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千章露出詫異之色,抬頭望天,卻什麼也沒看到。

    趙千章見方運不說話,也不好多問,道:「這是工界前所未有的大捷,待清理完妖蠻殘餘,還請方虛聖率領我等前往神匠殿,舉行祭聖大禮,用億萬妖蠻之死,來祭拜諸葛先聖。」

    「當然。」

    方運說完,突然想起什麼,道:「海崖大儒們現在如何?」

    趙千章的雙目閃著冷意,道:「川城的海崖大儒盡數戰死,至於其他各地的海崖大儒,都在為下一個月的神匠會做準備。既然妖蠻已除,老夫畢生心愿已了,願替您解決所有隱患。」

    方運沒有問趙千章用什麼手段讓川城的那幾人送死,而是道:「不用了。阻止他們參與祭聖大禮即可。祭聖大禮之後,不用再對他們進行任何限制。畢竟,他們也是工界的一份子,會一直為工界出力。」

    趙千章不太明白方運的意思,但堅定地答應道:「當如您所願。」

    方運伸手一探,將狼神皇挺立的遺骨收入天地貝中。

    趙千章低聲道:「方虛聖,有一件事,老朽不知當講不當講。」

    「但說無妨。」

    「其他海崖大儒庸庸碌碌,不足掛齒,那井瀾的工家修為之深,竟不在老朽之下。當日老朽仔細觀察,他在一些方面,甚至猶有過之。他的工家技術,似乎並非脫胎於諸葛先聖所傳聖道。」趙千章道。

    方運點頭道:「聖元大陸與海崖古地每隔一些年便進行交流,井瀾也多次到過聖元大陸,他師從多位工家名宿,甚至入工家半聖世家學習,在一些方面超過你不足為奇。」

    「他在前些天就利用技術拉攏了一些工匠,若任由他繼續下去,怕是會聚集不小的勢力。」趙千章的語氣略顯擔憂。

    「這點我自有分寸,只要他遵守工界的規矩,坐大又何妨?」方運笑道。

    「看來您有其他手段,老朽多慮了。」趙千章放下心。

    三日之後。

    天還未亮,蜀城就宛若空城,因為絕大多數城民都已經抵達城北的蜀山之下。

    蜀山腳下,不只有蜀城居民,還有來自其餘九城的人族。

    其餘九城的人從前幾日開始,就利用各種機關或車馬日夜兼程,便是為了今日。

    此刻的蜀山腳下,人數已經達到千萬之多。

    在蜀山的山腰上,有一座並不是特別恢宏壯觀的宮殿,但是,這座宮殿遠遠比任何建築更加精美,甚至有一種完全融入山川天地的感覺,無比和諧。

    神匠殿,是工界歷代大儒的技術結晶。

    神匠殿前的大廣場上,站滿了來自各地的讀書人工匠,靜靜等待祭聖大禮。

    時辰一到,鼓動震天,編鐘陣陣,樂聲裊裊。

    之後,便是各處大儒陸續開始按照改良的周禮祭祀。

    在泰壇上焚燒牛犢,用以祭天。

    在泰折挖坑埋葬牛犢,用以祭地。

    之後,分別祭祀四時、日月星水、四方以及所有山川。

    祭祀完天地一切之後,方運便身穿禮袍,先祭祀孔聖,再祭祀六位亞聖。

    最後,方運率領所有大儒與大學士,來到諸葛聖廟前,焚香而拜,宣讀祭文,憑藉屠滅妖蠻的大功勞,進行祭祀。

    待祭文宣讀完畢,方運雙手持祭文,在香燭之上點燃,然後輕輕一鬆手,就見祭文被徹底燃燒,最後化為一點光芒,飛入諸葛聖廟之中。

    眾人本以為一切結束,但是,神匠殿的主鍾突然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

    這聲音通天徹地,聲傳環宇,遍布整座工界。

    這聲音,遠遠超過之前神匠會的聲音。

    眾多讀書人工匠一愣,又驚又喜,因為傳聞諸葛先聖真正聖隕后,神匠殿的主鍾便發出過如此宏大的鐘聲。

    在鐘聲消散后,就見一支尺許長的破舊毛筆在淡淡白光的包裹下,從殿中飛出,落在方運身前。

    眾人只是好奇地觀察這支從未見過的毛筆,方運卻愣住。

    方運見過這支毛筆。

    在聖墟的時候,筆老腳下踏著的就是這支毛筆。

    但是,此刻筆老的氣息全無。

    方運本以為,筆老會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不是單獨的一支毛筆。

    在半聖故居外海崖大儒們圍攻方運的時候,方運就是因為聽到筆老的聲音說半聖故居即將開啟,自己才衝進半聖故居。

    方運回憶之前筆老的聲音,無比蒼老,甚至還有些斷斷續續,顯然已到大限。

    現在,這支殘破的毛筆飛到方運面前,便是筆老為自己找的歸宿。

    但是,筆身殘破,無力回天。

    方運心中正為筆老哀慟,硯龜突然自行從天地貝中飛出,浮在半空,盯著筆老,露出貪婪之色。

    墨女和之前一樣,身體大都浸泡在墨汁中,只有上唇以上的位置露出水面。

    咕嚕嚕……

    墨女在墨水裡吐著泡泡,方運疑惑地看向墨女。

    墨女繼續咕嚕嚕吐著泡泡,但是方運卻能聽到那些水泡的聲音和神念傳音相仿,傳達墨女的話。

    「四寶……齊聚……以文饗之……筆老……重生……四寶……齊聚……以文饗之……筆老……重生……」

    墨女生怕方運聽不清,不斷重複著同一句話。

    方運恍然大悟,沖著墨女微微一笑,點頭致謝。

    那硯龜卻突然眼冒精光,衝上去一口咬住毛筆,就要逃跑。

    但它哪能逃出方運的掌心,方運閃電般伸出手,一把掐住它的脖子,生生把毛筆從它口中奪回來。

    硯龜四腿亂蹬,可奈何不了方運,只能歪著脖子怒視方運,繼續四腿亂蹬,像是撲騰水的老王八。

    方運神念一動,一張淡金色的聖頁從天地貝中飛出,懸浮在自己面前。

    方運右手握著毛筆蘸飽墨汁,墨女順勢而上,腰下墨汁如同水蛇一般,纏住方運的右手,最後停在方運的手腕,頗有些羞澀,不敢看方運。

    硯龜也伸直了脖子想看方運寫什麼,哪知方運左手一垂,拎著硯龜的脖子放在身側,就像拎著個袋子一樣隨意。

    硯龜無比憤怒,瘋狂蹬腿亂撲騰。

    附近的讀書人工匠看得目瞪口呆,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都用憐憫的目光看著小王八似的硯龜。

    方運不管硯龜,凝神持筆,數息后,朗聲道:「晚輩方運,幸入此地,喜得筆老,無以為報,當賦詩一首,以贈諸葛先聖,傳其大名,昭彰德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