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曹德安手拂鬍鬚,看出方運的手段,很顯然,男女平等這等大事,絕對會遭到朝野激烈的抨擊,方運恐怕一開始就知道難以通過,所以強行寫上,到時候後退一步,改為法律面前平等,顯得他已經做出妥協。

    實際上,在法律面前男女平等,才是方運一開始要制定的憲法內容,因為方運知道不能一口吃成胖子,很多事要一步一步來,但怕這樣無法通過,所以才耍了一個小手段。

    但是,通過方運與楊旭文的對話,眾官也發覺一個不同尋常的訊號。

    方運沒有獨斷乾綱,而是允許有不同的聲音,甚至做出了妥協與後退,沒有像對柳山那樣趕盡殺絕,也沒有像對盛博源那樣言辭激烈。

    這個左相讓方運一直當下去,似乎還能接受。

    大多數官員都有相似的感覺。

    估算大家差不多把憲法草案看了數遍,方運道:「這部憲法草案非常粗糙,還有一些細節沒有制定,比如官員的具體任命流程。我們,需要在三天內解決。為了加快效率,為了增強景國力量,從現在開始,會議以神念快速交流。」

    眾官輕輕點頭,表示同意。

    神念交流的效率是話語的百倍,在這種爭分奪秒的時刻,必須要有神念交流,否則再給一個月的時間也難以制定出完善的憲法。

    這可是國家的最高法律,絕不能掉以輕心。

    許多官員偷偷看向太后,神色或有遺憾,或有無奈。

    隨後,方運道:「之前所有有爭議的內容,暫且不討論,待將無爭議的內容完善決定后,再討論有爭議乃內容。」

    方運看都沒有看太后,開始外放神念。

    神念一息萬言,在場的人並非所有人都能外放神念,但手持官印並且有足夠的才氣,便可做到外放神念。

    太后除外。

    太后聽不到他們的交流,也無法感知到,完全被所有官員排斥。

    太后看著表情不斷變化的眾多官員,只能咬著牙,握著拳。

    代行君權的太后,失去了與官員交流的資格,更不用提下達命令。

    太后的內心,湧出濃濃的悲哀,同時升起前所未有的無力感。

    之前在朝堂之上,她至少還能開口說話,但在這裡,連插嘴的機會都沒有。

    太后甚至懷疑,方運故意將憲法草案寫得如此粗糙,也是故意在這種時候提出,就是為了逼眾官用神念交流,把她與國君排除在外。

    太后的眼前,再度浮現趙紅妝的面龐。

    「難道,她才是對的?如果男女真正平等,哀家有了才氣,方運便無法如此欺辱哀家……」

    太后透過面紗,看著方運,目不轉睛。

    此刻的方運,完全以神念交流,不言不語,但是雙目明亮,神采飛揚,宛若一方帝王。

    太后看了一會兒,突然想起,當年的先帝,也曾這般意氣風發。

    太后默默垂下頭,心中一團亂麻。

    到了午間,內閣的人員將議定好的憲法內容謄寫出來,交給太后,而後眾人快速吃飯。

    吃過午飯,眾官繼續以神念交流。

    憲法是一國的根本,哪怕是最普通的一條,也需要經過慎重的考量,再加上神念交流方便,所有官員都會表達自己的意見,所以即便用神念交流,完善《憲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很多憲法內容都有較多的爭論。

    比如,方運根據《韓非子》中的「宰相必起於州部」,要求內閣諸相必須有在一縣執政的經驗。如果官員未曾主政最基礎的一縣,將永遠不能擔任相位。

    但是,許多官員不贊同,列出種種理由。最終,雙方各退一步,改為左相必須有在一縣執政的經驗,而其餘各相則需要有擔任州牧和尚書的履歷,若曾經主政一縣或一府,則更有優勢。

    眾官之所以妥協,是因為這些官員見多了那些沒有基層經驗而胡亂施政的官員,甚至他們自己也曾經因為不了解實情做過一些錯事,因此沒有完全反對方運。

    在制定選拔官員的細則方面,討論最為激烈,因為所有官員都無法容忍自下而上的選拔方式,所以目前官員的選拔,依舊是自上而下。

    方運沒有愚蠢地強行推行不適合人族的選拔方式,而是順應大勢,在選官方面沒有進行過多的改變,只能在以後持續革新吏部的過程中,改變一些細處。

    眾官沒有絲毫疲憊,討論了一天一夜,第二天繼續討論。

    太后終究不是讀書人,身體扛不住,竟然就在眾人面前伏案而睡。

    第二天和昨天一樣,方運與眾官在討論《憲法》中度過,而太后明顯有些吃不消,但還是強打精神,大多數時間都養精蓄銳,只在眾官做出決定后,再細看新的內容。

    到了夜晚,方運與眾官就大部分憲法內容達成一致。

    太后沒有阻撓,而是全部通過已經達成一致的內容。

    方運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此刻已經入夜,但時不我待,我們現在開始討論有爭議的內容。」

    太后早就做好準備,立刻道:「哀家堅決不同意第六條!」

    天子掌禮,禮歸於天,聖天子垂拱而治。內閣執政,政歸於人,讀書人以勤事君。內閣官員應主動代替國君承擔政務,讓國君更好執掌一國之禮。

    方運問道:「太後為何不贊同?」

    太后冷笑道:「此條內容,便是奪取君權,如此一來,景國已不是國君的景國,而是內閣的景國。」

    「景國,本就不是任何一人之景國,乃是萬民之景國!若是太后不願意讓國君與士大夫共天下,那便與天下人共天下。」方運道。

    太后橫眉瞪目,道:「方虛聖,你這是在當眾威脅哀家嗎?」

    方運幾乎等於說,如若皇室不與官員共治天下,那麼方運只能用更激進的手段,那必然會導致百姓聯手推翻皇權。

    眾官靜靜地看著兩人,竟然無一人插話。

    「將天下安危繫於一人,本就是最愚蠢的行為。」方運道。

    「難道將天下安危繫於你方運一人,便不愚蠢嗎?」太后反問。

    「本相代表的不是一人,而是全內閣。內閣承擔景國安危,乃是最不壞之選。在危難時期,集權勝過分權,而經過層層選拔的多人集權,或許無法成就一方雄主,但卻可以避免無能之輩。歷史上有昏庸的皇帝,有草包的縣令,但從未有過昏庸的左相,更不曾有愚昧的開國之主!」方運道。

    所有官員都無比認同方運的話,尤其是最後一句,經過層層選拔的左相或闖過無數難關的開國之主,或許在某方面有所不足,但永遠高於帝王的平均水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