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其名曰『理』,當為萬法之始!」

    方運話音落下,聖道文會的會場寂靜無聲。

    數十息后,會場炸了鍋,數不清的讀書人議論紛紛。

    其中反應最激烈的,是景國讀書人,尤其是方黨成員聚集的地方,無比激動。

    至於方系友人所在的地方,出現兩種截然相反的現象。

    一部分人面色通紅,彷彿在見證開天闢地的聖道誕生,還有一部分人眉頭緊鎖,好像天要塌下來似的。

    李繁銘一拍大腿,叫道:「我沒有任何詞語能形容方運。方運這話,雖然論實不如自開聖道,論高不及禮敬天道,論遠不如教化萬民,但卻是獨闢蹊徑,若是將這個『理』不斷擴展,就算形不成聖道,也必然會極大地影響聖道。」

    「萬法之始曰理,太過託大,但先輩一直說,立志就要立大志,方運如此說,絕無問題。這法,顯然不是法家的一家之法,而是相當於術的,理,是一切法理的源頭。唯一可惜的地方在於,這『理』應該是方運新立,並未完善,還處於雛形狀態。」張知星忍不住感慨。

    宗午德卻道:「你們,有沒有覺得方運太大膽了?」

    顏域空卻微笑道:「墨子廣收門徒時,並未封聖,與之相比如何?呂不韋呂聖言奇貨可居時,並未封聖,與之相比如何?董仲舒董聖進言漢武帝罷黜百家時,並未封聖,與之相比又如何?」

    孔德論點點頭,道:「域空兄此言有理。方運未立聖道,可避免四面樹敵,亦未直截成書,論而不斷,便沒有太大風險。方運此言,更接近一個想法,提出一種方向,失敗無妨,若成,才會引發矛盾。事敗方運都不怕,如若事成,天下還有幾人值得方運擔心?」

    賈經安卻嘆息道:「方運此『理』,立意太高,隱隱有超脫聖道之意,直指天道,儒家的頑固之徒,怕是不會放棄批判。」

    孔德論冷笑道:「我孔家都不阻止,那些抱殘守缺的東西出面又能成什麼大事?為人族立道,是天大的好事,有爭議乃是正常,甚至對立也無所謂,若是有卑劣手段阻道,當聖院不存在嗎?更何況,方運明顯選擇了蒸蒸日上的法家,並以法家為根基,提出『理』,至少在這個『理』失敗之前,法家會不計一切代價維護。」

    顏域空點頭道:「不錯,無論是『理』,還是那『自然法』,都足以讓法家為之痴狂。依我看來,法家對理還是有心無力,不會過度重視,反而會在意那『自然法』或者說『完美法』。方運真是大膽啊,一言捅破法家的穹頂,為法家開闢出一道青天。冥冥中的完美法,的確要高於現在的法家聖道。若能深研完美法,的的確確能拓展聖道,獲得前所未有的偉力。」

    韓守律嘿嘿一笑,道:「域空說的對,我這個法家人,其實並不在意更高的理,對『完美法』則充滿興趣。我甚至迫不及待想聽人討論具體何為完美法,如何才能無限接近完美法。我們法家目前形成的聖道,僅僅是初級層次,只有對完美法有了一定的了解后,法家聖道才會完善。」

    顏域空卻雙目深邃,道:「我最在意的,是方運的『理』,我想大家都明白,方運其實早早就在研究這個『理』,只不過現在才拋出。最大的可能是,他的『理』其實並沒有完全成形,還在磨礪之中。這應該就是他明明氣息超越文宗,卻故意壓制境界的原因。」

    一些人聽著有些不理解,但少數幾人卻領會顏域空的真正想法。

    孔德天面色一變,驚駭道:「不會吧,他竟然想借這『理』,成聖道根基,築大儒登聖之路?」

    顏域空道:「若不以身厲行,誰還有別的辦法確立萬法之始這種層次的力量?歷代自開一家的眾聖,哪一個不是以身試道?」

    李繁銘疑惑地問:「不過,究竟是什麼是『理』?」

    竟無一人能回答。

    顏域空思索一陣,笑問:「什麼是天道?」

    「天道的定義很複雜,有各種說法,我們其實無法準確將其定性,畢竟天道有其不可說之妙……哦,你的意思是,這個理,並非只是一理,而是如同天道一般,是一個複雜的事物?」李繁銘問。

    顏域空點點頭,道:「聖道,是我們能用語言描述的極限,因為聖道是有限的存在,法家聖道就是法家聖道,它容納不了儒家聖道。但方運卻說理是『萬法之始』,這明顯是高於單一聖道的境界。」

    「我們還是不要亂猜測,估計方運也不可能對『理』全盤托出,應該是慢慢琢磨,待大成之後,才會完全問世。」孔德天道。

    各處的讀書人討論的內容都差不多,除了法家人大部分更注重完美法,大多數讀書人還是更在意什麼是理。

    眾人足足討論了兩刻鐘,方運才在台上輕咳一聲。

    會場迅速安靜下來,看著方運。

    方運微笑道:「我只是提出一個法家通往更高層次的可能,而在我之前,也有其他大儒提出過,所以,大家不要過分解讀『理』。至於「自然法」或者說『完美法』,才是我認為的重點。我想簡單說一說我對完美法的理解,權當拋磚引玉,至於最後完美法如何,還要靠各位主修法家之人。」

    「我們現在或許無法確切定義完美法,但是,我們可以推斷出組成完美法的一些特質。比如,既然是完美的,必然是正義的,而不是偏頗的。」

    「正義這個詞語,很顯然是一種源自道德的判斷,所以,我們的道德標準,在完美法中依然適用。」

    「既然是完美的,必然是正確的。」

    「道德的判斷,往往充滿不確定性,所以,在有些時候,我們要在不違背道德的前提下,用法家人的所學來確定正確與否。」

    「諸位會感覺,這樣做有些矛盾,但實際上,這不成稱其為矛盾,因為只有經過多角度多方面的驗證,才能讓法律更加完美。任何孤立的、單一的角度的法律,都會讓人族陷入災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