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吞星劍樹非常奇怪,在它周邊數十里內,所有的星光都會被它吸收,但等它離開后,那些星光又會重現,但會暗淡許多。

    所以,進入墜星海的人都認為吞星劍樹吞下了星光,吸收了力量。

    有關吞星劍樹的傳言很多,有人說它無處不在,但有人說它只有一棵。

    不過,無論何等傳言,都會讓人更恐懼那棵千丈之高的吞星劍樹。

    聽完鰻霆皇描述吞星劍樹,方運有種熟悉的感覺,但怪異的是,粗粗一想,自己好像在躍龍門后、在天樹之中、在龍崖等等都見過,可若仔細回憶,卻又發現沒有一處地方存在那吞星劍樹。

    時間慢慢過去,一天,兩天,三天……

    眾人幾乎一直在趕路,在鰻霆皇的帶領下,沒有遇到任何危險。

    一路上,大都是鰻霆皇在說話,以致於後來眾人都覺得這是一條碎嘴嘮叨的鰻魚,可是,所有人又覺得他說的東西都很有用。

    經過幾天的長途跋涉,七個隊員逐漸熟悉了,便偶爾聊天,關係越發親密。

    第七天,眾人正聊著,方運看了一眼前方,又繼續聽眾人聊天。

    數息后,鰻霆皇道:「減速,快到帝土了。」

    四個老隊員都顯現出複雜的神色,但隨後便全神戒備。

    方運、雲根王和象異皇三個新隊員雖然也在警惕,但更多的是好奇與興奮。

    慢慢地,眾人的速度減到一鳴。

    方運的眼中才氣涌動,所有的星光化為極其細微的光點,露出了前方的景象。

    在眾多光點之中,有一片半透明的七彩霞光,那霞光徐徐浮動,無邊無際。

    在霞光之內,可見一片黃土大地,荒涼,單調,如同風化萬年的荒漠。

    前行許久,象異皇道:「我看到了!」

    鰻霆皇提醒道:「從現在開始,不得大喊大叫,不得胡亂出手,沒有我的命令,哪怕是有龍把牙齒頂在你們的腦袋上,你們也要不動聲色咽下流到嘴裡的腥臭口水!」

    敖焚一聽,張開嘴輕輕哈了口氣,然後鼻子繼續吸氣,好像在聞自己口水。

    「臭!」水枯皇道。

    「死水母!」敖焚惱羞成怒。

    離帝土越近,眾人速度越慢,最後,眾人慢慢穿過七彩霞光,踏上帝土。

    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三個新隊員鬆了口氣。

    鰻霆皇道:「好了,我們可以休息一下。帝土邊緣的七彩霞光,有非常奇特的力量,可以阻止外界的冤魂。接下來,我們要擔心的是帝土之中的危險。」

    鰻霆皇沒有繼續說話,其餘三個老隊員也沉默著。

    七個人開始休息,方運則立刻躺在沙之舟上睡覺,雖然很不舒服。

    一個時辰后,鰻霆皇的聲音傳來。

    「我們要再度啟程。」

    方運聽后立刻清醒,發現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樣,疲憊之色消失,變得神采奕奕。

    鰻霆皇在前方領路,其餘六個隊員默默地跟在身後。

    鰻霆皇抬頭看了一眼上空,道:「在帝土,上空是禁地,你們千萬千萬不要飛到高處。還有,一旦進入帝土的黑夜,就永遠不要停下休息,要一直走,不要飛,無論是前行還是橫著走,哪怕轉圈都不要停下。一旦停下,就永遠出不去了。」

    三個新隊員突然毛骨悚然。

    象異皇低聲問:「帝土的黑夜裡,到底有什麼?」

    「大恐怖的存在,未知的大威能。」鰻霆皇緩緩道。

    象異皇忙道:「您到時候您可要提醒我,我不想死。」

    敖焚哈哈一笑,道:「你們不用怕。只要你們不停下,就不會死,沒有誰自己死在帝土的黑夜。」

    「被,死。」

    水枯皇的一句話噎住敖焚。

    鰻霆皇神色凝重,道:「現在你們明白了吧?在帝土的黑夜中,只要困住一人,就相當於殺死他。一旦在帝土的黑夜遇敵,寧可被打傷,也不要被困住。被困住,就會死。」

    「多謝各位提醒。」象異皇連忙道謝。

    敖焚翻了一下白眼,道:「象異皇,我發現你有個毛病啊。」

    「啊?請前輩說出來,我馬上改!」象異皇忙道。

    「你有點膽小!」敖焚壞笑道。

    象異皇輕咳一聲掩飾尷尬,道:「小時候落下的病根。不過,我很強,膽小點無所謂。」

    眾人哭笑不得。

    那麼大的象皇,簡直如同一面城牆,竟然膽小,這不知道他怎麼修鍊到這一步的。

    方運環視帝土。

    這裡和在外面看的一樣,非常之荒涼,純粹的黃土地與丘陵構成了天地間唯一的色彩,若要想尋找其他顏色,便只能看籠罩帝土的七彩霞光。

    鰻霆皇道:「之前我說過,帝土不上山。那些小山包小丘陵,看著無害,但你們永遠不要上去,哪怕繞一天的路,也不要上去。」

    「會死嗎?」象異皇問。

    鰻霆皇道:「不僅會死,而且會死的很慘。我們曾經看到另外一支隊伍的皇者登上了一個小山包,也就三丈高,還不到你的膝蓋,然後,那個皇者便瘋了。一直跑,一直跑啊,身體像是被扎了幾十個洞的水袋一樣,所有的力量開始泄漏,後來連腸子心肺甚至骨頭都流了出來,最後只剩一張皮。」

    敖焚道:「最後那張皮站了起來,如同活物一樣,掃視我們,然後跳進小山包里,消失不見。」

    「有這麼嚇妖嗎?」象異皇瞪大眼睛。

    鰻霆皇道:「所以,帝土是寶地,也是凶地。帝土,有很多很多的禁忌,有很多事不能做。我從別人那裡聽說,有個半聖在帝土大喊大叫,然後,天上降下兩隻巨手,如同撕魚乾一樣,把那半聖撕了幾百息,撕成肉醬了還在撕。」

    「你們如果早跟我說帝土是這樣,我就不來了!」象異皇壓低聲音道。

    鰻霆皇安慰道:「好了,不要害怕。帝土九成九的禁忌,我們都知道,你只要不犯傻,死不了的。」

    「九成九?最後一分禁忌呢?」象異皇問。

    敖焚白了象異皇一眼,道:「等再有人犯了新禁忌被殺死,就會知道了。」

    「我……能退出嗎?」象異皇問。

    「晚了!」鰻霆皇、敖焚、岩紋皇、雲根王和方運異口同聲道,隨後一起笑起來。

    「唉……」象異皇甩動著大鼻子,很絕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