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慶國,舊桃居。

    山頂庭院,兩人手談。

    對弈之人,外貌竟然毫無二致,連氣勢與呼吸等細節都分毫不差。

    如果一定要說區別,那便是一人執黑子,一人執白子。

    棋子在盤,顯化山河之形,匯聚龍虎之聲。

    已過數個時辰,棋盤之上,一子未落。

    落子如山。

    倒峰山,文信院,雜家大儒匯聚。

    大廳之中,眾多雜家大儒陷入沉默。

    過了許久,坐在首位的宗甘雨緩緩道:「吏員考試一事,諸位有何見解?」

    沒有人說話,過了許久,慶國的著名雜家大儒洪茂山道:「半分雜家。」

    眾大儒面色各異,數息后,才有人問。

    「是半分雜家,還是半分雜家?」

    洪茂山無奈道,:「若只是半分雜家,我們何至於齊聚於此?」

    一位大儒道:「既然如此,我等對吏員考試志在必得!那麼,現如今,只有兩條道路,或強行降下聖道鎮封,逼方運低頭認錯,拱手交上吏員考試;或出面和談,願意捨棄慶國,求方虛聖賜予雜家聖道。」

    「哼,這話有激將之嫌!我看,只有一條道路,那便是以聖道鎮封和宗聖憤怒為威脅,以放棄慶國利益為代價,甚至再退讓一步,換取吏員考試歸入雜家。」

    「放棄慶國利益?這是讓慶國人指著脊梁骨罵千萬載,還是認為宗聖坐鎮的慶國不值得相助?」

    「聖不阻道,此事不應牽扯宗聖。」

    「那麼,慶國已經退無可退,如何再退?」

    「慶君退位,便可再退一步。」

    「君乃國之本,若慶君退位,慶國還有如何顏面屹立十國?」

    「現在,顏面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用慶君換吏員考試入雜家,是賠,是賺?」

    「我們是雜家還是商人?」

    「待價而沽,囤積居奇,可是呂聖的諄諄教導!」

    「那方運若是再不同意,我們如何退?」

    「方運極為厭惡慶君,必然同意。」

    「我問若是他不同意,當如何?」

    「那你應該先去問問方運是否同意!」

    宗甘雨輕咳一聲,打斷爭論,道:「老夫之子隕於岳陽樓外,與方運仇深似海,但此事,關係雜家千秋、慶國萬載,當以和談為先,不可冒進。那方運……什麼事都敢做,也能做得出來!」

    雜家一眾大儒望著宗甘雨,望著在短短兩年好似老了幾十歲的宗甘雨,望著他臉上的風霜斑紋,流露出同情之色。

    洪茂山長長一嘆,道:「為了雜家,甘雨受苦了。」

    「若能讓雜家立於百家之上,雖死無悔!莫說一子,便是子孫盡斷絕,亦無半點怨。」宗甘雨的聲音斬釘截鐵。

    洪茂山動容道:「即便是為了宗老弟,我們也理當放下成見。這樣吧,老夫提議即刻票決,選擇和談,還是繼續強勢逼迫方運。和談出《春秋》,強壓取《孫子》。」

    眾大儒並沒有立刻拿出任何一本書,過了數百息后,才有大儒陸續取出一本書,置放於身前。

    有人拿出《春秋》,有人拿出《孫子》,但後者寥寥幾人,前者佔據絕大多數。

    洪茂山道:「事不宜遲,我們今日商討,明日便選擇和談。至於和談的底線,還要慎重考慮。」

    「唉……之前景國求著我們和談,我們百般阻撓,現在反求上門,怕是難以善了。此次和談,先不提底線,先說基本,那便是我們只能收回之前所有對景國提出的條件。賠款、技術、人員等等,全都不能改變。」

    洪茂山無奈道:「不錯。我們必須要放棄之前所有的條件,這一點,無人反對吧?」

    一眾大儒沉默不語。

    這不僅僅是條件的問題,還有顏面的問題。

    所有大儒都恥於反對。

    之前所有提出的條件都要原封不動退回,這是雜家抽在自己臉上的重重耳光。

    「那麼,第二件事,便應該是恢復所有之前被逐出雜家的讀書人身份,並……贈送神物給予賠償。」

    「神物?」

    幾個大儒露出不悅之色,連這些大儒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少神物。

    洪茂山苦笑道:「那些官員本就傷了聖道根基,方運又是出了名的護短,不拿出神物神葯,他們絕對不會答應。」

    宗甘雨輕輕一揮袖子,道:「罷了,這神物由我們宗家出,討論下一件事。」

    「不出意外,對方必然會提出一個條件,那便是從此以後,不得將景國讀書人驅出雜家,也不得動用聖道鎮封。」

    「不行,前提是他們不與雜家對立。若是他們與雜家有聖道之爭,我們豈不永遠無法制裁他們?」

    「如果我們隨時都可以對他們使用聖道鎮封,他們為何要放棄吏員考試?」

    「雜家的聖道之威重要,還是區區吏員考試重要?」

    「吏員考試重要。」

    「沒了吏員考試,雜家依舊是雜家,聖道無損!」

    「沒了吏員考試,雜家只是殘缺的雜家。看來有些人並沒有看清吏員考試的可怕之處,一旦吏員考試在十國普及,各家子弟都可以憑藉各家所學陞官,誰還要學雜家的登龍之術?」

    「慾壑難填,只要雜家的聖道可以幫他們陞官,他們便永遠會明白,技多不壓身!除了景國,各國均不會排斥雜家。若是吏員考試在十國大行其道,必然會導致更多的讀書人輔修雜家。」

    「那麼,主修雜家之人呢?」宗甘雨問了一個關鍵的問題。

    大殿之中無人應聲,即便是之前慷慨激昂反對和談的人。

    在場的大儒都明白,吏員考試的的確確在侵蝕雜家。

    因為,吏員考試有各家考卷,但並沒有雜家。

    而且,雜家無法成為基層官吏的必學之道。

    這就意味著,只有少數想要且能當高官的讀書人,才會深研雜家,而大部分讀書人,都會主修別家以應對吏員考試,頂多以後輔修雜家。

    「我們可以與其餘各國談判,讓其餘各國的試題中,加入雜家內容。」

    「只要不能將雜家單獨位列一科,讀書人便很少會主修。」

    「那我們就努力將雜家單獨列入一科。」

    洪茂山問:「考工家試卷,可進工部及其相關官署;考農家試卷,可進戶部以及相關官署,其餘各家皆如此。那麼,若是單考雜家試卷,適合去哪一處官署任職?」

    反對眾人啞口無言。

    這是雜家最大的問題,也是雜家想吞併縱橫家等一些聖道的原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