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各種傳書紛至沓來,實在太多,方運暫時沒有回復,甚至也沒有處理政務,而是閉目養神。

    過了中午,方運接到高默的傳書,隨後起身出去,立於左相閣的庭院之中。

    這一次,刑殿眾閣老沒有任何排場,直直從天而降,落在左相閣中,與方運一起進入會議室。

    桌子是長條桌,方運坐在一邊,其餘刑殿閣老坐在對面。

    長桌之上,茶杯排列,水氣上升,但並非是裊裊直上,而是像置身於狂風之中,不斷搖晃,並很快消散。

    刑殿的閣老們一言不發,方運也沉默著。

    許久之後,方運道:「雜家要動用呂侯印的事,你們知道吧?」

    與方運關係最好的高默,竟然一言不發。

    閣老韓育隴道:「此事我們已經知曉,不過,宗聖不出手,他們真要聯手催動呂侯印,需要相當長的時間。而且,我們刑殿已經得到消息,他們的呂侯印只針對景國,不針對您。」

    方運點點頭,道:「也就是說,論榜的傳言是真的,你們刑殿與雜家達成了某種協議?」

    一眾大儒閣老相互看了看,最終高默艱難地開口,道:「的確如您所說。」

    「我對你們法家刑殿的內務不感興趣,但是,我想知道有關一切我的內容。」方運徐徐坐直身體,面容冷峻,目光淡漠。

    刑殿閣老們沉默許久,高默輕聲一嘆,道:「我們的確與雜家達成協議,至於他們付出具體的代價,涉及刑殿與法家機密,我們不便透露。我只能說,雜家在動用呂侯印的時候,我們法家與刑殿只保你,不保景國。」

    方運嗤地一聲冷笑,道:「看來你們法家刑殿還挺有良心,知道保護一下我這個外人。」

    眾閣老頓覺無比難堪,可又無法反駁。

    高默無奈道:「方虛聖,還望你能理解我們刑殿的難處。雖然我們刑殿並不在意景國,但對於保護您,我們沒有絲毫猶豫。雜家開出了極高的價碼,要求我們強佔您對法家的功勞,然後放棄庇護您,但我們一口回絕,並承諾,若是雜家對您直接動手,我們刑殿會不計一切代價保護您並展開反擊。」

    方運的面色逐漸緩和。

    高默趁熱打鐵道:「很多事,我們刑殿也不是想做就能做,畢竟現在雜家勢大,甚至掌握東聖閣。其實,一開始我們也表示,他們一旦對景國動用呂侯印進行絕對的聖道鎮封,我們法家也會反擊,可是他們卻利用東聖閣威脅我們,我們也無可奈何。」

    方運突然道:「他們開出的價碼,是允許你們在各國試行制定《憲法》吧?」

    一眾閣老不由得苦笑,他們早就明白,這種事瞞得過別人,絕對瞞不過方運。

    「的確,雜家允許我們根據各國的情況,試行不同程度的《憲法》,雖然不會像景國憲法這般進步,但對我們法家來說至關重要。一旦十國皆施行憲法,則法殿超越禮殿指日可待。」

    「所以,你們認為,允許你們試行憲法的雜家,比創立憲法的人更加重要?」方運問道。

    韓育隴無奈道:「並非如此,我們對您是百般尊敬與保護。之所以同意雜家,除了好處,主要還是他們的威脅。畢竟,法家最近樹敵太多,若雜家相助禮殿,刑殿的日子也不好過。」

    「所以你們就替我把景國賣了?」方運道。

    一眾大儒微微低頭,面露愧色。

    方運用冷漠的目光掃視每一個大儒,道:「看來,你們並不在乎景國若敗亡,對我的聖道有何等影響!」

    高默急忙道:「我們商討過,得出一致的結論,既然您身體傷勢痊癒,就算留在聖院無所事事三十年,也必然能水到渠成,獲封半聖。如果您能改投法家,我們會相幫設法讓您在二十年內封聖!」

    「你們倒打得好算盤。」方運道。

    高默陪笑道:「您已經掌握多條封聖之道,區區景國存亡,對您封聖影響並不大,這件事您自己也清楚。」

    「但是,景國滅亡,我很不高興。」方運道。

    高默無言以對,方運完全不想講道理,甚至有些任性。

    韓育隴道:「方虛聖,我們此來,除了要告訴您此事,還想勸說您,若雜家真動用呂侯印,您千萬不要與之抗衡。我們知道您有半聖寶物,也知道您有負岳半聖相助,但在聖元大陸,一旦雜家聖道顯化威能,您的身體無法承受那種層次的對抗,哪怕僅僅是微不足道的餘波。」

    「我知道。」

    眾閣老們鬆了一口氣,但氣還沒出完,就被方運下一句話噎回去。

    「但我想試試。」

    高默苦笑道:「方虛聖,您這是何必呢?就像您之前說的,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時風平浪靜。我說句得罪雜家人的話,等您封聖,必然如日中天,甚至可能再上一步晉陞亞聖。到了那時候,您以一己之力便可懾服雜家,裂其聖道,斷其前途。您從來就不是一個衝動之人,您不是靠著隱忍一步一步逼走柳山嗎?」

    「我是靠力量。」

    高默立時道:「您看,我也是這個意思。現在您力量遠遠不如雜家,所以您應該韜光養晦,待封聖之後,必然可積累足夠的力量,報複雜家。」

    「若是我退了,之前的種種努力,將付之東流。」方運道。

    「不不不,到時候消失的只是景國,那些工坊、那些官員、那些技術等等等等,都會化整為零,繼續融入人族。甚至於,您乾脆攜象州與江州投奔武國,其餘不重要的地方施捨給慶國,等以後您封聖再奪回。如果您不願意投奔其他國家,可以把部分景國人帶入血芒界,等您封聖之後,可再立新景國!」

    「對對對……」其餘閣老紛紛附和。

    方運沒好氣地看著這些閣老,道:「為了我,諸位還真是殫精竭慮,用心良苦。歇歇吧。」

    高默知道方運的氣消了一些,立刻順竿往上爬,笑道:「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到時候您放心,我們刑殿必然會全力以赴。而且,我們刑殿也準備接受您當年的建議,將刑殿分為法殿與刑殿兩殿,由您擔任法殿的第一位閣老,您要是不願意擔任,可像新式學院一樣,擔任榮譽第一閣老。」

    「但我還是想試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