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手持玉佩,思索許久,突然將玉佩按在石台之上。

    整座村莊突然輕輕一震,隨後一切恢復正常。

    象異皇嚇得左看右看,其他幾人雖然鎮定,但眼中都帶著疑惑,感覺方才好像是錯覺。

    「甲老,你有什麼發現?」敖焚搶著問。

    方運卻獃獃地看著石台,道:「這裡是遠古時期的避難之地,後來,一批龍族的人也到達這裡避難,至於最後發生了什麼,我便不知道了。」

    「有沒有什麼重要的發現,有沒有寶貝?」雲根王問。

    象異皇白了雲根王一眼。

    方運搖搖頭,道:「敖旁曾經到過這裡。」

    「敖旁?」所有隊員都一臉迷茫。

    方運道:「敖旁是龍族末期、古妖初期很有名的龍聖,我也在追尋他的消息,沒想到,他竟然也在這裡留有神念。這裡,應該沒有什麼寶物了。」

    「好,那我們開始休息。」鰻霆皇道。

    眾人陸續休息,方運躺在沙之舟中,慢慢睡去。

    過了許久,鰻霆皇的聲音傳來。

    「準備出發。」

    方運立刻起身,稍作休整,便向外前行。

    方運低著頭,跟在隊伍後面。

    眼看隊伍就要走出山谷離開村莊,方運突然道:「不對。既然是避難所,為什麼缺少標誌性的東西?」

    方運說完,駕沙之舟回返,並徐徐升高,從高空觀察村莊。

    「低點!低點!象祖在上,我遇到的都是什麼妖啊,怎麼一個比一個不怕死!停下吧,你後面是山峰,你要碰到山頂,肯定會死!你到底有沒有聽鰻頭兒嘮叨啊……咳咳。」象異皇閉上嘴。

    眾人好像什麼都沒聽到,繼續看著方運。

    鰻霆皇微微眯著眼,看了象異皇一眼。

    象異皇的兩耳如同曬蔫的菜葉,鼻子下垂,縮脖收肩,一言不發。

    「果然!」

    方運快速下降,飛到村莊邊緣,然後小心翼翼使用尋古工具,搬走一堆亂石,進行發掘。

    最後,方運在三尺深的地下,挖出一塊石牌。

    這塊石牌是殘缺的,厚約三寸,忽略凹凸的部分,約兩尺見方。

    石牌三處邊緣參差不齊,有另一邊極為整齊,似是利器切割。

    方運緩緩拿出石牌,眾人仔細觀察。

    這殘破石牌看上去沒有特別之處,尋常的灰白色,但是,殘破石牌之上,卻雕刻著玄異的紋路,可因為殘缺,看不出來上面具體是什麼。

    方運看了許久,突然拿出那塊玉器,進行對比。

    「石牌是放大的玉器!」象異皇大喊道。

    另外五個隊員一起歪頭看著象異皇。

    象異皇急忙完全象鼻捂著嘴,低聲道:「我以後不喊了,不喊了。我不會死吧?」

    眾人白了他一眼,繼續看向石牌和玉器。

    方運道:「如果把玉器不斷放大,大到和完整的石牌一樣,那麼,這殘破石牌恰好能與一部分完全吻合。可惜,我也不清楚這是什麼,甚至不知道石牌的作用。不過,有了這些東西,總比沒有強。這塊石牌歸我,我向隊伍中捐一滴聖血,不過分吧?」

    鰻霆皇道:「當然!一般來說,哪怕我們在一起,但由於你獨立發現,我們沒出力,所以你能第一選擇,而且有一半算是你自己的。這東西價值未定,也沒有強大的氣息,按照規矩,只能估價為十分之一聖血。東西歸你了,你現在相當於欠隊伍二十分之一的聖血。」

    象異皇詫異地看著鰻霆皇,道:「鰻頭兒,咱們隊伍一直這麼和和氣氣不爭不搶?」

    「對啊。」敖焚替鰻霆皇回答。

    象異皇嘆氣道:「看來鰻頭兒能力真是強得可怕,無比高明,因為按理來說,這種隊伍一般活不過三天。」

    敖焚沒好氣道:「你現在膽子大了是吧?」

    「揍!」水枯皇面色不善地看著象異皇。

    「我錯了!我不說了!」象異皇急忙咬住鼻子,豎起兩隻大耳朵,表示不再說話。

    方運收起石牌,飛到象異皇肩頭,拍拍他的肩膀,道:「竟然能讓水枯皇和敖焚站在同一條戰線上,你為隊伍的團結做出了不朽的貢獻啊,繼續保持,我看好你。」

    象異皇又蔫了,低著頭,一言不發。

    方運道:「殘破石碑我收起來,我會慢慢研究,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們可以走了。」

    隊伍繼續前行,而岩紋皇和以前以後在最後,幫眾人抹除痕迹。

    又過了連續前行了兩天,鰻霆皇再度減慢速度,道:「走過前方的霧崖,就能看見神光洞。」

    眾人望著前往,正前方是一團白霧,正在徐徐滾動。

    兩側是此起彼伏的山峰。

    這裡的山峰如同沙漠的沙丘一樣,山頂總是圓滾滾的。

    鰻霆皇一邊帶領隊伍前行,一邊道:「霧崖本身沒什麼,只是神光洞散逸出來的力量。但你們要記住,進入霧崖后,只能向前走,不能後退。等穿過霧崖后,才可以回返,方向也只能是向前,不能後退。」

    象異皇道:「行,我記住了。」

    鰻霆皇卻深深地看了象異皇一眼,道:「別說我沒告訴你,進入濃霧后,哪怕有人拍你肩頭,在你脖子邊吹風,你也不能逃跑,只能硬著頭皮向前走,假裝不知道。如果你後退逃跑,你就會掉落霧崖。」

    象異皇兩耳炸起聳立,嚇得象眼圓瞪。

    「有……這麼可怕?我可不可以在霧崖外接應你們?放心,我不會逃的。」象異皇道。

    「你不想死的話,還是跟著我們為好。如果你害怕,你可以走在中間。」鰻霆皇。

    敖焚道:「鰻霆皇,我看你這次看走眼了。」

    象異皇嘿嘿一笑,道:「我雖然膽小,但我還是很強的。」

    鰻霆皇道:「廢話廢話,這次我與敖焚在前,水枯皇與岩紋皇在後,三個新隊員在中間,我們走!」

    一隊七人慢慢靠近白霧。

    到了白霧邊緣,象異皇突然停下帶著哭腔道:「快停下來,我的腿好像中了邪術。」

    「腿軟是吧?繼續!」鰻霆皇理都沒理象異皇,與敖焚直接進入白霧之中。

    方運與雲根王毫無懼色跟隨。

    但是,象異皇四腿發抖,一動不動。

    水枯皇與岩紋皇相視一眼,同時點頭。

    岩紋皇抬起整整八條腿,對著象異皇的屁股重重踢去。

    「敖……」

    象異皇帶著凄厲的慘叫衝進白霧之中,本能地想要後退,可想起鰻霆皇的話,硬著頭皮快步向前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