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後,竟然有數十位官員陸續出列,五品以上的官員超過二十人!

    風暴已至。

    雜家官員離開朝廷,已經是巨大的打擊,若是盛博源這些官員也辭官,景國朝廷極可能會陷入莫大的危機之中。

    管理如此龐大的國家,沒有這些經驗豐富的官僚執掌,必然會引發禍端,多年都難以平息。

    比如一條看似微不足道的政策,在官僚看來無足輕重,也不會影響這些官僚,但極可能影響大範圍的百姓,等朝廷發現的時候,只能自食其果,耗費人力物力全力修補,造成極大的浪費。

    一旦這種事過多,形成連鎖反應,必然會導致舉國動蕩,甚至可能國家崩潰。

    甚至可以說,歷代歷朝的國家覆滅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各種的錯誤政策,或土地政策,或財政政策,或戰略計劃,等等等等。

    制定政策計劃的官員認為自己是正確的,但等發現錯誤,為時已晚。

    歷史是螺旋上升的,實際上,上升的是技術,是人類集體的智慧,官僚們一直在原地打轉,負責歷史的螺旋,非官僚和極少數開明官員則負責歷史的上升。

    在場的許多官員都已經看到過多官員離開的後果,但是,卻只能沉默以對。

    即便是方黨官員,也有人對方運心生怨氣。

    朝廷正遭受破壞性的打擊,這是任何變法都無法挽回的,方運或許是最出色的官員,但絕對無法代替更多普通的官員。

    方虛聖缺席,盛博源威逼,於是太后不得不妥協,開始當庭票決,只要超過三分之二的官員同意,就再啟和談。

    很快,結果出爐。

    此次票決獲得九成壓倒性的支持率,決定再啟和談。

    於是,盛博源帶領和談司官員,再度前往聖院。

    抵達倒峰山,盛博源等人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但那人影一閃即逝,消失不見。

    「那個背影,很像方虛聖……」盛博源低聲道。

    「我看也是。」一個官員隨後道。

    「在這種時候,他暗中來到聖院,莫非是有大事要做?」

    「罷了,我們先去和談。」盛博源搖搖頭。

    但是,令盛博源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雜家拒絕與盛博源和談。

    只跟方運談。

    盛博源無功而返,上報內閣與太后。

    於是,太后與內閣商定后,再開內閣眾議,開始票決,通過新的決議,要求方運前去和談。

    方運行使左相權力,一票否決。

    盛博源再次要求召開大朝會,要求票決彈劾方運。

    但提案未獲得過半官員的認同,票決失敗。

    在不知不覺中,時間來到雜家宣布公告的第五天。

    秋季的京城清晨異常晴朗,天空湛藍如寶石。

    在炊煙裊裊之中,各行各業的人開始為新的一天做準備。

    突然,整座京城重重一震,所有人都感到一道沛莫能御的無上威能自天而降,每個人都在覺得被巨石壓身,呼吸困難。

    地動山搖之中,房屋搖晃,器物倒塌,雞鳴狗叫,一片大亂。

    短暫的晃動之後,京城恢復正常。

    買瓦罐的嚎啕大哭,賣瓷器的欲哭無淚,賣酒的拚命搶救,最慘的是房屋倒塌的人家……

    景國之內,所有主修或輔修雜家的讀書人,此刻卻飽受煎熬。

    雜家正在阻斷他們與聖道之間的聯繫,抽離他們的力量。

    景國各地,處處有文膽破碎之聲,如琉璃落地,響徹天際。

    一些年老的雜家人,甚至乾脆身穿獸衣躺在棺材之中,提前吩咐兒孫,一旦自己文宮有損,無須搶救,只需要從手中取走他們用畢生才氣凝練的文寶。

    景國各地,一片哀嚎。

    在這舉國同悲的日子,竟然傳來個好消息。

    一個雜家老秀才因為精神恍惚,忘記只有舉人才能將才氣注入物品中形成文寶,所以在雜家斷絕聖道的時候,將才氣注入心愛的墨硯之中。

    結果,令人墨硯放光,形成文寶。

    發現此事的是老秀才的兒子,雖然只是童生,但終究是讀書人,在安頓好父親后,跑向當地縣衙,向縣令報告此事。

    縣令得知消息后,狂喜不已,立刻準備同時給朝廷與聖院傳書,但思索數息后,果斷只給左相閣傳書。

    七品及其七品以上的縣令,遇到緊急事項,有直接上書左相閣的特權。

    左相閣的官員得到傳書後,難掩喜色,立刻傳書給方運。

    方運得到結果,沉吟數息,傳書給東聖閣。

    隨後,東聖閣派遣由各殿大儒組成的聯合隊伍,帶著聖院的寶物,直奔那老秀才的家中。

    第二日,聖院宣布一個震驚天下的消息。

    從現在起,秀才甚至童生也能將畢生才氣注入器物之中,成為文寶,而且,普通人可以使用童生文寶。

    若能形成文玉,則可融入文寶之中。融入文玉的文寶,生前詩詞幾境,則形成后的文寶則獲得幾境。

    聖院還宣布一個消息,人族所有文寶的壽命,都延長一倍,具體原因不明,或許是受文曲星影響。

    這個消息一出,不止人族,各界都十分關注。

    之前人族只有舉人或更高文位之人才能形成文寶,但現在,連秀才都可形成,這意味著,人族的戰場極可能普及文寶。

    但這種程度還不會影響中高層次的戰鬥,可文玉可融入文寶,形成多境的戰詩詞,這就極為可怕。

    在沒有文玉之前,一個掌握四境戰詩的讀書人若將才氣注入文寶,文寶的威力的確會比普通文寶強,但也有限,而現在,則有質的飛躍。

    這意味著,哪怕是新晉大學士,也可能手持四境大儒戰詩,可以輕易誅殺普通大妖王。

    若不是掌握高境戰詩的讀書人有限,而且經常戰死難以保證臨死前必然形成高境文寶,妖界早就繼續發起總攻。

    雜家與方運之爭未定,妖界依舊沒有攻打兩界山。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是景國雜家人先發現了低階文寶的形成,於是論榜之上,眾多雜家讀書人紛紛嘲笑方運,說方運對抗雜家的原因終於出現,是為了形成低階文寶。

    隨著大量雜家讀書人的離去,再加上吏員考試的結束,許多讀書人填充到景國官署之中。

    越來越多的新面孔開始參與景國朝廷的運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