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人望著死去的井成梁,臉上沒有多少痛苦與悲憤,更多的是詫異和迷茫。

    這個結果,太快也太難以接受,還來不及悲傷。

    一位文宗,就這麼不斷跌落文位,然後死了?

    他們無法相信眼前的結局。

    難道,這才是真正的虛聖之威嗎?

    沒有長時間鏖戰,沒有驚天動地的聲勢,沒有多麼可怕的異象,僅僅過了百息,堂堂文宗稍有不慎便落得如此下場,淪為乾屍。

    眾人慢慢看向方運,這是特例,還是聖元大陸的讀書人都已經強到這種程度?

    至今為止,方運沒有顯露出絲毫的吃力。

    無論是井成昔還是另外三個沒有被方運特別針對的文宗,在之前都因為在短時間大量消耗才氣而流過汗。

    方運沒有。

    方運至今也沒有任何流過一滴汗,明明經歷了一場戰鬥,他卻依舊如剛剛沐浴的人一樣乾淨,不僅是身體衣衫,還有精神。

    換言之,方運至今還沒有使用十成的力量,依舊隱藏了力量。

    一個四境大儒,竟然掌握近乎完整的聖道偉力,雖然總量很小,但詭異且強大,這場戰鬥還如何繼續?

    「賢弟……」井成昔伸出手,從仙鶴的後背托起井成梁的屍體。

    不足四尺,宛若嬰孩。

    突然,井成梁的身體瓷裂,紛紛粉碎,最後如同沙塵一般細細灑落。

    死無全屍。

    「方運,你太狠毒了!」井成昔看著方運,眼中迸發出仇恨的目光。

    方運神色不變,道:「我有個問題,和廢文宮、碎文膽、斷才氣相比,誰更狠毒?」

    「那只是老夫的氣話!」井成昔含憤道。

    「這就是你我的區別,你只能說氣話,而我能讓氣話成真。」

    方運說完,揮動大儒文寶筆,霜寒劍光橫擊,瞬間抵達井成昔面前,粉碎他的寶物。

    「你……我已經投降,你為何還要動手!」井成昔又驚又怒,急忙出手防禦。

    其餘三個文宗也是驚怒交加,急忙使用戰詩詞防護。

    方運冷漠地回答道:「你們動手,未經我的允許;你們投降,我豈會同意!」

    四個文宗理虧,無言以對。

    「四海天下!」井成昔大喝一聲,周身家國天下化為大片海洋,其餘三人隨之相應,形成四片連成一起的大海,波濤洶湧,瞬間淹沒方運。

    井成昔隨後舌綻春雷道:「方運此子異常歹毒,竟然要把我們趕盡殺絕,諸位不必留手,一定要盡全力取他性命!哪怕是死,也要重創他!海崖古地讀書人,不能任由聖元大陸兇徒欺辱!」

    「殺了他!」罪龜囚車上的眾多人跟著大聲叫喊。

    但是,井立仁卻面帶悲色望著眼前的戰鬥,沒用絲毫的憤怒,因為,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與這個突降世間的方運為敵。

    四人想要反攻,但是,他們等待的卻是方運暴風驟雨般的碾壓打擊。

    五刑、真龍毒攻與萬凶山,壓制三位文宗。

    兩把真龍古劍,攻向井成昔,讓他疲於應對,根本無從反擊。

    方運站在四海的中心,昂然而立,一動不動,卻能力壓四文宗。

    「我不明白,你們為什麼偏偏借用四海之力!」方運的語氣中,竟然透露出一絲無奈。

    開立天下是家國天下的聯合形態,眾人合力,遠強於單一家國天下。

    但是,人族的開立天下源自聖元大陸,源自天象偉力,源自人族先賢,與天地元氣與才氣結合,從而形成強大的力量。

    這四海天下,便是人族感悟四海,溝通四海,借其力量。

    方運緩緩抬起手,手中浮現二龍印璽。

    四個文宗微微皺眉的,在從那印璽中感受到強大的力量,但都不清楚這是什麼。

    「封侯非我意,但願海波平!重定四海!」

    天地輕震,四海凝固。

    四位大儒,宛如被急速凍住的魚一樣,呆在原地,一動不動。

    四海天下,脫離他們四人的掌控!

    「在文星龍爵、大監察院特使面前從四海借力,誰給你們的勇氣!」

    方運說完,右手輕輕向下一拍。

    「四海,洗罪!」

    轟!轟!轟!轟!

    遼闊的四處大海分別以每個文宗為中心,驟然收縮,轟然爆炸。

    四道粗大的水柱衝天而起,白水如山,高逾千丈,數息不散。

    最終,海水散落,露出四個文宗。

    除了井成昔在關鍵時刻使用重寶護住自身,幾乎不受傷害,其餘三個文宗的寶物根本無法擋住這近乎家國天下爆發的力量,全都陷入重創。

    一個文宗斷了兩條手臂,胸口出現一個大洞,透過洞口可以看到他身後的藍天。

    另一個文宗雙腳雙臂盡斷,腦殼開裂,露出輕輕蠕動的大腦。

    第三個文宗最慘,齊腰而段,周身全是大傷口,完全是憑藉頑強的意志和才氣封閉傷口才能活下來。

    三個文宗面色慘白,汗流如注,都死死咬著牙。

    他們只能憑藉平步青雲懸浮在半空,已經徹底失去戰鬥能力。

    罪龜囚車中大聲呼喊的人全部閉上嘴,面無人色,完全沒想到方運竟然如此強。

    「三位不要怕,既然請三位來,我井家絕不會虧待三位!」井成昔說完,分別向三人個拋出一個生身果。

    三人面露喜色,急忙接下。

    但是,一直在冷靜觀察戰鬥的井立仁卻是心頭一緊,因為,方運明明可以阻攔,卻任由三個文宗吃下生身果。

    一道道淡淡的霧氣從三個文宗的體表冒出,傷口處格外濃烈。

    井成昔暗暗鬆了口氣,只要三人不死,四人聯手就有希望。但是,他突然愣住。

    三個文宗傷口處霧氣翻滾,但傷口卻沒有癒合,如果非說生身果起到了作用,那便是止血功能很強大。

    四個文宗面面相覷,無法理解為什麼強大的生身果無法治癒傷口。

    四個人,只能眼睜睜看著生身果形成的霧氣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變淡,最終徹底失效。

    「是聖道偉力!生身果無法治癒聖道偉力形成的傷口!方運好惡毒!」井成昔憤怒至極。

    三個深受重創的文宗面露絕望之色。

    在來這裡的路上,他們根本就沒想過要死,甚至也沒想過自己會受傷,本以為就算失敗,也只是賠禮道歉而已,可是現在,自己的性命已經被方運掌握。

    方運右手托起一枚深紫色的果實,與生身果相似,但更大,顏色也更深。

    「這是我在葬聖谷得到的聖體果,我手裡還有很多,若是你們服下,不僅傷口痊癒,身體也會變得比妖王還強悍。」

    方運說完,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收回聖體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