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元大陸,各處的儒家弟子看著儒家聖道有缺,原本在苦苦支撐,用盡一切辦法避免自己昏迷。

    許多人眼看撐不住,雜家聖道出現了。

    看著雜家聖道直接崩潰,變得支離破碎,所有的儒家人都好像吃了定心丸,竟然扛過了原本必然昏迷甚至文膽碎裂的一劫。

    一些儒家讀書人之所以昏迷甚至文膽碎裂,主要是內心絕望,但現在看著天空,全都覺得,和雜家比起來,儒家聖道都不是問題。

    幸福,往往是通過對比產生的。

    但是,雜家讀書人不同。

    所有雜家讀書人都躊躇滿志,本以為馬上就會鎮封景國教訓方運,但,老家被抄了!

    人族各地,文膽聲聲碎。

    孔城一處隱秘的園林中,突然爆發出密集的文膽碎裂聲,每一聲都傳遍數萬里。

    有大學士的文膽碎裂,還有大儒的文膽碎裂!

    那裡,便是雜家眾多讀書人聯手控制傳國玉璽的地方。

    「我不甘心啊……」

    一個充滿恨意聲音響起,接著,一道橙色才氣柱衝天而起,直徑一丈,直衝萬丈,經久不散。

    大儒隕落。

    聖院,東聖閣中。

    坐在首座上的宗甘雨兩手死死扶住扶手,死死咬住牙,死死地望著景國京城的方向,雙目中閃爍著不屈的眼神,但嘴角,血流不止。

    在場所有的大儒與大學士都被京城的突變所震撼,全都在思索,方運到底做什麼了,竟然能奪儒家聖道,廢雜家聖道。

    以目前的趨勢,雜家聖道必然不會完全消散,但是,至少一半的聖道會被方運的新聖道雛形所奪。

    如果不出意外,雜家聖道將會陷入有史以來的最低谷。

    「自作孽啊……」

    高默輕輕搖頭嘆息,方才若不封院,東聖閣全力出手,或許還有機會挽救,但宗甘雨逼得各家封院,只能眼睜睜看著京城發生的一切,束手無策。

    「你們看……」

    所有人立刻繼續用神念在大殿外望向景國京城。

    正在與法獸纏鬥的九條玉龍,周身寸寸龜裂,明明數量上佔據巨大的優勢,卻被法獸打得節節敗退。

    法獸被欺負了許久,縱然只是寶物卻也有靈性,展開瘋狂反撲,全力報復。

    很快,九條玉龍終於支持不住,全部炸開,最後化為無數光芒落回傳國玉璽上。

    傳國玉璽表面的光輝散盡,並急速縮小,實力大跌。

    法獸撲過去,想要將其拍碎,但拍到一半便收起爪子,一口刁起,用力一躍,飛向高空,將傳國玉璽投入上空的新聖道雛形之中。

    傳國玉璽蘊含兩大力量,分別是雜家聖道偉力與秦朝國運,與政治聖道力量完美契合,立刻被新的聖道之力同化。

    聖道新立,本來不穩,但以重寶承載,卻可迅速穩固,並能讓聖道與寶物相輔相成,凝聚成更強大的聖道之寶。

    遠在聖院的宗甘雨看到這一幕,終於忍不住,胸口一疼,本能地張開口,噴出漫天血雨。

    雜家聖道,被他親手斷送。

    雜家重寶,被他親手送出。

    宗甘雨癱在座椅上,雙目空洞地望著前方,內心只有一個念頭。

    「如果不對景國聖道鎮封,如果不與方運敵對,雜家不會如此……」

    帶著萬般悔恨的念頭,宗甘雨徹底昏迷。

    醫家大儒急忙上前,展開救治。

    慶國,豐州,舊桃居。

    正在對弈的一模一樣的兩人,身形竟然出現細微的扭曲。

    兩人的黑髮,如秋日落霜,似寒冬覆雪,徐徐變白。

    兩人手中的棋子,竟隨風消散。

    兩人之間的棋盤,也在以緩慢的速度消失。

    「棋差一招……」

    長長的嘆息聲在舊桃山上回蕩,久久不息。

    東海龍宮。

    老龍聖張大嘴巴呆了許久,讚歎道:「大氣!」

    說完,閉上眼繼續呼呼大睡。

    四海龍族皆從海中升起,浮於雲上,望著那新的聖道,無不驚駭。

    正在昆崙山中截斷長江水流的三海眾龍相互看著,全身龍鱗炸起,神色慌張。

    景國京城發生的一切太恐怖了,連半聖都已經出手,卻還是沒能阻止方運。

    方運,竟然自立聖道,放眼萬界,都是萬古留痕,聲名不朽。

    從此以後,哪怕是遠古極凶、巔峰異族甚至少數傳說中的存在,見到方運也會給予應有的尊敬。

    自立聖道,萬族景仰。

    從此以後,方運只要在聖元大陸,就可以直接控制新聖道以及聖道蘊養的傳國玉璽。

    如同孔聖動用儒家聖道,如同孫子調用兵家聖道,如同呂不韋調用法家聖道……

    自今天起,方運便是一位新的聖道之主!

    「告辭!」南海龍族們轉身就跑。

    「告辭!」北海龍族們立刻向北方疾馳。

    剩下的西海龍族無法控制住水勢,就見江面斷開處出現許多裂痕,大量江水從上游沿著裂痕流入乾枯的下游,最後衝垮所有阻礙,水流恢復正常。

    「算了,惹不起……」敖霧峰低嗚一聲,卷著尾巴帶著西海眾龍逃竄。

    京城,離左相閣不遠的朱雀大街上,橫七豎八躺著眾多讀書人,地面血跡斑斑,令人反胃。

    大量的京城百姓圍在周圍,指指點點。

    在倒地的雜家讀書人的周圍,一個自稱景國義士的舉人高聲喊道:「諸位,你們看好了,這就是雜家讀書人的下場!這群亂臣賊子,勾結慶國,妄圖來京城謀奪相位,被我引誘至此,又被偉大的方虛聖嚇暈。結果,大家看到了,柳老賊賠了夫人又折兵!大家不要慌,我已經傳書給京兆尹,衙門馬上就會派人解決他。」

    少數人直撇嘴,就在柳山拿出傳國玉璽之前,這個關澈舔得比誰都勤快。

    皇宮,太后的後背已經被冷汗打濕,緊緊攥著手帕的兩手終於緩緩鬆開。

    望著天空那很小但完整的新聖道,太后臉上浮現舒心的笑容。

    自從進了這皇宮,她再也沒有這樣笑過。

    景君趙淵從一開始便仰著頭看著天上的大戰,脖子都算了,宮女不斷幫他揉,他始終不低頭。

    「方師太厲害了……」趙淵連連讚歎。

    景國各地官員的心終於落回肚子里。

    這些官員雖然沒有拋棄景國,但一直在猶豫,一直在遲疑,一直在擔心,甚至準備景國被聖道鎮封后再離開。

    但現在,他們意識到自己賭對了,雖然不知道方運做出了什麼,不知道方運立下了何等聖道,但方運做到了!

    救世主,方運!

    不只是官員,景國各地百姓也陸續知道結果,紛紛敲鑼打鼓,放鞭炮歡慶。

    突然,天空再度出現一大片不斷擴大的陰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