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真龍古劍八紋所形成的力量本來很強,在方運吸收鎮罪主殿之後,這兩把根據鎮罪殿半聖寶物而變化的古劍,力量再強一籌,絕對能擋住一位文宗。

    眾人看著兩把奇形神兵散發著濃厚的血腥氣息以及淡淡的聖威,越發心驚,無法理解一個四境大儒怎麼能有如此恐怖的唇槍舌劍。

    對這些敵人來說,這已經足夠了,但在方運眼裡,還是差一些。

    方運伸手一拋,一座漆黑的百丈高山從吞海貝中飛出。

    萬凶山。

    這是一件得自葬聖谷的異寶,山中有無數凸起的石頭,每一塊凸起,都可以存放一件寶物。

    此物本來是要練成半聖寶物,但最後功虧一簣,實際威力只有皇者異寶層次。但是,由於這件寶物的根基太厚,隨著方運不斷送入異寶和枯朽之力滋養,這件寶物已經恢復巔峰力量,而且在不斷增強。

    一件普通的皇者異寶都能抗衡沒有聖氣的文宗,更何況這種最頂級的皇者異寶。

    這萬凶山懸浮在高空,山上四千八百餘件寶物正在發出錚錚器鳴,彷彿在求戰。

    這些寶物,大都來自葬聖谷,出處很雜,有的是方運自己所得,有的是臨出谷的時候其他大儒贈送,有的是雙首龍聖贈送,有的是在龍翻身之處所得。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方運用不到的文寶,妖蠻的寶物以及龍族的寶物,只要這些寶物進入萬凶山,都會煥發出新的力量,成為接近異寶的寶物,可以源源不斷使用。

    「差不多了!」

    方運喚出力量雖多,但實際不足五息的時間。

    最後,方運繼續不緊不慢翻閱自己面前的聖道法典,目光停留在一頁之上,上面正畫著刑具鎮獄籠。

    「畫地為牢!」

    方運伸手將自己的右手放在法典之上。

    就見法典外放出無數黑色的文字,文字練成線,線織成黑色的蛛網,迅速蔓延到鎮獄籠之上。

    鎮獄籠發出一聲金屬交鳴聲,突然高飛上天,迅速膨脹,最後如同一座巨大的囚籠落下,籠罩開立天下的五個文宗,包括他們的五嶽天下。

    「雕蟲小技,只手可破!」

    井成梁哂笑一聲,一抬手,口中的唇槍舌劍飛出,攜帶璀璨的光芒,宛如流星逆升,擊在鎮獄籠的頂端。

    一聲清脆的交擊聲響過之後,鎮獄籠一動不動。

    井成梁露出極為尷尬的神色,沒想到自己的文宗古劍全力一擊,竟然無法撼動區區法家之力。

    「他的法典,已經飛到上面。」井成昔提醒道。

    井成梁這才發現,方運面前的法典已經落在鎮獄籠之上,幾乎將法典大部分的力量用以困住五人。

    「一個四境大儒,想要對五個文宗想趕盡殺絕?簡直可笑!」井成梁依舊毫無懼色。

    歷史上,從來沒有四境大儒以一對五位卓越的文宗。

    哪怕是最強大的妖皇,在四境的時候,不藉助強大的寶物,絕對無法戰勝開立天下后的五位文宗。

    尤其是五嶽天下,防守無敵。

    「四十息!」

    方運喚出的力量突然宛如大軍一般,分別沖向五個文宗。

    金龍鍘刀、萬骨刺錘、屠魔針匣和鳳火鎖鏈,攻向一個文宗。

    黃金真龍與毒攻之蛇,聯手攻向一個文宗。

    萬凶山搭載眾多異寶,呼嘯著飛向第三個文宗。

    鎮罪古劍與鑒冤古劍,聯手殺向井成梁。

    方運自己向前邁步,將家國天下收縮包圍自己,形成最強的護盾,同時,一件件文玉浮現在身後。

    方運踏入五嶽天下之中,殺向掌控五嶽天下樞紐的泰山,殺向上面的井成昔。

    五位文宗聯手而成五嶽天下,足以抗衡普通妖皇,但是,如此恐怖的力量,全被方運的家國天下所阻擋,讓方運順利抵達東嶽泰山之前。

    井成昔看到方運迫近,第一個念頭就是請其他文宗助拳,但看了一圈,發現其他文宗已經徹底被方運纏住。

    其他三個文宗還好,攻擊他們的力量並非是方運完全操控,只是用天常分神法控制,還能抗衡。

    那辱罵方運的井成梁最慘,兩把真龍古劍都是方運以神念親自控制,輔以天常分神法。

    最可怕的是,方運完全不把這兩把真龍古劍當唇槍舌劍用,完全是當兩件大棒子,直直跟井成梁硬懟!

    井成梁一開始沒反應過來,以為這兩把劍和正常讀書人的唇槍舌劍一樣,都不會硬碰硬,但是,這兩把劍就是硬碰硬!

    僅僅一息之後,井成梁的唇槍舌劍就出現缺口,他不得不暫時收迴文膽溫養,但兩把真龍古劍不依不饒,井成梁只好利用各種戰詩、文寶以及其他手段應付,在五個人中最為狼狽。

    井成昔見孤立無援,便集中精神對付方運。

    但是,他看著方運身後上方的一塊塊玉制的東西,有些懵。

    「方虛聖,此物,便是你之前說過的人族新興力量,文玉?」

    「正是。」

    方運說完,文玉發起攻擊。

    形成文玉的條件不算特別苛刻,只要掌握戰詩的精髓,並能不斷使用,便能形成文玉,越是自己的戰詩詞,化為文玉的可能性越高。

    方運身後,有六件文玉。

    《風雨夢戰》形成的冰河馬,在半空製造寒冰地面,並驅使寒鐵騎士向井成昔衝鋒。

    《石中箭》形成的獵石弓,每隔一息便射一支強大的利箭,無休無止。

    《寶劍吟》形成的青鋒劍,不斷發出光芒落在兩把真龍古劍上,不斷增強兩劍,也在不斷修復兩劍。

    《詠秦民》形成的古秦磚,連續形成寒冰城牆,為方運擋住四面八方的攻擊。

    《涼州詞》形成的孤城笛,化為玉門關的虛影,保衛方運,一旦玉門關虛影被破,兩息之後會重新形成。

    《斬樓蘭》形成的斬雪劍,每隔三息,這枚文玉便會外放出一把斬雪劍,不用方運操控,如同飛劍一般,利用各種手段攻擊井成昔。

    實際上,這些文玉形成的戰詩文位較低,哪怕是斬雪劍也只是大學士戰詩,似乎不如隨便一首大儒戰詩。但是,這些文玉戰詩同樣能獲得文心的加持,每一次出擊,都會獲得學海文台的支持。

    除此之外,這些文玉戰詩,也能融入細微的枯朽之力!

    這種數量眾多的飽和戰詩攻擊,遠遠比很慢的大儒戰詩更防不勝防。

    井成昔一開始忽視這些較弱的文玉戰詩,但很快吃到苦頭,竟然被枯朽之力侵入身體,不得不耗費一件寶物才將其徹底驅逐。

    罪龜後背上被囚禁的十九個人比之前更絕望。

    因為,眼前的情況,好像是方運一個人在圍攻五個文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