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主持人抬頭看了一眼看似空空如也的天空,急忙拿出官印。

    許多工匠觀眾抬頭望天,因為大家都知道,現在有三位考官借著工院力量隱藏於半空之中,眾人都看不到。

    數息后,那主持人笑著舌綻春雷道:「沒有錯,三位考官都認可那位童生工匠的紡車,認為他的紡車在各方面都有……」

    主持人話未說完,在工院的中心,突然傳來一聲巨大的鐘響。

    當……

    那鐘聲浩浩蕩蕩,向四面八方傳播,最後傳遍整座蜀城。

    主持人笑容僵在臉上,愣在原地,沒想到這次神匠會竟然能引發工院大鐘響動,已經三年沒有出現過了。

    所有人望向身邊機關鍾長鳴的童生工匠,眼中充滿羨慕。

    方運望著那人,正是海崖聯盟的大儒,而且是輔修工家技術的三境大儒。

    那主持人意識到自己失態,忙道:「祝賀這位童生在神匠會上獲得突破,待神匠會結束,便會獲得才氣灌頂,直升為秀才工匠。接下來……」

    當……

    聲傳全場。

    主持人的話被打斷,難以置信地看著平台之上的童生工匠們。

    實際上,每個參賽童生只要開始使用機關,都能引發機關鐘的聲音,但是,聲音有高有低,大多數童生腳下的機關鐘的聲音,只能讓自己聽到,根本無法傳到遠處。

    所以,所有人都習慣了聽不到鐘聲的,就算聽到,也應該是即將結束比試后考官進行判定。

    在比試僅僅過了幾十息便連續有鐘聲傳遍全場,工界歷史上極少發生。

    就在主持人整理好語言要開始繼續說話的時候,鐘聲連響。

    噹噹當……

    噹噹當……

    ……

    連綿不斷的機關鐘聲響起。

    完全像是一座神鍾落在地上然後不斷滾動併發出聲音。

    但是,這僅僅是開始。

    因為,工院的大鐘竟然開始連續響動,每一次響動,都會傳遍整座蜀城,都會意味著一個童生工匠直接晉陞為秀才。

    在工界的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如此密集的鐘聲。

    許多觀眾露出狂喜之色,無論怎麼回事,這對工界來說,都是一件大好事。

    在工院大鐘連續響動的時候,原本在其餘各會場的工匠們竟然陸續來到童生會場,想要看看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大儒會場一共也只有十餘大儒參與,結果考官與參賽的大儒一商量,竟然暫時中止比試,一起來到童生會場。

    那一個個紫袍大儒的出現,引發劇烈的騷動,許多觀眾激動的面頰通紅,沒想到能見到如此多的大儒工匠。

    而且,許多高文位的工匠也露出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歷史上的確有人做過這種事,少數人串聯,學習一種改良的機關,然後在文會上展現出來,但受限於文位、水平太低等種種原因,真正能引發工院大鐘的只有幾個人而已。

    現在,像這麼多人同時引發工院大鐘,實乃罕見。

    不過,若是他們知道那些人都是大儒,便不會有絲毫的奇怪。

    方運始終站在原地,沒有流露出任何情緒,沒有憤怒,沒有驚訝,沒有傷心,也沒有鄙視。

    待工院大鐘連續響完,會場恢復了平靜

    眾人還以為事情已經平息,突然,井瀾腳下的機關鐘響起,他的機關鐘的聲音,比方才任何一個機關鐘的聲音都更加響亮。

    「難道……」所有人都意識到一個可能,難以置信地看著井瀾。

    隨後,工院大鐘響起,同樣比之前的鐘聲響亮。

    所有人臉上充滿期待。

    一聲遠遠比工院大鐘聲音更加宏大、更加高遠和更加響亮的眾聖響起,那聲音,彷彿來自天外,彷彿來自雲端,彷彿來自至高的蒼天之上。

    神匠殿主鐘響了一聲!

    井瀾可連續晉陞文位!

    童生會場之上,原本聚集著五萬餘人,此刻,竟然有過半的人在歡呼。

    與此同時,蜀城各處的人放下手中的事,急匆匆地趕往工院。

    每一次神匠殿主鐘敲響,都會誕生一位天才工匠。

    但是,神匠殿主鍾又響了一聲。

    井瀾,將連升三個文位!

    在所有人還沒等回過神,神殿主鍾,響了第四聲!

    其他會場所有比試暫停!所有考官和參賽的讀書人都進入童生會場。

    一個眾人似乎完全覺察不到的紫袍大儒,步入童生會場,用銳利的目光盯著井瀾。

    過了數息,神匠殿主鐘沒有再響。

    工院大鐘一聲,神殿主鍾三聲,這意味著,井瀾打破之前趙九章的記錄,文位將會連勝四層,待神匠會結束后,將由童生工匠直入翰林工匠!

    井瀾神色平靜,沒有絲毫的驕縱之色,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是四境大儒,也知道,自己的許多技術來源於聖元大陸,並非自己獨創。不過,工界也不在乎是不是他創造,只要能製造出高水平的機關,工界就認可。

    井瀾沉默,但其餘海崖聯盟大儒卻不一樣。

    多個人望向方運,其中一個大儒道:「方運,我們知道你懂工家技術,只不過,你工家水平並不高,我們現在就想看看,你能拿出什麼樣的機關勝過井瀾。」

    「你,終究是太過年輕。」

    「在我們海崖聯盟的力量下,你技止於此。」

    「可惜,你已經沒了退路,這裡,將是你的葬身之地!」

    方運卻道:「捂好耳朵。」

    說完,方運面前顯現出一架從未在聖元大陸、海崖古地和工界出現過的紡車。

    這紡車遠遠比普通的紡車高大,無論是布局、設計還是規模,都更加大氣,和井瀾的腳踏紡車相比,這輛新紡車簡直像是一座小型的工坊。

    影響了華夏古國世界工業革命的著名紡紗機,相當於提前一千年降世!

    珍妮紡紗機!

    方運不經過調試,直接使用珍妮紡紗機開始紡紗。

    之前的腳踏紡紗機,其效果會比普通紡紗機多幾成,最多不會超過六七成。

    但是,這輛珍妮紡紗機上,有整整四十個紗錠!

    而普通紡紗機上,只有一個紗錠。

    最初的珍妮紡紗機,只有八個紗錠,只能提高到八倍紡紗效率,但是,方運覺得用來對付海崖大儒們還不夠。

    所以,這台紡紗機一經問世,就將人族的紡紗效率提高了近四十倍!

    方運身邊的機關鐘沒有響。

    因為考官們都愣在那裡,盯著珍妮紡紗機發獃。

    這台紡紗機的效率,太兇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