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個鮫人看了好一會兒,急忙使用秘法追上方運,跟在方運身後。

    鮫越低聲問:「陛下,您真的放心這些叛變的水妖?」

    「無妨,等他們讓我不放心的時候,殺光便是。」

    方運輕描淡寫的回答讓前方上千水族輕輕顫慄,但是,沒有一個水妖有反抗的念頭。

    之前方運兩次釋放龍威,已經讓他們徹底認定方運是真龍化人,不敢有絲毫懷疑。

    鮫越心中越發複雜,一開始見到方運,還以為是個地位稍高的人,可現在有種錯覺,好像整個海崖古地都未必能容納這尊大人物。鮫人族本來就搖搖欲墜,這樣的大人物突然降臨,恐怕禍福難料。

    但是,鮫越毫無辦法,只能硬著頭皮走到黑,至少目前看來,這位大人物是鮫人族最後的希望。

    想到這裡,鮫越對龍族心生憤懣,鮫人族在數個月前就向萬界龍族發送求救血魚,但是,最終來到這裡的,卻是一個人族。

    前方眾水妖遊動,方運坐在徹底修好的武侯車上,猶如君王出行、真龍巡視。

    前行片刻,方運問:「鮫越,說說鮫人族的現狀吧。」

    鮫越忙道:「當時外放求救血魚的時候,鮫人族還有一戰之力,畢竟那時候人族內部同樣有爭鬥,而且我們鮫人族積累多年,底蘊深厚,並擁有兩位皇者和多位大妖王。但是在最近,海崖聯盟的力量暴增,出現一個不知名的人族,竟然能斬殺我族一位皇者,另一位皇者自制不敵,使用同歸於盡的秘術,這才讓那神秘人族受傷,減緩了海崖聯盟的攻勢。」

    「不過,我族失去皇者,再無力全面抗衡海崖聯盟,不得已之下,化整為零,分散在鮫人海各地。也正是從那時候開始,雷廷榆那奸賊開始拉攏各地水族,各地水族見大勢已去,陸續投靠海崖聯盟,導致鮫人族的力量大減,別說抗衡,甚至失去自保之力。」

    「現如今,我鮫人族只能靠先祖留下來的手段藏匿逃跑。誰知道,我鮫人族中竟然出了內奸!海崖聯盟明明掌握族長的動向卻不一網打盡,恐怕還是覬覦傳說中的我族密庫。幸好我們真不知道那密庫在什麼地方,若是知道密庫所在並暴露,我們早就魂歸海底。」

    方運問:「你們對密庫到底知道多少?」

    鮫越猶豫不決。

    方運道:「不用擔心他們,他們膽敢泄漏任何消息,盡數誅殺。」

    那章魚大妖王嚇得八爪發軟,忙道:「陛下,您別誤會,我們對您的忠心大海可鑒。我們之所以投靠海崖聯盟,是為了活命,我們根本不喜歡那些人族。現在陛下您帶領我們,掃清四海,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咱們,畢竟是同族啊,哪有觸腕往外面拐的道理?以前我們錯了,現在不能一錯再錯。」

    「你廢話真多。鮫越,說吧。」方運道。

    鮫越想了想道:「密庫的確是鮫人族傳說中的東西,但源頭是不知道多少萬年的先祖的話,只是偶爾在一些遺迹的壁畫上有一些密庫的痕迹,比如一扇大門。對了,傳說那枚九龍令,就是寶庫大門的鑰匙。除此之外,我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方運點點頭,這和自己所知差不多,龍族,的確有把九龍令當寶庫密庫的習慣,但龍族密庫眾多,九龍令也有數十枚,現如今要弄清雷廷榆手中的那枚九龍令是什麼層次。

    最強大的九龍令,據說能開啟龍帝寶庫,而傳說中龍族最強的殺伐至寶之一的百聖戰車,便藏於龍帝寶庫中。

    方運看向那章魚大妖王,道:「那個……章魚什麼的,你說說你們知道的事。」

    那章魚大妖王道:「啟稟陛下,小的叫章琅,一旁是我的弟弟,叫章琊。」

    「好好的字當了你的名字,成了蟑螂。說吧。你們都知道什麼秘密?」

    章琅輕輕舞動八條觸腕,道:「小的也見過雷廷榆,他一口咬定海崖古地有鮫人族密庫,所以,小的認為這件事八成是真的。」

    方運又問:「你說說有關筆老、半聖故居和文曲星碎片的事。」

    章琅談興大發,高興地道:「您還真問對妖了,我們章魚一族最喜歡鑽到狹小的地方,所以總能聽到一些小道消息。先說文曲星碎片,就在海疆城中。直到現在,無論是雷廷榆還是井聖世家都想獨佔,但都獨佔不了。這東西,一時半會兒解決不了,所以各勢力反而達成妥協,暫時不動,輪流派人靠近文曲星碎片修鍊。」

    「筆老和半聖故居呢?」

    「這兩個東西要放一起說。前不久,天裂了個大口子,一塊百多里的大地掉了下來,砸在大陸的沙漠中,沒幾天,就把沙漠化為毒地。海崖聯盟各大勢力都前去探索,死了大量的人後才探明,那陸地碎片源自葬聖谷,一併而來的還有葬聖谷的凶靈和聖靈,同時有一座半聖故居,筆老和半聖故居在一起。」

    「這樣啊。那現在沙漠中的情形怎麼樣?」

    章琅道:「現在,海崖聯盟的大部分力量都集中在毒沙漠外,只派了部分力量命令我們水族來給鮫人一族施壓。說來鮫人族也應該感謝毒沙漠的劇變,若不是人手都派往毒沙漠,海崖聯盟不會有耐心等待,而是把鮫人一網打盡,慢慢審問。」

    方運又問:「聽說,海崖古地的傳訊不如聖元大陸方便?」

    章琅道:「我們不知道聖元大陸什麼樣,但知道人族只能在聖廟三百里內傳訊,遠離城市,各種手段都無法使用。所以人族一旦到了海上,就會找我們水族當幫手,利用傳訊海豚傳訊。」

    方運點點頭,這和已知的情況一樣,海崖古地終究不是聖元大陸,聖廟力量極其有限。

    隨後,方運又詢問有關海崖古地的種種事情,更加了解這裡。

    海崖古地的讀書人和聖元大陸的人相反,求利不求名,求實不求虛,這一點聖院深惡痛絕,甚至差點將海崖古地人判為逆種。

    方運卻不像聖院那般迂腐,雖然認為海崖人族在一些方面過於強調私慾,但合情合理合法追求私利是天經地義,應該提倡。只不過,海崖人族目前過於極端,放棄了合情合理甚至合法來追求私利。

    海崖人族,為了追求私利已經無所不用其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