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虛聖說的是,明日就商議出一道政令,用以針對他們。」楊旭文道。

    曹德安道:「同僚們都在外面等您,等了一天了,您看要不要說幾句話?」

    方運心中諸事紛雜,有待處理,更因為積累足夠,還要衝擊文宗,但又不能冷落同僚,於是點點頭,道:「我就簡單說幾句。」

    方運說完,向外走,來到庭院。

    方運向庭院中的官員點點頭,又向左相閣外走去。

    身後的官員跟著他,一直走出左相閣。

    左相閣前是內閣大廣場,站立著密密麻麻的景國官員。

    每一個人的眼睛中,都閃耀著光芒。

    方運掃視眾人,緩緩道:「對我們來說,這不僅僅是一場戰爭,也是考驗。祝賀各位,經受住了考驗,同時,也表示遺憾,有些人被淘汰。」

    場中傳來陣陣嘆息聲,前不久,他們眼睜睜看著親人、朋友、同窗、同鄉或同僚紛紛離開。

    那種感受,刻骨銘心。

    方運繼續道:「對景國來說,對聖道來說,這僅僅是開始,我們還有相當漫長的道路要走。接下來,我們會遇到無數的戰鬥,無數的戰爭,但我希望,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考驗。」

    許多人用力點頭,同時在心中暗暗發誓,絕不被淘汰。

    「我方運為人行事,諸位都有所了解,我不敢保證你們聖道有成,也不敢保證你們加官進爵,同樣不敢保證你們可以安然度過這一生,但是,我可以保證,我方運,永遠是沖在最前面的那個人!」

    內閣的大廣場上,寂靜中涌動著火熱的力量。

    方運深吸一口氣,緩慢而堅定地說道:「我們勝利了,我們又勝利了,我們,永遠勝利!」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點燃了在場所有人的心,許多年輕的官員紛紛歡呼,跟著方運高喊。

    「我們!永遠勝利!」

    「我們!永遠勝利!」

    在眾人高呼聲中,方運向眾人致意,然後離開內閣,抵達皇宮。

    在路上,方運收到京兆尹加急傳書,打開一看,原來是詢問如何處理柳山和那些雜家讀書人,並且著重提了一句,有個叫關澈的棄暗投明,並且一直沒有離開景國,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方運想了想,讓他們把柳山等人扔出城,至於那個關澈,暫時不用理會。

    方運進了皇宮,與太后徹夜長談,最終在皇宮安歇。

    天還未大亮,京城的南門打開,一列車隊出了城門,然後差役們把一個又一個人從車上拖出來,扔到地上,揚長而去。

    有幾個清醒但身體不能動的人氣得渾身發抖,其中有翰林還有進士,在任何國家都是要被以禮相待的人物,但現在,他們只能狼狽地躺在冰涼的地上,連野狗都不如。

    之前進了衙門,官府甚至都沒有派醫家人來看他們,把他們像死屍一樣疊在一個房間里。

    清醒的幾個人想站起來,可文膽文宮都殘缺,外加雜家聖道遭受重創,連身體都受到影響,許多多日靜養才能像正常人一樣活動。

    除了他們,還有更多雜家讀書人在昏迷,其中還有三位大學士!

    清醒的幾個人無奈地轉動眼珠,看向柳山。

    柳山至今昏迷,口邊和衣服上的血跡已經乾涸,頭髮散亂,周身全是灰塵,面色蒼老,絲毫沒有大學士的氣勢。

    柳山運氣很好,乃是宗聖的執道者,受到宗聖的力量保護,文膽文宮都沒有遭遇重創,甚至沒有裂開,但是,柳山自身卻有些承受不起這種打擊,再加上無人救治,所以過了一夜還是沒能清醒。

    至於那兩位大學士,遠遠不如柳山幸運,反而因為雜家修為太深,傷勢比低文位的更重,如果不出意外,這輩子也醒不過來。

    慢慢地,陸續有受傷輕的人醒來,依舊不能走動,扭動脖子已經是極限。

    太陽升起,南城門開始出現行人,隨著時間的推移,行人越來越多。

    所有路過的人都好奇地看著他們,指指點點,低聲議論,甚至有閑人乾脆站在一邊,跟士兵詢問怎麼回事。

    於是,許多人知道了這些人的身份。

    一個因為遭受雜家鎮封而受損的人,突然走上前,對著柳山吐了一口濃痰,轉身離開。

    接著,陸續有人有學有樣,開始朝柳山或其他雜家讀書人吐口水或吐痰。

    柳山最是倒霉,因為在他辭官后,各地有關他的罪行開始瘋傳,景國百姓這才知道柳山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毒害景君,讓幾十萬大軍送死,要殺方虛聖,等等等等,簡直喪心病狂。

    柳山提前醒了過來。

    因為他夢到了下雨,想要避雨,卻找不到屋檐,一著急就醒了過來。

    在醒來的一剎那,他感受到臉上有些涼意,似乎真下起了雨。

    柳山睜開眼睛,發現眼前一片朦朧,眼前好像被漿糊糊上,整張臉都感到粘糊糊的。

    突然,柳山聽到近處的一個聲音。

    「喝……呸!奸臣狗賊!」

    這一次,柳山沒有感到冰涼,而是感到暖暖的軟軟的東西飛進自己鼻孔。

    下一剎那,柳山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放肆!」

    柳山怒喝一聲,就要催動才氣,但是,他昏迷過久,文宮受到保護,暫時封閉起來,連讀書人所有的天賜能力都不復存在。

    沒有才氣,那些痰和唾沫沒有離開身體,反而因為他突然張嘴,流進他嘴裡。

    於是,附近所有人都看到極度噁心的一幕,曾經的左相柳山,一代大學士,雜家的執道者,竟然張開口咽下污穢之物,然後一不小心被嗆著,大聲咳嗽,接著猛地用手抹掉臉上的濃痰唾沫。

    許多人強忍著反胃,匆匆離開。

    柳山吃過苦,也有過難,但是,卻從來沒遇到過這麼噁心的事。

    再加上暫時失去讀書人的能力和才氣,他的身心無比脆弱,再也忍不住,在南城門前哇哇嘔吐。

    於是,路過的讀書人毫不猶豫將此事發到論榜之上。

    與腳趾慶君齊名的濃痰大學士誕生了,以致於許多讀書人紛紛要求給柳山改一個不那麼噁心的外號,根本都說不出口,看著就噁心。

    慶君的晚膳,柳山的早餐,從此以後並稱人族最噁心的東西。

    有飯店以慶君的晚膳當菜名,但沒人敢用柳山的早餐當菜名。

    這時候,正好是官員站在皇宮外準備上朝的時候,從論榜里看到關於柳山的消息,哭笑不得,許多官員後悔吃了早餐,早知道會看到這件事,寧可餓著肚子參加早朝。

    時間一到,方運步入奉天殿,主持此次大朝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