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春秋積序,本身的意思是指時間一年又一年增加。

    春秋積序文心,在聖品之前,只能將力量作用於戰詩詞上,在聖品之後,則作用於所有的力量。

    方運本能地用神念掃視文宮,發現許多地方出現細微的變化。

    自己在春秋世界獲得彩色手環,後來又被帝洛加上一層薄薄的白光,現在,上面的白光更加濃郁,彷彿是彩色手環上多了一個半透明的乳白套子。

    那架得自龍門的時光指南車,原本彷彿被時光侵蝕,表面銹跡斑斑,好像已經損壞,但現在上面的銹跡竟然完全消失,如同剛剛製造出來,嶄新如初。

    從時光指南車上,方運感受到一種強大的力量,從此以後,時光類的負面力量,很難影響自己。

    除此之外,所有的文心,都獲得長足的增長。

    最明顯的是穩如泰山,最多一個月後,就會晉陞聖品。

    一旦有了聖品穩如泰山,那就意味著,方運可以源源不斷使用戰詩詞,不用擔心才氣不穩。

    除了穩如泰山,口是心非也即將晉陞為聖品。

    用不了多久,方運將擁有五種聖品文心,分別是奮筆疾書、巧舌如簧、春秋積序、穩如泰山和口是心非。

    至於文思泉湧、才高八斗和一心二用三種無上文心,本身太過強大,很難再次獲得晉陞,除非四種無上文心齊全。

    可惜,第四種無上文心月章星句如同一個謎,根本沒有人能找到。

    除了文心,方運發現,自己的文宮星空更加璀璨。

    許多詩詞,竟然莫名其妙突破境界,所有原本的一境戰詩詞,哪怕是學習別人的戰詩詞,方運可能根本沒有用過,也都直接提升到二境!

    方運有些懵了,這個意外之喜太過意外,一開始甚至懷疑是錯覺。

    方運反覆確認好幾遍,最終確認,所有的戰詩,所有的,至少晉陞為二境。

    其中有多首二境戰詩詞已經晉陞了三境。

    至於方運最基礎的那首秀才戰詩《石中箭》,赫然晉陞為四境!

    這讓《石中箭》所化的文玉獵石弓,表面隱隱有虎影閃爍。

    這意味著,這首秀才戰詩,基本的威力,已經達到翰林戰詩的層次,但是,因為詩成有聖魂,在許多方面非常強,絕對比得上普通大儒戰詩。

    若是到了五境,那就不得了,不是簡單的大學士或大儒層次戰詩,而是蘊含聖力,如半聖親自口誦戰詩,直入聖境。

    除了戰詩詞,天理之輪,竟然完成了一半!

    方運一開始不僅沒有高興,反而有些擔憂。

    天理之輪,是聖道根基的根本,寧可慢一點,也不能為了眼前利益而急於求成。

    不過,經過檢查后,天理之輪沒有任何問題,方運才鬆了口氣,意識到這不是壞事,而是在各種力量作用下,讓天理之輪額外經歷了許多年,沒有任何負面的作用。

    大部分文台只是稍稍增強,沒有明顯的變化,除了古妖文台。

    古妖文台,本是方運融合史家聖道與古妖歷史結合而成,本質上還是史家力量,現在,古妖文台竟然讓方運有一種感覺,這座文台已經到了極限,只有融入家國天下,才能繼續成長,否則會爆開。

    方運心念一動,古妖文台離開文宮,直接投入家國天下之中。

    古妖文台在家國天下中炸開,化為無數的粉末,融入家國天下之中。

    隨後,家國天下的一片山脈開始上下起伏,最後,竟然形成一處小型的眾星之巔,上方甚至還有微型的母神星。

    最讓方運驚喜的是,微型眾星之巔中,竟然誕生四頭幼年古妖!

    從數量上來說,古妖文台融入家國天下后好像虧了,因為古妖文台可以喚出大量的古妖,現在卻只能控制四頭。

    不過,這四頭古妖,乃是古妖四凶!

    微冥,古城,百臂,百里水母。

    方運笑得合不攏嘴。

    文台融入家國天下,的確會變強,但變得如此強,遠遠超出想象。

    「我在末日殿得到的好處,似乎有點多啊,為什麼?」

    方運立刻尋找原因,很快發現一個關鍵的地方,自己在鎮邪殿中得到的光翼,都消失了。

    鎮邪殿中原本有許多光翼,給了其他六個隊友后,還剩上百對,現在全都消失。

    「莫非,帶著光翼離開末日殿後,能獲得末日殿的獎勵,而我帶了一百多,獲得了百倍於他人的獎勵?」

    方運還要思索,發現身體一輕,出現在墜星海之中,周圍是無數的星光,以及……

    六個欣喜若狂的隊友。

    「看到你太好了!」象異皇屁顛屁顛地沖向方運,但沒收住力,差點把方運撞飛,幸好他鼻子靈活,趕緊把方運卷回來。

    「你們……一直在等我?」方運問。

    鰻霆皇如同和藹的老人,輕輕點點頭。

    「等你太久了。」敖焚半是抱怨半是驚喜。

    岩紋皇笑道:「好,我沒有看錯你,你果然能活著回來,怎麼樣,殺死觀風者的心情如何?」

    方運愣了一下,道:「你們怎麼知道我殺死了觀風者?不可能啊……」

    但不過一瞬間,方運便反應過來,驚訝地道:「你們遇到了妖皇?而且,你們阻止了妖皇找我?」

    方運仔細掃視六個隊友,發現他們的氣息雖然強盛,但身體都受到難以短時間復原的內傷,而且所有人的身體都散發著濃郁的葯香,這是在短時間吃了太多神葯的現象。

    鰻霆皇笑了笑,道:「我們邊走邊說吧。對了,我們已經決定,和你一起前往燭龍城。」

    「好!」方運立刻與隊友一起向墜星海外飛去。

    剛飛了幾息,象異皇憋不住,道:「方運啊,你不知道我們之前多苦啊,我的子孫根都被打斷了不知道多少回,沒有一百也有八十次,慘啊,太慘了!妖皇簡直不是妖,太強了,一拳能把我打穿,你敢信?敖焚看著威風八面,在妖皇面前簡直就是被拔掉牙的小蛇,而且是剛出殼的那種……咳咳,我就是打個比方,敖焚你別生氣啊。」

    「呵呵,等離開墜星海,我就是打個你,你也別生氣啊。」敖焚道。

    「小氣!」象異皇搖搖頭,不敢說了。

    方運道:「鰻頭兒,你說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