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力量很強,應該是特別的聖道偉力。」敖焚垂頭喪氣道。

    「我的力量比你大!」

    象異皇得意洋洋說完,竟然就見它周身表皮內彷彿有肌肉凝聚成肉瘤,輕輕蠕動,氣息瞬間提高到恐怖的程度,遠超普通皇者,然後猛地沖向無形的護罩。

    兩支象牙宛如兩把宣戰的軍刀,一往無前。

    眾人愣了一下,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象異皇進入戰鬥狀態,這氣勢,果然不凡。

    接下來,眾人眼睜睜看著,象異皇狠狠撞在光罩之上,兩支巨大的象牙斷開,身體被彈飛,張口漫天噴血,然後掉在地上,讓大地重重一震,昏死過去。

    眾人急忙上去探查。

    敖焚道:「他不會是個傻子吧?既然這三支隊伍都出不去,說明這裡真的有問題,我是收斂力量撞上去,所以沒有受傷。他竟然全力以赴,等於自己攻擊自己,竟然沒被撞死,可見他不是一般強。哪怕是我,恐怕也被撞的四分五裂。」

    「底層銀族?」水枯皇道。

    其餘幾人強忍笑意,看向水枯皇。

    方運正色道:「用四個字精確完美地詮釋出象異皇的智慧,水枯皇當真是一字千金。」

    鰻霆皇含含糊糊道:「別讓象異皇聽到,這種說法太惡毒了。」

    敖焚看著昏迷的象異皇,道:「等你醒來,就會明白我被水枯皇糟踐的時候是什麼心情了。」

    那些銀族本來都不苟言笑,銀族皇者被水枯皇的話逗笑后,其餘銀族也跟著笑起來。

    妖族和水族則笑得前仰後合。

    過了好一會兒,象異皇才清醒過來,趴在地上唉聲嘆氣,怨天尤人。

    見象異皇醒來,眾人也就放心。

    他們商量一陣,便向峽谷走去。

    方運暗中仔細觀察其他三支隊伍的人,發現大部分都掩飾得很好,只有幾個人的神色有些怪異。

    方運暗中傳音道:「這裡面應該也發生異變,他們看咱們的眼神不對,應該是盼著咱們送死。」

    鰻霆皇道:「甲老是老成之言,一定要小心。象異皇,聽到沒有?」

    「聽到了,可是我的腦袋有點暈。」象異皇道。

    沒人理他。

    很快,隊伍來到峽谷口。

    鰻霆皇道:「這條便是風雷峽,進入之後,就會看到裡面的神光洞。別看現在風平浪靜,一旦進入,裡面就會成為一個恐怖的世界。我們的其他三個隊友,就是陣亡於此。」

    「現在和之前相比有什麼變化?」方運問。

    鰻霆皇搖搖頭,道:「現在看不出任何變化,進入之後大概可以。不過,那些人的神色有些不對,我不建議進入。」

    「不,進。」水枯皇道。

    「對對對……」象異皇不斷點頭甩動象鼻。

    方運道:「我建議用聖血換情報。」

    「這樣做,會不會太膽小了?」敖焚問。

    「我們如果不去神光洞,寶物萬一被他們得到怎麼辦?」雲根王問。

    鰻霆皇沉默許久,道:「有前車之鑒,我看不要貿然行事。我們便用聖血交換情報,我去暗中發問,看誰出價最低。」

    眾人退走,不一會兒,鰻霆皇把一個瓶子拋向那頭旗魚皇者。

    妖蠻皇者與銀族皇者都面露不悅之色,其他水族也都不高興,但旗魚皇者完全不在乎。

    鰻霆皇傳音給眾人道:「根據旗魚皇者所言,以及我對這裡的了解,在上次我們離開后,這裡發生了異變。導致這裡只能進,不能出。可惜,他們沒有提前告訴我們,如果他們之中有好心人,我們或許已經安然離開。至於那風雷峽,同樣只能進不能出!他們三支隊伍都派過人進去,但都沒有回應。而在之前,任何皇者在進入風雷峽后,只要不深入,都可以迅速撤回。」

    「麻煩了。」敖焚道。

    岩紋皇嘆了口氣,道:「風雷峽本來就是極為兇險之地,現在只能進不能出。難道說,我們在這裡慢慢等死?」

    象異皇道:「那也不一定,等咱們之中有人封聖,或許可以出去。」

    眾人繼續無視象異皇。

    方運想了想,道:「旗魚皇者只說了這些?」

    「就是這些。」鰻霆皇道。

    方運道:「我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也不知道是誰建造或者如何形成,但是,無論有何種異變,都應該有通過之法。所以,我認為,風雷峽和這裡,不是只能進不能出,而是,應該只有進入神光洞,獲得裡面的物品或力量,才能離開這裡。」

    「我支持這個說法。」敖焚道。

    其餘人隨之點頭。

    鰻霆皇問:「甲老,你能不能通過尋古學找到有用的信息?」

    方運輕輕搖頭,道:「目前尋古的極限,是龍族時代,至於再往前的帝族時代,雖然是尋古師們夢寐以求的時代,可一切證據表明,尋古學拿帝族時代毫無辦法,因為實在難以從現存的帝族遺物中獲得有效的信息。這裡既然是帝土的一部分,也就意味著,我掌握的尋古學,基本無用。之前通過玉器的判斷結果,眾聖不需要懂尋古學,只一眼就能發現。」

    鰻霆皇咬咬牙,道:「我這裡有一塊石刻,之前沒有給任何人看,包括隊友。現在,贈送給你,希望你能幫我們脫困。」

    鰻霆皇說著,張口吐出一枚飲江貝。

    方運接過飲江貝,將裡面的石刻送入自己的天地貝,再將飲江貝還給鰻霆皇。

    「你們保護我。」方運道。

    其餘六個隊員立刻分列六方,把方運圍在中心。

    方運直接把那石刻送入文宮之中。

    神念方運看著那石刻。

    那是一塊少見的玉石刻,材質如同完美無瑕的綠翡翠,但有明顯的殘缺和裂口,看樣子是一顆蛋形石刻的一截,外形如同饅頭。

    方運將神念送入其中,開始慢慢解讀。

    在方運解讀石刻的時候,那支抵達帝土的盜群,已經與他們的目標見面。

    站在數百盜群對面的,赫然是奪走方運寶物的敖原。

    「妖皇殿下為何沒有來?他不是說幫我在帝土獲得那件重寶后,便一起去解決方運?」

    「妖皇殿下很快就會到來,不過,方運偷偷離開燭龍城,我們懷疑他已經來到墜星海,所以利用各種手段探查。我們原本對找到他不抱希望,可是,之前休息的時候,大薩滿竟然在這裡發現他的氣息。這意味著,方運已經來到帝土。那麼,妖皇殿下幫您取得寶物后,會順路殺死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