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族的聖道,一開始往往伴隨著巨大的破壞。

    儒家聖道的開始,是終結貴族教育與官學,形成教化眾生的力量。

    墨家聖道的開始,則是妄圖擊碎原本的制度,形成一個兼愛平等的人族。

    而之後的每一次各家革新,也都是巨大的破壞。

    哪怕是最近的法家革新,也是方運打破了法家以君權定律法的核心思想,將法置於君權之上,實際上就是顛覆了之前許多法家半聖確定的聖道根基。

    雜家,至今沒能做到。

    方運替雜家做到了。

    書房中的方運,依舊在書寫,依舊在奮筆疾書,但為了不留瑕疵,速度慢了許多。

    按照規矩,這種層次的書籍,首先要進入聖院存放,會由聖院力量加持,只有在方運封聖或特別時期,才能取出使用。

    等封聖之後,這本書的文字要被拓印到完全由聖頁組成的聖書之上。

    所以,方運不敢怠慢,因為現在的態度決定以後這本書的威能。

    方運一絲不苟,直到夜晚,才將文言版本的《政治學》徹底書寫完畢。

    兩個版本的《政治學》完全成書後,聖院上空一陣,一條虹橋飛出,直達方運面前,捲走兩部書。

    隨後,方運清晰地感應到,政道的力量更加穩定。

    聖院在保護這兩本書,也在保護政道!

    方運長長呼出一口氣。

    在書寫的時候,方運也使用一心二用,分神主要警惕周圍,避免自己受到影響,偶爾也回復一些重要的傳書,閱讀一些重要的消息。

    對於外界發生的大事,方運已經有所了解。

    雜家聖道鎮封之圍,已經瓦解。

    方運閉上雙眼,心神放鬆,冥冥之中,感應到自己與一種強大、浩瀚、偉岸和神秘的力量有了無法斬斷的聯繫。

    方運的心神順著這種聯繫追溯,很快,看到在無盡的虛空之中,在黑暗的最深處,浮現一顆碩大的太陽。

    那太陽有著尋常太陽相似的外形,噴發無盡的火焰,如同是世界的中心。

    方運的心神不斷靠近,不多時,來到那顆太陽的表面。

    無盡火焰噴涌,形成毀天滅地的熱力,但是,方運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方運想起自己當年曾經看到聖道之地、大日之海與太陽之山,那裡,每一種聖道都會成為一顆太陽,而眼前的太陽,便是政道的本體或本源。

    方運心有所悟,欲入太陽中心,但是,卻發現自己無論怎麼努力,最終只能和太陽表面只是無限接近,永遠碰觸不到太陽的火焰。

    方運立刻明白,自己已經達到大儒的極限,只要再進一步,晉陞半聖,才能真正觸摸聖道。

    望著太陽般的政道本體,方運靜靜體悟。

    過了許久,方運面帶微笑,睜開雙眼,依舊置身於書房之中。

    方運回想起之前的變化,神入文宮。

    文宮屋頂有一片文宮星辰,越好的詩詞文章,形成的文宮星辰越大,文章一般大於詩詞,而經書則大於文章。

    在此之前,最大的文宮星辰是方運的四本四書的新注形成的星辰,以《論語新注》為最。

    所有的文宮星辰,都圍繞的微型文曲星旋轉。

    而現在,《政治學》化為一顆真正的太陽,與微型文曲星並列為中心,形成雙星現世之景,其餘所有星辰都圍繞著旋轉。

    這顆太陽,外放出浩蕩的力量,注入文宮之中。

    聖威。

    文宮之中,一切都散發著淡淡的聖威!

    方運愣了一下。

    回到聖元大陸后,方運無比懷念葬聖谷的聖氣,那時候,幾乎等於藉助部分半聖的力量為所欲為,離開之後,便有種打回原形的失落感。

    但是,這聖威,相當於弱化的聖氣。

    更何況,方運還掌握枯朽之力。

    方運觀察自己的家國天下,裡面的代表枯朽之力的樹林,明顯更加壯大,氣息更強。

    枯朽之力,只是空有力量,沒有枯朽聖道完整的本源,畢竟方運是通過聖氣和凶樹圖掌握力量,后得到薛白衣的增強,自身並沒有徹底投入枯朽聖道之中。

    而政道恰恰相反,方運掌握政道本源,卻因為境界太低,無法獲得聖道偉力。

    這就好比,政道本源是內功,一開始作用微乎其微,根本不可能傷到人,只有經過長年累月積累,獲得突破,才能增強。

    而枯朽之力是鋒利的兵器,方運通過凶樹圖和薛白衣得到,能直接用以殺敵,但卻沒有核心的操控之法,缺陷極大。

    雖然兩者並不是同一聖道,但畢竟是同一層次的力量,而且並不衝突,因此形成互補。

    方運再次微微一笑,望向文宮中的自我雕像。

    自我雕像的後面,是文宮的盡頭,原本只是一面牆壁。

    但現在,牆壁之上多了五座青銅編鐘,這五座編鐘外形相似,明顯屬於同一套,但似乎數量不夠,無法完全成套。

    每一座青銅編鐘之上,都鐫刻這一個字。

    理。

    每一個理字周圍,都有繁複的雲紋,每座編鐘上的雲紋都與其餘編鐘不同,神秘玄奧,方運只看一會兒便不得不放棄觀看。

    方運的目光落在最左側的編鐘之上。

    聖道文會並不像外界所知的那樣,形成兩次聖道橙泉,而是三次。

    但是,第三次只有方運知道,而且,第三次聖道橙泉,也接引了一件物品。

    就是第一座雲紋編鐘。

    當時方運頭頂聖道法冠,左手持聖道法典,右手則緊握這雲紋編鐘。

    在今日開立政道過程,陸續有四座雲紋編鐘落下,進入文宮之中。

    方運望著編鐘,嘴角帶笑,望了許久,才滿意地輕輕一點頭,離開文宮。

    此刻,已經是第二天凌晨。

    方運推開房門,外面本來是內閣重要官員辦公的地方,但現在坐滿了景國的高官。

    「方相!」

    「相爺!」

    「方虛聖!」

    眾人急忙起身,毫不掩飾喜悅之情。

    所有官員都沒有離開。

    「方虛聖,太后懿旨,您若有時間,請儘早去一趟皇宮。」等候多時的大太監尖聲道。

    這份懿旨的語氣,完全不像是太后旨意。

    曹德安卻不滿地看了一眼那個太監,隨後熱切地看著方運。

    「方虛聖,您什麼時候舉辦政道文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