有文位優勢,但憑藉優秀的個人才能以及強大的組織能力,最終建立起景國。

    當年的景國官員,絕對是聖元大陸乃至萬界最優秀的人。

    而現在的景國官員,失去了那種勇於進取的精神,也失去了為國為民的信念。

    若無方運,整個景國的的確確是民間在領著文武百官前行,只有少數官員才能與民間共同進步。

    但是,即便在盛怒之下,方運也沒有說出最不想說的那句話。

    親手砸爛這個腐朽的官僚集團。

    因為這只是氣話,沒有面臨滅頂之災,不能做這種事。

    盛博源長嘆一聲,道:「方虛聖,您說的有道理,但是,現在雜家一旦使用聖道鎮封,最多三日,還在景國為官的雜家官員就會陸續遭到重創甚至死亡,景國的其他雜家讀書人也會因此跌落文位,面臨如此大難,我們除了認錯和談,還能做什麼事?」

    方運臉上怒容緩緩變淡,但嘲諷之意不減。

    「我何時阻撓過和談?我很清楚一件事,若是慶國和雜家是講規矩、知禮義的,我會親自前去和談,但是,你們都忽視了一點,雜家本身就是玩弄權謀之輩,慶國也從來不是靠仁義起家。你想和談,他們就會真正妥協?絕對不會!他們的目的根本不是和談,是在反擊!打斷景國的發展,終止景國的革新,斷絕景國的希望,才是雜家和慶國的真正目的!原本我只是認為你們懦弱,現在才發現,你們還愚蠢無能!」

    盛博源無奈道:「您說的道理我們都懂,但是,現在形勢緊迫,處境艱難,我們真的無法對抗雜家啊。」

    「形勢緊迫,比得上太祖被圍殺三天三夜?處境艱難,比得上景國連年顆粒無收?我方運把話放這裡,雜家那種落後的聖道,即便景國沒有,也能照常運轉,甚至可能更好!這次我們認錯,那麼將永無翻身之日!所以,我可以當著文武百官甚至可能存在的景國姦細的面說,這次和談,我們要做的事就是拖!低頭是輸,戰鬥可能輸,那麼,我寧願仰著頭選擇戰鬥!更何況,整件事最壞的代價,也不過是兩敗俱傷!」

    「現如今的景國好不容易有了中興的希望,承受不起兩敗俱傷的代價。」盛博源說出了眾人的心聲。

    「那你憑什麼認為慶國就能承受兩敗俱傷的代價?」方運反問。

    楊旭文艱難地道:「方虛聖,慶國的官員其實和我們一樣,並不想真正衝突,只是想挽回一些損失。但是,雜家之中有一些狂熱之人,會想盡一切辦法攪亂景國、覆滅景國。所以,這次我們只能忍。」

    「我可以忍,景國也可以忍,但並不能用你們的忍讓方法,你們的忍讓,本質上是投降。更何況,慶國可以讓我們忍,但雜家不會。因為,自始至終,雜家就把這件事看成是聖道之爭!這一點,你們其實心知肚明!但你們怯懦,你們畏懼,你們寧願做縮頭烏龜,也不敢去抗爭,所以,你們選擇出賣我,出賣百姓的利益,出賣國家的利益,死後哪怕洪水滔天!」

    「但是,我們沒有別的路可走啊!」盛博源苦口婆心勸說。

    「我的鐸園,名字不是白改的。」

    方運說完,駕馭武侯車,再一次在退朝前離開大殿。

    天將以夫子為木鐸。

    數息后,盛博源怒道:「方虛聖,你不能一走了之!這件事還沒有解決,我們如何面對慶國,我們如何面對雜家?」

    眾官看著方運的背影,心中升起怒火,在他們看來,方運放棄了他們。

    一個雜家官員怒道:「方虛聖,你若認錯,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與景國同生共死!但是,你若因一己私利不顧家國大義,那麼,在聖道鎮封的那一天,就是本官叛出景國之日!」

    「不用聖道鎮封那一天,今日本官便棄官,想辦法入籍孔城,避開聖道鎮封!」一個官員隨手將帽子扔在地上,轉身就走。

    「我去武國吧,武國現在更有希望!」

    「我選擇啟國……」

    一個又一個雜家官員扔掉官帽,離開奉天殿。

    景國皇宮,風雨飄搖。

    這時候,方運已經出了皇宮大門,盛博源朝向方運離去的方向大喊:「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

    張破岳卻冷聲一笑,道:「這種商量著怎麼體面投降的朝會,沒什麼意思。總之,雜家只要敢聖道鎮封,那本將就會聯合所有同僚要求攻打慶國。如果朝廷不同意,那本將便辭去官位,自建民團,寧可在敵國的地上站著死,也不在自家的國土跪著生!老子連妖蠻都殺了無數,被妖蠻打得皮開肉綻都沒求饒,豈會怕雜家慶國那幫沒卵的雜碎!」

    張破岳說完,大步邁出,身上的鎧甲鏗鏘作響,勝過環佩之聲。

    眾多武將跟在張破岳後面。

    讓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第二日,景國迎來了辭官潮。

    其中以雜家官員居多,儒家官員次之,亦有一些看不到希望的法家、工家或農家官員請辭,其中有幾人沒有離開景國,只是傳書給聖院或方運,想要前往血芒界發揮自己特長。

    滿朝匪類皆驚懼,兵家一人未曾離。

    在張破岳的遊說下,景國各地兵家大將開始厲兵秣馬,在自己的職權範圍內,開始演習。

    但是,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草蠻竟突襲景國最北的朔方城,幸好聖院提早發現,這才解除危機。

    隨後,草蠻撤離,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有長久戰鬥的意圖。

    論榜之上,數不清的讀書人大罵雜家與慶國,罵他們為了削弱景國,竟然與妖蠻勾結,利用妖蠻對景國施壓。

    但是,無論罵聲如何激烈,都沒有阻止雜家對景國持續展開調查。

    在第二次大朝會結束的第三天,文信院發布了一道政令。

    景國象州泰閤府同知陳余違背雜家聖道,截斷其雜家聖道,禁止與雜家有任何關聯。

    陳余乃是鐵杆方黨,同時主修儒家兼修雜家。

    同日,陳余文膽蒙塵,文宮震蕩,吐血昏迷。

    雜家,吹響宣戰的號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