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薄勃然變色,之前敖霧峰根本沒在一號庫前提起古妖,現在突然提起,定然是早有預謀,之前不過是在麻痹自己和方運。

    方運笑了笑,掃視在場的所有水族,道:「繼續。」

    敖霧峰一轉身,望向敖震,道:「陛下,您也知道,我們都是外界來者。這方運,深受龍族大恩卻不知回報,在外界勾結古妖。他在聖元大陸做過一件人盡皆知的事,那就是趁蛟聖不在,帶領古妖負岳偷襲蛟聖宮,鳩佔鵲巢,屠殺數不清的水族與龍族!此人詭計多端,處心積慮,此次到了龍城竟然不思報效龍族,閉門不出,極可能是在勾結古妖。」

    「哦?可有此事?」敖震居高臨下俯視方運,雙眼變得清澈,格外認真。

    方運道:「我糾正敖霧峰一個錯誤,我不是偷襲,是堂堂正正攻入蛟聖宮。」

    敖霧峰卻露出陰森的笑容,道:「你說的沒錯,我還要補充一下。蛟聖陛下已經恢復力量,他說,你勾結古妖,使用祖帝屠庭留下的大屠戮斧的力量,差點斬殺他!我這裡有他老人家的分身,只要使用聖力激活,便可以請他對峙。」

    敖薄全身冰涼,沒想到,西海龍族如此歹毒,竟然設下連環計,一步一步誘方運進入陷阱,所謂的不修理機關是假,給方運扣一個背叛龍族勾結古妖的罪名是真。

    在龍城,一旦這種罪名落實,必然會被當場誅殺。

    方運卻道:「敖震陛下明鑒,我與蛟聖敖宙有私仇,當時我在一處古地,發現了古妖祖帝屠庭的力量,將其激活,這才差點斬殺敖宙。這和是否背叛龍族毫無關係,誰在水族還沒有幾個仇敵?更何況,東海龍族已經證實,蛟聖敖宙勾結背叛龍族的毒蛟一族!我懷疑,西海龍族勾結毒蛟,謀害我這個文星龍爵!」

    「你血口噴人!」敖霧峰大喝一聲,惱羞成怒。

    一些水族原本面露憤恨之色,但現在卻面帶疑色。

    龍族對毒蛟一族的憎恨,還在對古妖之上。

    當年,毒蛟便是負責龍城赤道圓環的族群!

    毒蛟突然倒戈,導致龍城最強大的防禦力量被攻破,古妖毫無阻礙地沖入龍城。

    方運微笑道:「敖薄,你是東海龍族,可否為我作證?」

    敖薄急忙道:「啟稟敖震陛下,我們東海龍宮所有龍族和大部分水族都知道此事,您若不信,可以暗中傳訊給龍庭,讓龍庭詢問各地的西海龍族,甚至可以問其他三海水族,一問便知蛟聖敖宙是否勾結毒蛟一族。」

    「好,本聖這就聯絡龍庭。」

    敖震說完,身前浮現一枚五龍印璽。

    附近的水族倒吸一口氣,半聖擁有五龍玉璽十分少見,一般的半聖最多掌握四龍玉璽而已。五龍玉璽的執掌者,無一不是一方諸侯、龍城重臣。

    敖霧峰想要阻止,但感受到那五龍玉璽散發的浩蕩聖威,乖乖閉上嘴。

    大廳靜悄悄的,過了足足一刻鐘,敖震收起五龍印璽。

    「本聖已經聯繫許多戰區統領,你們兩人所言都屬實。方運的確帶領負岳攻打蛟龍宮,而蛟聖敖宙的確已經勾結毒蛟一族。」

    敖霧峰忙道:「在下不知敖宙勾結毒蛟一族,不過,此人與負岳勾結卻是事實。還有,此人已得負岳傳承!」

    「什麼!」

    大殿內外的水族再度群情激奮,一旦得到古妖傳承,那便是實打實的古妖。

    「你有何解釋?」敖震直視方運,聖威浩蕩,大殿之中憑空生風。

    方運道:「我身為人族,又是龍族文星龍爵,竊取古妖傳承,不是大功一件嗎?你們以為,我的七等軍爵是怎麼來的?」

    「你……」敖霧峰瞪著方運,啞口無言。

    其餘水族也愣在那裡,不知道如何反駁方運的話。

    敖霧峰眼珠一轉,道:「我被敖宙欺騙,情有可原,但你帶著負岳殺入蛟聖宮,卻是事實。」

    方運道:「敖震陛下明鑒,外界已經不是遠古時代,古妖之後,妖蠻雄踞萬界。妖界侵略人族,為了對抗妖界,人族不僅與龍族結盟,還與古妖結盟,共抗妖蠻。此事,我已經在葬聖谷的龍族聖陵稟報聖陵意志,獲得聖陵意志肯定,正式冊封我為文星龍爵、大監察院特使。若我所料不錯,在葬聖谷開啟與關閉的時候,龍庭定然會與聖陵溝通,您現在可以請龍庭與大監察院驗證。」

    聽到「大監察院特使」,許多水族面色微變。

    大監察院是龍族極為崇高的存在,監察水族,若是在大監察院任職,等閑半聖也不敢輕慢。

    方運早就知道自己複雜的身份會引發矛盾,更何況自己當時擁有負岳大聖遺骸,所以進入聖陵深處后便向聖陵意志做出解釋。

    「本聖這就驗證。」

    這一次,僅僅過了百息,敖震驚訝地道:「龍庭與大監察院已經答覆,龍庭知曉文星龍爵為龍族忍辱負重加入古妖一事。此事乃是龍族機密,今日水族敢泄露消息,誅絕滿門!」

    眾水族眨著眼睛,有些發矇。

    大殿中與方運作對的水族,變得不安。

    那戮星龍爵敖原一言不發,靜靜看著方運與敖霧峰。

    敖霧峰愣了許久,一咬牙,道:「原來如此。但是,誰也不能保證他不會在後來背叛龍族。方運,你解釋一下,為什麼佔據一號倉庫,阻撓他人修理機關,除了幫助古妖,還為了什麼!」

    方運不理敖霧峰,對敖震道:「陛下,在下有一事詢問。」

    「問吧。」敖震的態度和善許多。

    「我乃文星龍爵,地位遠在敖霧峰等水族之上,他們如此行為,乃是以下犯上,這是其一。我辛辛苦苦在庫房中修理機關,沒日沒夜勞心費力,自入了龍城就沒合過眼,他們沒有證據便當眾污衊,這是栽贓陷害,這是其二。戰事吃緊,兩族對壘,他們不思報效龍族,反而內耗內鬥,浪費您的時間,這是戰時擾亂軍心,這是其三。敖霧峰等水族犯下如此三罪,當如何處置?」

    敖霧峰道:「陛下,別聽他胡說。他根本就沒有修理機關,後勤營已經證實,這麼多天,一件修好的機關也沒有。」

    「若是我沒有修復大量機關,我認罪,若是修復,你便認罪,如何?」方運盯著敖霧峰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