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院空行樓船可直入京城之中,但是,雜家的空行樓船僅僅停在京城的南門外。

    按照正常的禮節,即便國君不出面接見,一國左相也應該出城迎接。

    但是,此次出城迎接雜家來使的景國官員,以右相曹德安為首。

    從空行樓船走到地面,一眾雜家人沒有看到方運,有的心中失落,有的面有怒色。

    負責此行談判的洪茂山從頭到尾都面帶微笑,見到景國官員如同見到老友一樣,一路上談笑風生,最後住進景國學宮的外國使節居住的地方。

    由於這是少見的聖院大儒來訪,接待規格極高。

    方運敢不給他們面子,其餘官員不敢。

    到達住處,稍作休整,洪茂山便開門見山,稱事不宜遲,雙方應該儘快和談。

    很快,洪茂山等人便得到回復。

    方運身體欠安,談判推遲。

    回復的官員覺得向洪茂山等人大吐口水,說他們想盡辦法請方運出面,但是方運一口回絕。方運不開口,不要說和談司,連景國太后都不好直接和談,所以只能等方運病好再說。

    雜家人問方運什麼時候身體恢復,誰也給不出答案。

    無奈之下,洪茂山等雜家官員只好在學宮中休息,洪茂山還特意會見了京城一些雜家讀書人,表示雜家與景國必然會盡棄前嫌,不會影響任何一個雜家讀書人。

    第二天,雜家官員再度詢問景國官員什麼時候開始和談。

    答覆是不清楚。

    第三天,眾多雜家官員按捺不住怒火,用強烈的措辭要求景國確定和談的時間。

    依舊沒有得到景國的正式答覆。

    第三天晚上,雜家眾多官員的怒氣平息,因為他們得到消息說,絕大多數景國官員其實想跟雜家和談,只有方運一直不願和談,一直在阻撓此事。

    第四天的清晨,以洪茂山為首的雜家官員走出學宮,開始在京城四處遊玩,同時不斷暗示京城人,雜家已經來京城數日,所有景國官員都願意和談,唯有方運不願意,這說明,不是雜家在阻撓景國,是方運借景國之手,在對抗雜家。

    各種流言開始在景國傳播,甚至有人說,方運已經與其他各家聯手,準備把景國所有雜家讀書人排擠出去,之前雜家之所以出言威脅,就是被方運逼得走投無路。

    第五日,洪茂山前往皇宮之外,主動請求和談,但最後因為方運沒有出面,最後不得不空手而歸。

    很快,十國所有讀書人都知道,德高望重的老大儒洪茂山為了人族和平,忍辱負重,卻被方運戲弄,吃了閉門羹。

    於是,各地都出現聲討方運的聲浪,尤其是慶國人,高舉道德大棒,指責方運違禮,請聖院裁決。

    聖院雖然沒有裁決,但論榜上已經有人明確指出,方運身有病傷,這時候不接見洪茂山不算違禮。

    第六日,一個消息突然爆了出來,方運雖然在鐸園養病,但仍然處理政務,這是在明顯戲耍雜家來使。

    慶國人與谷國人徹底被激怒,許多慶國讀書人甚至要與景國宣戰。

    兩國的關係降到冰點。

    景國一些官員也認為方運做事太過,於是開始參奏方運,甚至有官員認為既然方運有病在身,那就乾脆將和談之權委託給右相。

    洪茂山等官員一開始還心浮氣躁,最後被徹底磨平了性子,乾脆賴在學宮,沒事就接見雜家讀書人,與學宮的讀書人交流,給人一種洪茂山等人成了雜家常駐景國特使的感覺。

    在洪茂山抵達景國的第十天,方運終於決定,明天開始在左相閣談判。

    景國官員與所有雜家官員鬆了一口氣。

    無論怎樣,既然談判,就是個好兆頭。

    秋日的清晨,萬里晴空。

    新的內閣所在地剛剛建成不久,許多地方都由方運親自設計並命名,比如出現能容納數萬人的會議廳,有供官員休息的休息室,還有大小不同的會議室。

    一座中型會議室中,雜家眾人與和談司官員早早前來。

    這間會議室的布局從未在聖元大陸其他地方出現,中間是長長的桌子,雙方官員各位列兩側。

    洪茂山坐在會議室右側的中間,而會議室左側的中間的椅子卻空著。

    雜家官員有點懵,不是說好今天和談,方運怎麼沒來?

    似乎意識到雜家官員的想法,禮部尚書盛博源輕咳一聲,道:「方虛聖正在趕來,大家不要急,畢竟他還是病人。來人,上瓜果。」

    隨後,內閣的侍從送上大量的瓜果拼盤。

    那些雜家官員都是見過世面的人,但是見到從未見過的瓜果拼盤,露出好奇之色,隨後發現其中有一大半瓜果是自己未曾見過。

    每個雜家官員面前都擺著果盤,但沒有立即動手,都等待洪茂山先吃。

    洪茂山卻有些為難,因為他認不出所有瓜果,不知道如何吃,萬一吃的不對,惹人笑話。

    景國官員心中暗笑,表面上卻一本正經。

    盛博源善解人意道:「我景國很久前與血芒界聯合培育了一批新式瓜果,今年陸續上市,方虛聖便請京城官員嘗鮮,還特意發明了這種果盤招待客人。」

    洪茂山微笑道:「其中一些瓜果前所未有,我這個大儒看著都稀奇,其他人看到,怕是不敢購買吧。」

    盛博源道:「曾經有官員也問過這事,還說自家人都未必會買。但方虛聖卻說,滿足人的需求,只是普通商人,但創造需求,則是開拓者。只要東西好,慢慢就會有人食用。」

    洪茂山點點頭,道:「其中有一些瓜果老夫不認識,不知貴方可否一一介紹?若是口味絕佳,老夫便親自在慶國宣傳。」

    於是,認識這些瓜果的景國官員便一一介紹,並主動教授吃法,洪茂山這才帶領雜家官員常識新的瓜果。

    一些景國官員卻在心中暗罵洪茂山老狐狸,不知道吃法直接問就好了,偏偏拐了好幾個彎。

    待介紹完所有瓜果,雜家官員也吃了個飽。

    一個景國官員非常惋惜地說,血芒界還培育出一種臭刺瓜,表面布滿尖刺,嗅之有怪臭,食之香甜軟糯,目前已經成為京城瓜果新寵,但也引發爭議,有人無比喜歡,嗜之如命,有人聞之作嘔。若不是爭議那麼大,而且數量稀少只在少數地方販賣,可以讓雜家官員嘗鮮。

    一些雜家官員非常好奇,表示待和談結束,便在京城嘗嘗那臭刺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