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雜家號稱「兼儒墨、合名法」,號稱能容一切、能包萬道,但實際上,雜家的聖道無比駁雜。

    雜家沒有聖人鎮壓,沒有教化根基,偏偏又提出那般難以達到的目標,若是繼續下去,必然會衰敗。

    所以,後來雜家為了擺脫窘境,不得不專攻為官之道。

    但是,即便是為官之道,也太過寬泛,因為沒有任何強有力的聖道核心,雜家的種種聖道力量,都有先天的不足。

    雜家讀書人原本認為自己什麼都可以做,什麼都可以做好,但是在吏員考試分科后卻意識到,雜家簡直就是什麼都懂,但什麼都不精。

    至今雜家既做不到真正的「兼儒墨、合名法」,又無法精鍊出一條強有力的聖道。

    所以,宗聖想要藉助縱橫家聖道,想要憑藉自己的天縱之才,強行奪取不朽功績,縱橫捭闔,安定內外,為雜家重新確立聖道方向。

    可惜,從一開始,方運就在處處阻撓宗聖。

    偏偏,宗聖始終無法直接反擊。

    聖不阻道。

    這是聖院鐵律,因為哪怕是孔子復生,都無法確定新的變革能不能形成新的聖道,能不能增強人族。

    所以,聖院在全力抵禦外敵文化侵蝕的時候,也在大力放寬對人族思想的限制,這也是禮殿力量逐漸減弱的根源之一,這也是禮殿只能針對大家族而很少針對個人的原因之一。

    甚至有半聖說過,開闢新的聖道太過艱難,但扼殺卻輕而易舉,所以,若真為人族,當收起扼殺之手。

    寧可錯放萬千,也不可扼殺一道。

    這是人族在不斷進步的原因之一,是方運至今沒有被扼殺的原因之一,也是反對方運之人沒有聖院誅殺的原因之一。

    在不違背道德、律法和國家利益的前提下,一個完善的人族必然會有用不同的聲音,否則,必將會被更有活力的族群取代,被萬界淘汰。

    正是因為聖不阻道,雜家無法直接解決方運,所以雜家在發覺景國與方運威脅自身後,決定展開全力反擊,包括使用聖道鎮封,逼方運放棄與雜家相爭。

    但目前看來,失敗了一半。

    宗甘雨咬著牙,緩緩道:「只要能拿下吏員考試,待我雜家聖道突破,宗聖或許能更進一步。到了那時,即便不用聖道鎮封,即便不驅逐景國官員,我們也有更多的辦法與更強的力量壓制景國!諸位,你們不要忘記一點,陳……景國的那位隕落在即,只要掌握吏員考試,景國不過是囊中之物!」

    宗甘雨終於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那麼,還有人反對嗎?」洪茂山問。

    無人反對。

    議事繼續進行。

    雜家大儒們一夜未睡,第二日早上七點一過,洪茂山帶領雜家和談官員,主動前往景國和談司人員居住之處。

    但是,到了景國和談司官員在聖院的居住之處,所有人愣在原地。

    景國和談司的人全都離開。

    眾人又惱又怒。

    「欺人太甚!」一個慶國雜家大學士怒不可遏。

    洪茂山竟不動聲色,道:「眾人即刻啟程,乘坐空行樓船前往景國京城,主動和談。」

    「洪老……」

    「違者滾出雜家!」洪茂山一聲低喝,拂袖而去。

    留在原地的眾多雜家官員,已經意識到了許多。

    過半之人流下羞憤與痛苦的淚水。

    未過一個時辰,一個消息傳遍論榜與景國。

    眾多雜家官員乘坐空行樓船,主動前往景國和談。

    這個消息一出,景國各地敲鑼打鼓,張燈結綵。

    長江岸邊,一艘滿載乘客的客船緩緩駛離,波浪因船而動,輕輕拍打岸邊。

    客船之上,一個面色粉白的秀才得意地望著岸邊一個焦急的舉人。

    「關澈,你不要急,下一班船定然會輪到你。」粉面秀才譏笑道。

    舉人關澈面色複雜,道:「計梧,看在你我多年的交情上,到了慶國,可別忘了提攜小人。」

    「好說好說,我自然不會忘了老同窗!」計梧的語氣依舊充滿嘲諷。

    別人不清楚為什麼一個舉人如此怕一個秀才,但附近的同鄉們一清二楚。

    從小開始,計梧與貫關澈就在一座私塾上學,後來在一座書院讀書。

    一開始,兩人身份相近,家世相似,再加上兩人祖上有一些矛盾,一直在明爭暗鬥,互不服氣。

    後來,關澈提前考中童生,力壓計梧一頭,讓計梧苦悶了兩年。

    到了第三年,計梧才知道,自己的遠房堂兄計知白竟然成了柳山的得意門生,於是全家上門百般巴結,得到計知白和左相黨的幫助,隨後中了童生。

    同樣是童生,又是計知白的遠親,是未來的左相黨中堅,計梧已經徹底壓下關澈,以致於計梧還沒等動手,關澈就主動求饒,甚至充當起計梧的狗腿子。

    但是,當計知白死亡、左相黨潰敗后,考上舉人的關澈便立刻翻身,用盡手段報復計梧。

    計梧自知失勢,為求自保,開始學當年的關澈,低三下四求饒,雖然被不斷羞辱,但好在保住身家性命。

    由於兩人都受計知白和柳山的影響,都主修雜家,也加入了柳山一黨。

    但是,誰也沒想到,風水又轉了一次。

    在雜家準備重懲景國的雜家讀書人後,兩人不得不逃離景國,前往雜家最興盛的慶國。

    關澈在慶國毫無根基,但是,計梧無論怎麼說也與柳山說的上話,到了慶國,必然會得到重視。

    於是,兩人地位再度逆轉,一路上,關澈竭盡逢迎之事,計梧嘴上雖然說饒了關澈,可始終不肯真正接納他。

    看著越來越遠的關澈,計梧臉上浮起掩飾不住的笑意。

    關澈站在碼頭邊,心中暗罵,本來自己能登上那艘船,但計梧卻亮出身份阻撓,讓自己不得不等下一班船。為了以後,關澈不敢反擊,只能繼續奴顏婢膝。

    正想著,關澈突然聽到有讀書人說雜家前往景國談和之事,立刻手持官印打開論榜。

    關澈把雜家之事足足看了三遍,才望向計梧,放聲大笑。

    「計梧,這慶國我不去了。待你被慶國人扭送回景國,本舉人自當洒水掃街,重重酬謝當年之恩!」

    那個「恩」字,關澈咬得特別重。

    計梧立刻發覺事情有變,觀察到岸上許多人在使用官印,立刻也拿起官印,仔細一看,面色劇變。

    他立刻明白,若是雜家低頭認輸,他到了慶國,雜家慶國不僅不會看重他,甚至可能將他遣返回景國,交由景國處置。不出意外,景國必然會判他一個叛國之罪。

    計梧慌了,大聲喊:「船家,調頭!調頭,我要回景國!」

    但是,客船已經前行,難以快速調頭轉航,船家並沒有理會。

    計梧慌了,大聲喊:「關兄,你莫誤會,過去是我不好,請原諒小人。」

    「好說好說,我大人有大量,自然會原諒!」關澈笑道。

    計梧意識到關澈必然會報復,看了看江水,一咬牙,大吼道:「我計梧生是景國的人,死是景國的鬼,你們不能逼我去慶國!」

    說完,計梧跳入江水,在落水前,向關澈露出一個陰狠的笑容。

    關澈暗罵道:「算你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