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但是,不要說這些官員,就算是普通讀書人都清楚,一個國家的海路與水路都被割讓,會是何等災難。

    思索許久,龐珏斬釘截鐵道:「老夫哪怕死,也不同意割讓三州一江之地!」

    在場的慶國官員頓時對龐珏肅然起敬,但心中越發悲涼,如此英傑,現在卻只能來景國低頭談判。

    景國一方的官員也面帶敬意看向這位雜家大儒、景國左相。

    方運緩緩道:「那你去死吧。」

    會議室的空氣驟然凝固。

    不僅慶國官員,連許多景國官員也驚訝地看著方運。

    龐珏悲憤地看著方運,身體輕輕顫抖。

    「你們景國,欺人太甚!」龐珏憤而起身,身體一晃,旁邊的人急忙扶住他。

    曹德安卻急忙起身道:「方虛聖,龐大人,兩位先消消氣,這是兩國和談,不能意氣用事。來人,上茶,先休息一下再繼續。」

    龐珏冷哼一聲,徐徐坐下。

    聽到曹德安的話,一些官員回過味來,這應該是方運與曹德安的談判手段。

    方運做惡人,用一切手段對慶國施壓,一旦慶國官員無法承受,曹德安就急忙出來當和事佬。

    而且,方運越是咄咄逼人,龐珏等高官越是高興。

    因為雙方都知道,現在方運提出的條件肯定有談判的餘地,那麼龐珏越是受辱,越是激烈反對,回到慶國后,受到的非議越少。

    慶國人只會稱讚龐珏不畏強權,頂著堂堂虛聖的壓力,堅決反對不公平的內容,讓慶國避免損失更多的國土。

    接下來,方運與龐珏都不參與,雙方的負責外事的官員開始激烈的談判。

    割讓三州加一江周邊地區,只佔慶國三分之一的國土,但是,這三分之一國土的稅收,超過全國的一半。

    一開始,慶國堅決不放海州和沿江地區,但是他們發現,景國根本不在乎永州和陵州,在意的就是海州和沿江地區。若是真不同意,那麼景國必然會放棄和談。

    雙方又談了一個多時辰,還是談不攏。

    方運終於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毫不客氣對曹德安道:「我早就跟你說過,不降下政道鎮封,他們不會低頭!到了那時,他們會比現在老實得多。」

    曹德安苦笑道:「您少說兩句吧。」

    慶國官員雙眼通紅,方運說這種話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他們明知道這都是景國的談判策略,卻無法反擊。

    龐珏嘆息一聲,道:「我們不如先從其他條款開始談吧。」

    雙方就這一點達成妥協,暫時擱置割地的條款。

    其他條款的談判異常順利。

    比如方氏圖書館與方氏書院的建立,龐珏保證不僅允許,還願意免費提供土地。

    至於招工之事,慶國也很配合,他們希望自己建立一個招工的衙門,主動向景國提供偏遠貧窮地區的勞動力。

    至於貿易稅收的問題,雙方談了許久,最終雙方各讓一步,景國在慶國銷售的貨物,最低價不得低於慶國市價的一半,價格低於三文的低廉產品,則不受限制。

    雙方有來有往,逐漸敲定其他條款,有些條款明顯不合理,景國也做出了讓步。

    最終,雙方談完其他條款。

    茶水和瓜果再度擺上來,雙方養精蓄銳,開始吃喝。

    吃飽喝足,雙方針對割地進行最後的談判。

    慶國明知道景國需要湖州,但依舊死咬著不放,只願意割讓價值不是最高的永州,最後氣得方運拂袖而去,讓談判中止,嚇得慶國官員慌了神。

    曹德安急忙追出去,過了一刻鐘,曹德安才退回來,無奈道:「諸位不要怪方虛聖,來之前,他在太後面前誇下海口,此次必然能奪三州之地,誰知道,貴方只願意割讓永州,這讓他下不來台。我好說歹說,才讓他消了氣。他說,先冷靜一下,待時間差不多,再回來。他雖然沒明說,但如果不滿意,恐怕會徹底廢除此次談判,直接降下政道鎮封。」

    很少說話的輔相楊旭文道:「諸位慶國友人,你們想想,一旦政道鎮封降臨慶國,慶國縱然有如此多的國土,又有什麼用?」

    慶國官員陷入沉默。

    政道之強,遠勝雜家,縱然宗聖出手,也只能把事態控制在一定程度而已,整個慶國的官吏依舊會陷入大亂。

    每個人都清楚,一旦政道鎮封過久,附近的國家都可能以各種借口吞併慶國。

    許久之後,龐珏冷聲道:「若慶國只要海州一州,老夫哪怕背著千古罵名,也可以答應!」

    「龐相……」

    其餘慶國官員紅著眼看著龐珏。

    曹德安捋了捋鬍鬚,道:「僅僅如此,老夫怕是難以向方虛聖交代。但是,慶國也不可能再割讓沿江城市。不如雙方各退一步,我們只要海州,至於沿江區域,我們只選其中五城,租借一百年,如何?」

    龐珏沒有立刻回答,但慶國官員臉上浮現極淡的喜意。

    慶國完全可以接受這個結果!

    慶國的底線是兩個普通州,現在割讓一個海州加租借五座城市,聽上去遠遠比割讓兩州好聽。

    龐珏手持官印發送傳書,最終,他抬起頭,緩緩道:「慶國同意割讓海州,租讓沿江任意五城一百年!」

    此刻,天際微亮。

    雙方再次就細節進行商議完畢,方運才黑著臉進來,最終,雙方正式簽訂《海州條約》。

    條約剛一成立,景國國運如烈火躥升,而慶國國運則明顯減弱。

    送走慶國談判團,內閣當晚召開慶功宴!

    實際上,景國一開始的目標,便是海州和五座沿江城市。

    慶功宴結束后,微醺的方運才被皇宮的馬車送回皇宮,此刻趙淵已經熟睡,方運沒辦法教他,只好被太監送入平時在皇宮下榻的原皇宮內閣所在。

    方運剛準備入睡,收到青衣龍侯敖青岳的加密加急傳書。

    龍族從海崖古地得到消息,筆老出現在海崖古地!

    諸葛亮的半聖故居出現在海崖古地!

    葬聖谷寶物出現在海崖古地!

    海崖古地各大勢力在爭奪文曲星碎片!

    方運盯著傳書看了好一會兒,急忙用才氣驅散所有酒意,又反覆聯繫敖青岳,最終確認傳書沒有問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