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象異皇一看不好,立刻調整身軀,邁步攀登,一步一個階梯,但一甩一甩的小細尾巴暴露了剛才說完眾人後心裡的喜悅。

    方運卻是有些發愁,這一階階梯比自己很高,還需要一階一階走,看來沒辦法,自己只能一階一階地跳了,反正自己身體勝過普通大妖王,倒不算什麼。

    「我先走了。」

    敖焚身體一搖,四條龍腿變長,尤其是后兩腿變得粗壯,像極了豎立起來的大蜥蜴,順利攀登。

    岩紋皇很輕鬆,水枯皇更輕鬆,它的觸鬚就是腳,完全不費力氣。

    雲根王則完全不在乎形象,明明是一團白雲,卻如同彈力球一樣,一彈一彈地攀登。

    最後,只剩方運和鰻霆皇。

    「你先走。」鰻霆皇道。

    方運頗為同情地看了看鰻霆皇的魚鰭,走到第一道階梯邊,微微彎腰屈膝,要跳躍,卻發現,眼前的階梯突然迅速縮小,縮小到正常的階梯高低,特別符合方運的身高。

    方運愣了一下,沒抬腳。

    「鰻頭兒,我眼前的階梯,變小了,變成適合我邁步攀登的大小。」方運道。

    鰻霆皇露出驚異之色,思索片刻,道:「走,沒關係,或許你與此地有緣。」

    方運想起天地貝中的那塊山形玉器,想了想,邁步踏上第一階。

    鰻霆皇驚訝地看著方運,階梯和方運發生奇異的變化,明明一個大一個小,可在他眼中,方運一腳邁出就正好踏上階梯,而且,階梯沒有變小,方運也沒有變大,明明很怪異,可偏偏發生了。

    「你繼續走,應該是跟空間力量有關,總之用我們的視覺無法解釋。」鰻霆皇道。

    「好!」

    方運一步一步邁出,很快便覺得心中安定,和其他人一樣迅速攀登。

    走到半路上,方運回頭看了鰻霆皇一眼,發現這條老鰻魚是真慘,簡直就像是溺水的魚在地上撲騰,以魚鰭當腿腳,一跳一跳的。

    同樣是蹦跳,和那團白雲完全不一樣,一個看著可愛,一個看著可憐。

    方運照顧鰻霆皇的自尊心,只看了一眼便回過頭繼續攀登。

    一開始,方運還沒有什麼感覺,但攀登久了卻發現,自己一直在盤山公路上繞啊繞啊,彷彿失去了時間的概念,如果按照之前看到的距離計算,自己攀爬的高度已經完全超出山峰。

    方運想起鰻霆皇的話,知道這階梯不是尋常的盤山路,於是放棄私心雜念,一心攀登,不喜不悲。

    慢慢地,方運感到了疲憊,如果一定用時間來衡量,像是攀爬了好幾年,自己的身體都好像因為不斷攀登而被傷到,如同被腐蝕的鐘錶,指針在不斷搖晃,卻無法計算時間。

    但是,這對方運來說,沒有絲毫的影響,方運繼續攀登,甚至開始分神在奇書天地中學習。

    結果,沒過多一會兒,方運突然發現眼前大亮,仔細一看,盤山路出現了盡頭。

    但盡頭空無一人,一個隊員也沒有。

    方運心生警惕,放慢腳步,做好準備,這才踏上盡頭,發現自己位於平坦的山頂。

    方運環視四周,斜對面有一條小溪,溪水清澈,不過尺許寬,蜿蜒曲折,也不過百丈長。

    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也沒有什麼閃閃發光的神洞。

    方運站在原地,靜靜等待。

    不一會兒,鰻霆皇最先登頂,在看到方運的一剎那,愣了一下,然後重重一點頭,道:「我果然沒看錯你。」

    「我雖然是五境,但我很強。」方運模仿象異皇的語氣。

    「我相信,你和他都是。」鰻霆皇輕輕點頭。

    方運笑了笑,更加確信自己之前的猜測。

    第二上來的讓方運感到意外,竟然是脾氣暴躁的敖焚。

    敖焚得意洋洋道:「怎麼樣,我比上次快了不少吧?不過,甲老倒是厲害。」

    接著,水枯皇、岩紋皇和雲根王陸續出現。

    然後,整整過了一天,象異皇興高采烈地上來,看到六個隊友,有點發懵。

    「我不是最先上來的?」象異皇問。

    「你自己不會看?」方運道。

    「我竟然是最弱的,唉。」象異皇唉聲嘆氣。

    鰻霆皇懶得離他,道:「你們看那條小溪,那裡,便是神光洞的入口。我們進入之後,會進入一片被水幽火籠罩的地方。通過那裡,沒有任何技巧,只能硬抗。基本上,所有皇者在力量消耗前,都能扛過去。雲根王乃是雲族,甲老有沙之舟,也沒問題。所以,我們不要在水幽火中遊盪,要儘快穿過那裡,到達安全地。之後,我會告訴大家如何做。」

    一行七人來到小溪邊,鰻霆皇道:「敖焚,那水幽火雖然不是尋常火焰,但應該拿你毫無辦法,你先開路,最好擋在上空。」

    敖焚笑道:「我經歷過水幽火,對我毫無威脅,我先下去!」

    敖焚說著跳向很小的小溪之中,但它越靠近小溪,體形越小,最後竟然化為綠豆大小,消失不見。

    「我還沒說完……算了,大家快跳進去。」鰻霆皇無奈道。

    六人陸續跳入,鰻霆皇最後進入斷後。

    方運輕輕一躍,便驚訝地發現,自己彷彿從高空下落,雙耳生風,而周圍的一切被奇特的光芒取代,如同置身於絢爛多彩的極光之中。

    足足下落了十數息,一種奇特的力量襲來。

    那力量讓方運感覺全身發冷,但剎那之後,轉化為炙熱的力量,由於那力量源源不斷,導致感覺外面原來越冷,而體內卻越來越熱。

    眨眼間,世界變為幽藍之色。

    這裡沒有大地,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無盡的幽藍色火海,也沒有天空,上面是無窮無盡的幽藍火雨。

    「我在這裡!」

    方運循聲望去,就見十數裡外的敖焚正懸浮在半空中,任由幽藍火雨落在身上,巋然不動。

    水枯皇和雲根王已經在它的身下。

    方運點點頭,腳踏沙之舟,飛了去過。

    不一會兒,隊伍所有人集合,以敖焚當傘,開始飛躍這片由水幽火組成的世界。

    足足飛行了一個時辰,眾人精疲力竭,終於飛出水幽火的範圍,前方出現一片空地。

    明明即將度過險地,眾人卻沒有任何喜色,面色反而不斷變幻。

    前方的空地上,竟然有外來者,而且分成三方。

    最詭異的是,三方所有的人,都用戲謔的目光看著方運等七人。

    方運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這些人有惡意,但沒有殺意。

    「怎麼會這樣?」敖焚變得暴躁起來。

    「我也未曾想到。」鰻霆皇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