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黨的成員們看著方運,心中無比矛盾。

    一方面,他們慶幸自己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沒有在最危難的時候拋棄方運。

    但另一方面,他們心中充滿不安,因為,現在的方運已經超越當時的柳山!

    他們怕方運成為不擇手段的權臣,做出他們不願意看到的事,導致景國破敗,但更怕和之前的柳黨成員一樣,徹底失勢,死的死,逃的逃。

    就在方運踏入奉天殿的同時,元縣的落瀑谷中,走出上百讀書人。

    為首一人,滿頭白髮,臉上卻沒有一絲皺紋,宛如四十歲許的壯漢,身穿青衣綉雲服,目光沉穩,神色淡然,眉目間隱隱有些飛揚之意。

    在他身後,除了特殊的一人,地位最低的也是舉人,甚至還有大學士。

    那特殊的秀才,乃是計知白的遠方堂弟計梧,前些天與關澈一起發布曆數方運十罪的檄文,在柳黨炙手可熱,已經被柳山收為弟子,不出意外,就是第二個計知白。

    這些讀書人一半曾經在景國為官,另一半,則是景國各地出名的大商人與大家族家主。

    柳山,再度出世。

    落瀑谷外,豪車一字排開。

    這些豪車完全違反方運之前制定的規定,極盡奢華,但是沒有人在乎。

    柳山站在落瀑谷外,望著前方絲毫沒有遮擋的天地,深深呼吸,緩緩道:「天地不改,本相依舊。」

    「恭喜柳公即將重歸相位。」眾人歡喜祝賀。

    「未到京城,不得妄稱相位。」柳山面帶微笑,好像完全不記得方才自稱本相。

    「聖道鎮封之下,您重新接掌左相是鐵板釘釘的事。」

    「不過,我們也不能大意!」計梧道。

    「此話怎講?」關澈問。

    「畢竟,聖道鎮封還有三天才能全面發威,這三天里,他們還是有那麼一點兒抵抗力。我們還是三天後抵達京城為好,這樣才顯得尊重他們,不然像貓逗老鼠一樣戲弄他們三天,未免有些勝之不武。」

    眾人大笑。

    柳山卻點點頭,道:「此言不差,我們乘船前行,三天後,從南門重歸京城!」

    那一日,柳山便是從南門恥辱地離開京城。

    十二年裡壓一朝,金鑾殿中執聖道。奈何夢驚巷中人,蒼蒼白髮落雲霄。

    而今,再執聖道!

    柳山望著京城的方向,緩緩挺直脊樑。

    他身後的柳黨讀書人,慢慢抬高頭。

    慶國,豐州,長峰府,長峰城。

    長峰乃是豐州首府,也是慶國原本最繁華的城市之一

    豐水發源於象州,原本是自西向東流淌,臨近豐州時河道變為自南向北,流入長江。

    部分象州以及豐州在象州以東,再加上十分富庶,人傑地靈,所以被稱為小江東。

    長峰城和大多數首府城市一樣,同時存在本州的三大官署,州牧衙門,大都督府,以及州文院。

    而現在,豐州州牧曲名臣、大都督席實與州文院院君宮源安齊聚大都督府。

    大都督府外,巡邏的軍士是平時的四倍。

    大都督府內,燈火輝煌。

    在一處偏廳之中,三人坐在沙盤桌的三邊,靜靜地看著沙盤。

    早在多年前,沙盤就因方運而普及。

    三人皆是大學士。

    三人沉默許久,宮源安道:「席都督,宣布陛下的口諭吧。」

    曲名臣點點頭,道:「來此之前,本官已經做好準備。」

    席實哈哈一笑,道:「兩位果然是人中龍鳳,席某還未細說,便知來意。陛下的口諭便是,趁聖道鎮封之際,尋找機會,奪取象州泰閤府,從而佔據全部小江東!」

    曲名臣與宮源安目光竟然沒有一絲波動。

    「戰事一起,陛下便會派遣龍虎軍直抵豐州,在我們奪取小江東之後,收復象州。」

    慶國第一強軍,便是龍虎軍。

    宮源安面色冷淡,道:「何時動手?」

    「見機行事,時機一到,我便請示陛下,陛下會做出最後的決定。」

    「我們若挑起戰爭,如何應對聖院?」宮源安問。

    席實笑道:「不是我們挑起戰爭,是景國的雜家讀書人無法忍受方運的暴政,請我們慶國義士除暴安良。我們乃是正義之師,是為了給象州帶去平安與祥和。」

    「我們有幾成的把握取勝?」曲名臣問。

    「李文鷹不在,我們必勝。即便張破岳親自參戰,我們也有八成的勝算,畢竟,我們準備充足,景國是倉促應戰。」

    「那水族怎麼辦?」宮源安點出要害之處。

    長江以南水系豐沛,任何行動都繞不開水族。

    「我們已經請雷家與西海龍族出手,至少能保證水族不會幹擾我們。」席實道。

    「若是方運同意和談,交出吏員考試又如何?」宮源安問。

    席實咧嘴一笑,道:「那樣更好,我們就不用動武。連吏員考試都交了,那順便也交出象州吧!」

    宮源安長嘆一聲,道:「歷史重演啊。」

    「對,就是歷史重演!」席實神色嚴肅。

    在數十年前,景國人才輩出,國力蒸蒸日上,對相鄰的慶國、武國與啟國形成了威脅。

    一開始景國還韜光養晦,但相鄰三國也不缺能人,發現景國竟然可能成為隱患。

    於是,慶國牽頭聯合武國與慶國,對景國發起戰爭。

    最終三國聯手,遏止住景國的勢頭,而且奪了景國兩州,慶國獨佔象州,慶國與武國共分一州。

    現在,慶國意識到景國再度形成威脅,所以破釜沉舟使用聖道鎮封,並準備配合聖道鎮封,故技重施,侵佔景國土地,遏止景國上升的勢頭。

    「上次是聯合啟國與武國,今日若是單獨出動,勝算恐怕不高吧。」宮源安道。

    席實道:「上次是景國完好無缺,所以要三國聯手方可行動。現在景國遭遇聖道鎮封,之前又與草蠻鏖戰多日,元氣大傷,可用之兵極少。只要我們雷霆出擊,用方運之前提過的閃電戰,直撲泰閤府,便可佔據整個小河東,然後根據之後的局勢再決定死守小河東還是進軍岳陽城。」

    「何時動手?」

    席實道:「三天後的凌晨,景國社稷之劍被鎮壓之後!」

    宮源安起身,曲名臣隨之站起。

    「預祝席大都督旗開得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