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封院!」

    一個又一個閣老說著相同的話。

    刑殿閣老、工殿閣老、農殿閣老、西聖殿閣老……

    很快,數十閣老的聲音連成一片,整座聖院突然被半透明的光罩籠罩。

    光罩呈淡白色,厚約一丈,光層之內,赫然有一條條金龍在飛舞。

    澎湃的聖道氣息在光罩表面蕩漾。

    聖院徹底與外界隔絕。

    再次解開封院,則需要至少一個小時的時間。

    宗甘雨露出快意的笑容,道:「老夫說兩件事。第一,雜家眾人在聖院之外催動呂侯印,你們的封院,不會影響聖道鎮封。第二,東聖令,並不在老夫手上,而在柳山手中!」

    眾多維護方運的大儒面色一變,沒想到,宗甘雨竟然如此。

    「哈哈哈……」

    外地的讀書人還在疑神疑鬼,猜測異象成因,京城內的讀書人,已經被不目不暇接的劇變所震撼。

    那九龍傳國玉璽本來已經將法獸徹底鎮壓,一旦落地,必然會鎮封景國國運,徹底剝奪景國的一切雜家聖道力量。

    但現在,那道才氣光火之柱吸引了大量儒家聖道,形成龐大的力量,與法獸遙相呼應,幫法獸擺脫傳國玉璽的鎮壓,再次與九龍纏鬥。

    現在的法獸獬豸雖然落在下風,但再難被徹底鎮壓。

    在京城步行的柳山,突然停下腳步,他後面的雜家人也隨之停步,好奇地看著柳山。

    柳山突然露出詭異的笑容,一翻手,手中浮現一面紋路繁複的玄色令牌,令牌的正面鐫刻著一個碩大的「聖」字。

    柳山身後有幾人驚叫:「是東聖令!」

    「啊?恩師,您怎麼會有此物?」

    柳山笑道:「甘雨先生早在確定聖道鎮封之時,就認為必然會有外力幫助方運,到那時,他若從聖院啟用東聖令,或許難以奏效,因此早在多日前將此物送於老夫處。若無此物,老夫豈會蠢到突至京城?」

    「老師真是智比諸葛、謀近兵聖,學生佩服得五體投地!」

    「柳公之能,亘古罕有,宵小方運,難望項背。」

    眾人紛紛溜須拍馬,但柳山卻只是呵呵一笑,猛地將東聖令向天空一拋。

    東聖令在半空凝聚成一枚微型東聖大印,雖小,卻有山嶽般的威勢飛向左相閣,攜帶驚天之威,讓人感到頃刻間便能夷平內閣所在。

    京城陳家大宅中,飛出一枝梅花擋在東聖大印之前,隨後花枝分離,樹枝下落,而大量梅花漫天飛舞,包圍東聖大印。

    突然,一股磅礴天威自東聖大印處爆發,如萬山在天,又似四海倒灌,瞬間擊潰漫天梅花。

    東聖令,不只有東聖自身的力量,還凝聚聖院的力量。

    左相閣的讀書人看著毫不掩飾意圖的東聖大印,心死如灰,那恐怖的氣息,無人能敵。

    內閣不遠處的一座院落中,一個頭生小小玉角的女子突然抬頭望天,白衣勝雪,雙目如電,一臉英氣,宛若女皇降世。

    就見此女單手一托,一枚白色的牙齒滴溜溜轉著飛到高空,撒播淺藍神光,籠罩左相閣。

    那東聖大印威能浩蕩,如天如聖,但用盡手段,也無法突破那牙齒的防護。

    京城中看到這一幕的少數人認出那龍牙。

    當年在寧安城,西海龍族動用祖龍聖牙妄圖殺害方運,但最終卻被東海龍聖收走,讓西海龍族賠了夫人又折兵。

    今日,這祖龍聖牙竟然出現在此處,護住方運。

    京城的讀書人長長鬆了口氣,東聖令雖強,但威能還是遠遠不如祖龍聖牙。

    那可是祖龍身體的一部分!

    眾人以為勝負已分的時候,突然眼前一閃,就見那東聖大印的上空,出現一隻灰白大手,並如拈棋子一般拈住東聖大印,如下棋一般,向下一點。

    虛空處處生亂紋。

    左相閣內沒有變化,左相閣遠處也沒有變化,但是祖龍聖牙藍光籠罩之外的三丈,地面驟然下陷,形成一個寬十餘丈的環狀大坑,深不見底,將左相閣徹底孤立。

    祖龍聖牙,竟徐徐下降。

    景國與慶國之間的長江上,一葉扁舟隨波逐流。

    一位老漁夫正在舟上睡覺,似是被什麼驚醒,迷迷糊糊翻了個身,而後說著夢話。

    「天為帳幕地為氈,日月星晨伴我眠。夢中不敢長伸腳,恐踏山河社稷穿!」

    說完,他輕輕縮回雙腳,蜷身繼續睡。

    驀地,聖氣升騰,划江而立,如萬里光牆,隔斷南北。

    那以東聖大印為棋子的灰白之手,突然崩散。

    東聖大印炸裂,化為粉塵飄落。

    陳家別院,方系眾人看著上空,許久無言。

    孔德論哭笑不得道:「沒想到,方運在斷我孔家的根啊……」

    但是,孔德論突然閉嘴,而後和所有人一樣雙眼圓睜。

    在龐大的儒家聖道洪流之下,竟然出現新的陰影,隨後,陰影迅速擴大,形成灰濛濛的聖道洪流。

    這聖道洪流遠不如儒家,也不如法家,但同樣有籠罩天地之威,懾服萬靈之能。

    雜家聖道,降世。

    儒家聖道降世后,整體未潰,即便現在表面有大量裂痕,即便有大量聖道碎片掉落,但整體還能勉強保持,而且還在不斷適應變化,不斷縮小,似乎在調整力量。

    這雜家聖道卻不一樣。

    當雜家聖道完全出現后,方運形成的光火之柱將其擊穿。

    猶如一點火,燒盡半邊天。

    轟!

    雜家聖道,炸了!

    漫天的雜家聖道洪流碎片四濺,如同玻璃摔在地面上一樣,滿哪兒都是。

    京城的讀書人差點把眼珠瞪出來,這簡直顛覆了人族所有的觀念。

    那可是雜家聖道,不是玻璃!

    即便是孔子親自出手,都做不到這種程度!

    左相閣內,方運正在以文言文改寫《政治學》。

    一書亂乾坤!

    方運周身的光火之柱,徐徐膨脹,新的聖道雛形不斷壯大。

    雜家聖道洪流碎片猶如飛蛾撲火一樣,瘋狂沖向新的聖道雛形。

    「我收回剛才的話,我們孔家,損失似乎不大……」孔德論喃喃自語。

    離左相閣不遠處,柳山一行人駐足不前,目瞪口呆。

    「噗……」

    柳山猛地噴出一口鮮血。

    柳山身後的舉人關澈呆了片刻,突然大喊:「景國義士關澈,改投新道,斷絕與雜家一切關係。」

    計梧看著從小便跟自己分分合合的關澈,罵了一聲「卧草泥馬」,一翻白眼,昏死過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