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修復工作非常順利,僅僅三天,月球堡壘的破滅龍槍便被完全修復,可以使用。

    不過,也僅僅能使用一次,畢竟月球堡壘存世太久,已經老化,使用一次之後,便會徹底崩潰。

    方運心滿意足,在裡面留下一些有一定自主能力的機關,並以天常分神法留下一具分身策應,然後飛到月球堡壘外,徹底封住整座堡壘,防止外人進入。

    方運乘坐武侯車懸浮在月球堡壘的上空,望向環繞著整座龍城星辰的赤道圓環,巨大的赤道圓環反射著太陽的光芒,許多地方清晰可見,也有許多似乎可以修復的月球堡壘,似乎也可能有寶物。

    方運權衡片刻,離開赤道圓環,乘坐武侯車,置身於沙之舟里,如同天空中的隕石,沖入龍城。

    在降落的過程中,方運緊閉雙目,周身聖力與聖威蕩漾。

    聖元大陸,聖院,聖庭。

    聖院有四尊半聖掌管四聖閣,主持聖院,還有聖庭,乃是各聖的辦公之所,但各聖基本不會在此,只會派自家兒孫進駐聖庭。

    一個相貌平平的青年人進入聖庭,來到半聖王驚龍所在的青藤院門口。

    「在下要拜見驚龍先生。」青年人對門口的守衛道。

    「請問您是……」守衛遲疑地看著青年人。

    「先生一見我便知。」

    守衛遲疑數息,轉身離去,接著,一位王家的大學士快步走出來,疑惑地看著青年人。

    「你便對驚龍先生說我是龍城來人,托他帶一些東西給我。」青年人說完,對準王家大學士眉心一點,一點光芒飛入王家大學士文宮。

    那大學士面露驚駭之色,向青年人深深作揖,便快步回到青藤院中。

    與此同時,一個相同的青年人,出現在龍宮門外。

    妖祖門庭。

    烈聖宮大殿。

    「啟稟烈聖陛下,不知您叫在下來有何吩咐。」曾經在葬聖谷中與方運並肩作戰的星妖蠻猿灣躬身行禮,此刻,它已經是皇者。

    大殿之上,一個巍峨的陰影注視著猿灣。

    「聖道八面劍送與方運,已了本聖當年的承諾。本聖還有一物,卻不知送還是不送。」列聖的聲音重重疊疊,彷彿山谷迴音。

    「回稟陛下,那方運非是常人,日後成就不可限量,但在下更看重的,是他的誠。當日在葬聖谷,他竟毫不猶豫將半聖寶物借予在下,其心之正,其念之誠,萬界罕有。在下猜到是何物,此物我族留之無用,若贈送人族聖院,卻不如送給方運,以全您與他的情誼。」

    「那物若與聖院交易,所獲不菲。」

    「聖院所能給予您的,您不急缺,但方運能給您的,聖院給不了。更何況,我等本是星妖蠻,人族眾聖與我族關係淡漠,而我等與龍族古妖交好,偏偏方運也與兩族關係密切。此人一旦封聖,您所獲之利十倍於前者。」

    「容本聖再想想。」

    海崖古地,毒沙漠。

    雷空鶴面色陰沉,在毒沙漠中快速飛行,一旦見到皇者之下的毒靈,盡數斬殺,以泄心頭之恨。即便遇到皇者或大批毒靈,也不躲不避,竟未有毒靈敢主動出手。

    雷空鶴望著茫茫毒霧,心中恨意更加濃烈。

    「方運,你壞我雷家,不過是尋常爭鬥,老夫雖不喜,但也不做那卑劣之事。在葬聖谷,你毀我雷家萬年大計,有心無心,老夫難判,亦不會為難你。在海崖古地,你悍然而入,奪文曲星碎片與半聖故居,讓老夫平白為你做嫁衣裳,老夫也可以忍。但是,你明知老夫在此,卻殺老夫兄長,奪其寶物,是可忍孰不可忍!」

    雷空鶴心裡想著,抬頭望向高空。

    「你若留廷榆性命,我便只抓你回雷家祠堂跪地一天謝罪,你若殺了他,那便怪不得老夫為人族洗濯乾坤、掃空污濁!」

    雷空鶴正想著,突然,大地震動。

    原本濃密的毒霧竟然開始向一個方向瘋狂涌去,周圍的毒霧越來越淡。

    雷空鶴心中驚駭,急忙向高空飛去,見到不遠處那龍威怪山竟然在緩緩下陷,整片毒沙漠以怪山為中心變成的漩渦大霧,大量毒霧旋轉著向怪山涌去。

    「這怪山果然最為奇特。」

    雷空鶴驚駭地發現,不止毒霧,連整片大地和葬聖谷的陸地碎塊都旋轉著湧向怪山,隨著怪山一起快速下陷。

    突然,怪山所在傳來巨大的吸力,雷空鶴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投向怪山所在。

    「不……」雷空鶴驚叫著被那怪山吞沒。

    龍城高空。

    遠遠看去,一顆流星從天空急速降落。

    若是近一些觀看,便會發現那並不是流星,而是一艘三丈長的小舟,那舟船完全由細細的沙礫組成,怪異的每一粒沙粒的都彷彿是一個生靈的頭顱,有人,有妖,有蠻,有龍……包羅萬界生靈。

    沙之舟上,方運端坐武侯車。

    突然,高速墜落的沙之舟變得遲緩起來,彷彿是天空的飛鳥落入水中,被水所阻擋。

    方運雙手緊緊握住武侯車的扶手,感覺自己在穿過無形又稠密的奇異之地,足足穿行了百丈遠,那種感覺才消失,如同從海底游出水面,阻力全無。

    下一剎那,眼前的龍城變化。

    之前在高空看去,龍城是一片死寂,沒有任何生靈。

    但現在,巨大的喊殺聲、吼叫聲、慘叫聲此起彼伏,震得方運兩耳嗡嗡作疼。

    天空有真龍飛舞,地面有古妖廝殺,神光漫天,血氣沖霄,屍橫遍野,殘肢亂飛,血流成河。

    陸地是血色的,海洋也是血色的。

    一眼望去,天地皆為戰場,高空、城牆、地面和水中每一處地方都有各族在戰鬥。

    億萬生靈,無盡殺場。

    這裡,比方運經歷過的任何戰場都慘烈。

    一頭百里之長的白龍聖發出凄慘的哀嚎,潑灑著漫天血雨,從高空重重墜下,落地後身體便炸開,四分五裂。恐怖的龍力自屍體向八方噴涌,方圓數十里內的各族瞬間被聖力消融,在戰場上辟出一片空地。

    一頭千丈高的古妖巨獸宛如山峰,撕開前方的城牆,沖了進去,但數息之後,便被剁成碎塊,血染城牆。

    方運落在地面,方圓千丈內沒有強大的生靈,最強也不過是妖王,它們紛紛撤退。

    與此同時,一頭龍皇和一頭古妖皇自天而降,重重落地,掀起大片灰塵。

    「你是龍族?」

    「還是古妖?」

    兩人望著方運,先後發問。

    與此同時,天空震蕩,太陽驟亮,方運的正上空,龍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凝聚,形成巨大的龍氣漩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