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看了一眼象異皇。

    「好嘞!」象異皇一腳踏出,把狼淪皇踩爛。

    狼淪皇的身體徐徐蠕動,在即將再次成形的一剎那,象異皇再度一腳踏出。

    如此反覆幾十次后,狼淪皇竟然依舊只是求饒,別的什麼都不說。

    「誰能讓它開口?」方運問。

    「我。」

    水枯皇說完,數十條尖刺觸鬚插進狼淪皇的血肉之中。

    象異皇停止踐踏,狼淪皇的身體再度成形,它全身劇烈地顫抖,不斷在地上翻滾,全身冒汗,眼淚鼻涕不斷流出。

    僅僅十息后,滿臉鼻涕眼淚的狼淪皇哭著道:「我說!我全都說!停下吧,我全說……」

    水枯皇這才收手,懸浮在半空,水母帽輕輕起伏,觸鬚徐徐飄動。

    象異皇膽戰心驚地看著水枯皇,沒想到她這麼厲害。

    「說吧。」方運道。

    狼淪皇道:「我在進入末日殿後,遇到了妖界盜群的人,因為我與其中一位皇者也算認識,而且有大薩滿閣下在,我們都是妖族,他們便沒有殺我,詢問我是如何進來的。於是,我就老老實實說出事情經過。他們商量一陣,決定放我離開,讓我尋找我們三支隊伍的倖存者,然後在末日殿尋找一個人。並且承諾,只要我能找到,便助我封聖。」

    「什麼人這麼值錢?」雲根王立即問。

    狼淪皇道:「你們可能不太了解,聖元大陸的人族方運,也就是軍爵榜第一的那個人。」

    敖焚愣了一下,道:「我倒是多次聽過他的事迹,幫我們龍族做了不少事,但罵他的龍族也不少,具體就不太了解。畢竟,萬界這麼大,哪怕人族半聖都可能籍籍無名。人族除了孔聖和少數幾尊半聖亞聖,在萬界都不怎麼出名,更不用說他一個大儒。」

    「我來龍城前也沒聽說這個人。」鰻霆皇道。

    之後水枯皇、岩紋皇和雲根王都表示不了解方運。

    象異皇道:「你們不清楚,我們妖界卻都清楚,這個方運,可是人族繼孔子之後,第二個有機會封祖的天才,只不過他太過年輕,現在還未封聖,所以妖界準備儘快扼殺他。可惜,他的運氣太好,一次又一次避開妖界的追殺,反而越來越強。哼!妖界太蠢,沒有請本皇出山,否則,十個方運也被本皇一腳踏爛!那種小白臉娘娘腔,除了吟詩作賦,沒什麼了不起。」

    「繼續說,我很好奇大薩滿。妖界怎麼會讓大薩滿來這裡。」方運看著狼淪皇道,隨後似是不經意掃了象異皇一眼。

    狼淪皇忙道:「我沒有說謊,說起來您別不信,來的不僅僅是大薩滿,而且是觀風者。大薩滿用雙眼為代價,預言方運便在這末日殿中,而且要找敖原,所以才在這裡尋找。聽大薩滿的意思,我好像接觸過方運,但它力量衰退的厲害,也說不準,這是他們讓我尋找方運的原因。」

    「哦。」方運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鰻霆皇卻道:「你還知道什麼,統統說出來,尤其是關於那個妖界盜群的。」

    狼淪皇道:「我聽他們說,妖界盜群主要是為了抓捕方運,順路幫敖原尋找末日殿的重寶。對了,我忘記最關鍵的事,對方不僅出動了妖界盜群,而且已經給妖皇通風報信,妖皇馬上就會來到這裡,親自抓方運。據說妖皇獲得一頭完整的蛟聖骸骨,煉製成坐騎,但偽裝成普通皇者蛟龍,如果讓他遇到方運,方運必死無疑。」

    敖焚道:「那方運終究是我族友人,若是在末日殿遇到他,我定會幫他一把。狼淪皇,你還知道什麼?」

    狼淪皇搖搖頭,道:「就是這些了。」

    方運道:「我對妖界盜群的興趣不大,但我很想知道他們在尋找什麼寶物。」

    狼淪皇微微皺眉,想了好一會兒,道:「當時敖原說他得到殘缺的石刻藏寶圖,具體是什麼他沒說,但好像說那種寶物,能夠把時光之力轉化為自身的力量。他還舉例說,有點像人族的文心春秋積序。」

    方運點點頭,暗中給其他人傳音:「看來敖原尋找的寶物不是黃昏虛日碎片,和我們的目標不衝突。你們說,我們應該如何處理?」

    鰻霆皇道:「先不管那個叫方運的如何,妖界盜群和敖原,我們一定要防備。至於妖皇,我的建議是,遇之則避,除非他主動逼迫,否則我們永遠不要跟他動手!」

    敖焚點點頭,道:「我從不懼怕任何皇者,但妖皇是個例外,我寧願空手離開墜星海,也不願意與他交手。」

    「同意。」水枯皇道。

    「不錯,妖皇的名聲太大。萬界那麼多的族群,真正能與他抗衡的皇者,不會超過十個,真正能勝過他的皇者,一個都不存在。我也同意避開妖皇。」岩紋皇道。

    「我們一頭雲族皇者,曾死於妖皇之手,我也不願意對上妖皇。」雲根王道。

    象異皇的神色有些古怪,他竟然一直沒有開口表態。

    方運問狼淪皇:「你遇到的盜群有多少皇者?」

    「二十位,不過,他們說會有援兵不斷進入,最終有數百位皇者。」狼淪皇道。

    「妖皇什麼時候能到末日殿?」方運問。

    狼淪皇搖搖頭,道:「我不可能知道,但根據他們的判斷,大概是三到五天後才會到達這裡。」

    方運對其他隊友道:「看來,狼淪皇遇到的盜群應該是我們之前遇到的那個盜群一部分,他們既然很分散,不足為懼。真正要擔心的,是妖皇。我看不如這樣吧,我們只給自己三天的時間,三天一過,無論發生什麼,要用盡手段離開這裡。畢竟,誰也不願意與妖皇對上。」

    「我同意。」

    「我也是。」

    隊伍很快達成了一致。

    「狼淪皇怎麼辦?」敖焚問。

    鰻霆皇想了想,道:「不能讓他泄露我們的行蹤,殺掉!」

    隊長一聲令下,其餘隊員齊齊動手,殺死已經沒有價值的狼淪皇。

    方運轉身看向那個石球,道:「那個石球,似乎有特別之處,否則他們不會站在那下面,我們去看看。」

    隊伍很快來到石球下。

    那巨大的石球乍一看很普通,表面布滿密密麻麻的天然紋路,看上去十分繁雜,表面沒有一絲裂痕,依舊光滑,和其他建築的區別很大。

    眾人還在研究,方運卻喜道:「這是一部分末日殿地圖!我在上面看到了安放黃昏虛日碎塊的地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