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象異皇第一個反應就是轉身逃跑,可旋即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退路,也找不到離開的方式。

    他眼珠一轉,明明很大的嘴卻只露出一個小縫隙,用極輕的聲音道:「既然我們一動就會損失更多的壽命,那我現在盡量不動,說話也小聲,應該就沒事了吧?」

    眾人無奈地看著象異皇,他現在全身僵硬,如同雕塑一樣,只有嘴唇在輕動。

    方運道:「這裡,應該有一種未知的力量在影響我們,可惜,我們無法判斷出這種力量的性質。如果可以知道這種力量的性質,我們應該能有辦法減少傷害。」

    「你是怎麼知道自己的壽命在減少?如此細微的改變,我身為皇者都沒有發現。」敖焚問道。

    方運道:「我的力量比較獨特。」

    方運自然不能說,自己的天理之輪出現了異動,而且文宮中史家的古妖文台出現了明顯的衰敗之象,方運經過推演,才發覺自己移動的時候,壽命在加速減少。

    鰻霆皇道:「甲老不會說謊,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便是如何削弱這種影響。如果我們不能削弱這種力量的影響,一旦遇到敵人,一旦開始戰鬥,一切都會成為我們的催命符。」

    眾人一想起平時戰鬥時候的場面,頓時頭皮發麻,正常的戰鬥必然高速移動,在這種地方,等於慢性自殺。

    「那怎麼辦?早知道我就不進來了。」象異皇小聲嘟囔,少見地沒有大吵大鬧。

    鰻霆皇道:「既然我們已經來到這裡,就不要去糾結無法改變的事,我們的時間有限,精力也有限!現在大家暢所欲言,先商討出一個結果。」

    鰻霆皇掃視所有人。

    「我知道這是什麼力量。」一個虛弱的聲音從敖焚後背響起。

    眾人循聲望去,雲根王醒了過來。

    「怎麼樣?身體還好吧?」鰻霆皇關心地詢問。

    「嗯,沒什麼大礙,只是消耗的力量太多,需要慢慢靜養。」雲根王道。

    「那就好。」方運點頭道。

    雲根王道:「這種力量,在我們雲族,被稱為末日之光。是一種特別的存在,或者說,沒有人能理解這種力量的存在形式,在這裡,我們可以當末日之光無所不在,甚至包括我們的身體內部。我們也可以這麼想象,末日之光由最微小的東西組成,幾乎接近不存在,沒有什麼能阻礙它。我們進了水裡,可以排開水,進入空氣中,可以排開空氣,遇到陽光,可以擋住陽光形成黑影。但若進入絕對虛無的世界,是我們排開了虛無,還是我們融入了虛無?」

    其餘隊員全都愣住,排開虛無還是融入虛無的說法,確實非常奇特。

    雲根王似乎來了精神,道:「所以,我們全身都被末日之光浸泡,如同虛無……」

    象異皇急忙道:「停停停!你別說些我們聽不懂的,說了也白說。你現在就說,怎麼削弱末日之光對我們的影響。鰻頭兒,您剛才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吧?」

    鰻霆皇眨了眨眼,硬是找不出反駁象異皇的話。

    雲根王無奈道:「我們只是知道有這種末日之光,其它都是我們族中前輩的猜測。」

    方運道:「能知道名字,算是一個好的開始。眾聖能透過表象看到本質,我們差一點,但也可以慢慢分析。我們現在無法確定末日之光的形態,不清楚它是整體的、不可分割的,還是由微不可查的微小個體聚合而成。我們只能這樣想,既然我們在移動的時候,末日之光能讓我們的身體感到沉重,同時減少我們的壽命,這說明,這種力量至少有兩種性質,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方運的話中規中矩,無人反駁。

    方運繼續道:「在我們不動的時候,這種力量微乎其微,一旦我們動起來,末日之光的威力在增強,而且僅限於我們身體內,說明,末日之光可以在我們體內或者增多,或者變強。在這裡,多和強,是不一樣的概念。不過,我有一個小小的空間,裡面有活著的生靈。我發現,那裡的人,和我們的感受不同。」

    眾人瞪大眼睛,都想知道方運的結論。

    「在我加速的時候,他們的壽命同樣在快速流失,但是,他們的身體感受不到過多的壓力。這就有意思了。」

    「有什麼意思?」象異皇問。

    方運笑了笑,道:「他們和我們的壽命同時受到相似影響,就說明,影響壽命的力量,是一個無處不在、整體統一且不可分割的整體。同時,他們沒感覺到沉重,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因為他們所處的空間相對於我們的世界,非常微小,他們現在相對於這個世界的大小,是我們的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分之一,若是加在我們身上的壓力按照差不多的比例縮小,他們自然感覺不到。」

    「你直接說結果吧!」敖焚忍不住道。

    「沒有結果,都只是猜測,末日之光,類似兩種聖道力量混合而成。以我們的實力,難以徹底化解,只能想辦法削弱一種負面影響,削弱『增加重量的特性』,還是削弱『減少壽命的特性』,這是我們接下來的討論方向。」方運道。

    象異皇道:「當然是保命要緊,想辦法削弱減少我們壽命的力量。」

    其餘五人也輕輕點頭。

    「所以說,你們進入了誤區。在安全的時間和地點,你們的選擇是正確的,但在這種地方,我寧可忍受壽命不斷消耗,也不會任由我身上莫名多出額外的重量,或者說壓力。」方運道。

    敖焚豁然省悟,道:「對!若在戰鬥中突然背負超乎尋常的重量,很可能會被殺死,到了那時候,即便有再多的壽命,也毫無用處。」

    鰻霆皇道:「更何況,我們很難找到辦法去影響壽命,但對付多餘的重量,看上去簡單一些。」

    「選擇。」水枯皇道。

    眾人都聽明白水枯皇的意思,這或許是末日殿給所有進入者的一道選擇題。

    「可我還是覺得壽命重要。」象異皇低聲道。

    方運道:「請隊長下令。」

    鰻霆皇立刻道:「現在請大家商討如何減少那種怪異的重量。」

    岩紋皇立刻道:「很簡單,這末日之光再強,也是外力,我們自身的力量無法解決,那就借用外力。我們岩族,是非常善於影響重量的族群。畢竟,每一位封聖的岩族,都會自己製作一顆岩石星球。你們說說之前的詳細感覺,我懷疑,我承受的重量比你們稍稍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