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請敖窟陛下展示空鶴先生的第二件寶物。」方運從容以對。

    敖窟的力量又消失一部分,露出雷空鶴的第二件寶物。

    即便那寶物的氣息依舊被敖窟的力量壓制,仍然散逸出來,每個人感到那裡彷彿有屍山血海,無盡冤魂哀嚎掙扎。

    眾人所見,一界同悲。

    許多人本能地後退數步。

    因為在那屍山血海深處,隱藏著無窮無盡的殺意,那殺意引而不發,如同隨時可能爆發的火山,恐怖的力量在深處滾滾奔流,伺機而動。

    所有人都盯著這件寶物。

    這件寶物看著不大,不過尺許高,是一座四四方方的石台,呈淡金色,表面粗糙,沒有任何裝飾,看上去非常普通。

    但是,它散發的氣息太可怕了。

    這件寶物很有名。

    這件寶物是萬界最強殺伐至寶斬龍台的一部分。

    鎮龍座。

    看到鎮龍座出現,在場的各族神色各異。

    水族欣喜若狂,但其他各族卻皺眉。

    對於其他各族來說,龍族若獲得完整的斬龍台,是非常不好消息。

    哪怕是最普通的大聖,也能憑藉斬龍台抗衡至少兩尊聖祖。

    隨後,各族暗暗鬆了口氣,這只是鎮龍座,只是斬龍台的一部分,目前的威力,不過比大聖寶物略強,還不如普通的祖寶。

    如果是斬龍刀,那才要小心,即便斬龍刀只是斬龍台的一部分,也遠在普通祖寶之上。

    方運也在發愣,完全沒想到對方竟然拿出鎮龍台。

    鎮龍台一直在毒蛟一族的熔岩海中,被當作毒蛟一族的聖物祭拜,現在竟然送給雷空鶴,怎麼也說不過去。

    雷空鶴覺察到眾人的神色,鬆了口氣,面帶微笑,道:「我知道,你們會說我背叛人族,與瘟疫之主私下交易。但實際情況是,我為了這鎮龍台,才與瘟疫之主交易。本來,我想把此物直接獻給龍庭,但怎奈方運太猖狂,害我雷家一族,我不得不提前拿出此物。待我贏得這三場賭寶,便將此物獻給龍庭。聽說方虛聖得到過斬龍刀碎片,想必願意一起獻出。」

    敖汕等龍族看向方運,心中暗暗嘆氣。

    無論雷空鶴與瘟疫之主做過什麼交易,只要能拿回鎮龍台,就算犯下天大的錯誤,也能一筆勾銷。若是龍庭命令四海龍聖聯手上聖院說情,除非孔聖再世,否則人族只能徹底放棄追究雷空鶴。

    「那麼,空鶴先生與瘟疫之主的具體交易是什麼?」方運問。

    雷空鶴笑了笑,道:「這是我們之間的私事,不便公開。這件寶物的來歷,是絕對沒有問題的。那麼,請方虛聖拿出你的第二件寶物。」

    方運面色依舊平靜,道:「不愧是雷家之主,我沒想到你會拿出此物。我的第二件寶物,應該不比鎮龍座差,只不過,具體高下如何,很難以判定。」

    方運的話引發了更多人的興趣,這鎮龍台的價值絕對在太初滅界龍之上。甚至於,若是讓龍族在時光指南車與鎮龍座之間選擇,龍族九成九會選擇鎮龍座。

    時光指南車沒有任何殺伐之能,除了祖龍沒人用過,具體作用無人知曉,更多是象徵意義。

    鎮龍台不同,至今為止,萬界沒有任何一件殺伐至寶能勝過斬龍台,如果能重獲斬龍台,對龍城的意義無比巨大,遠非獲得時光指南車能比。

    雷空鶴道:「拿出來吧。」

    方運面前的敖窟力量消散,露出方運的第二件寶物。

    那是一塊無色的水晶,水晶之中,有一塊金屬碎片,不過那金屬碎片的材質又有些像岩石,非常怪異,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特別之處。

    眾人看到那碎片沒有任何感覺,彷彿那只是很尋常的東西。

    「那是什麼?」

    「沒見過。」

    「應該是了不得的寶物。」

    「不見得……」

    在眾人議論聲中,方運觀察雷空鶴,發現雷空鶴雖然面無表情,但強大的神念和三境文膽之力卻感應到雷空鶴似乎不滿。

    敖窟的聲音傳入大展館:「不要猜了,此物是著名的黃昏虛日碎片,哪怕不如當年末日大帝所得,也相差不遠。」

    「什麼!」

    在場的各族發出陣陣驚呼,比看到鎮龍座更加震驚。

    鎮龍座本來只是斬龍台的一部分,還不如祖寶,可黃昏虛日碎片不一樣,那可是能助人封祖之物,妖族祖神亂芒的事迹,至今在萬界廣為流傳。

    無論是殘暴的遠古極凶,還是強大的巔峰異族,就算是那傳說中有太初諸族血脈、自認為高貴的其他種族,也對亂芒充滿深深的敬畏。

    在很多族群眼中,亂芒是和祖龍、古妖蒼岳齊名的聖祖,而且由於亂芒的時代離現在最近,他的凶名甚至還在後兩者之上。

    當年妖界戰勝古妖晉陞萬界之主后,亂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征伐各族,絕大多數遠古極凶、巔峰異族要麼被屠戮,要麼臣服,要麼逃亡,只要極少數的族群之主才能對抗亂芒。

    一件是萬界第一殺伐至寶斬龍台的一部分,一件是能讓人封祖的奇物,讓眾人犯了難。

    如果可以選擇,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後者,但是,這裡是龍城,鎮龍台的價值在龍城無可估量。

    雷空鶴露出敬佩之色,道:「不愧是方虛聖,聽說您進入了墜星海末日殿,看來此物就是從中所得。我必須承認,若是在其他地方其他時候,這黃昏虛日碎片可能勝過鎮龍座。不過,在龍城,在龍族,哪怕兩塊黃昏虛日碎片,也不如一件鎮龍座。」

    「空鶴先生此言差矣。寶物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龍族再出現一尊龍帝,那麼必當能在萬界繼續站穩腳跟。我承認,完整的斬龍台勝過一尊龍帝,但你不要忘了,斬龍台早就四分五裂,不知去向。你的鎮龍座,至多算是一件有祖寶威能的大聖寶物而已。」方運道。

    雷空鶴笑著搖頭道:「萬古至今,黃昏虛日碎片不只有亂芒陛下一人所得,必然也有其他人得到,但能憑藉此物封祖的,只此一人。我的鎮龍座不一樣,乃是斬龍台的一部分,是實實在在的至寶的一部分,只要再找到其他寶物,便等於有多位龍帝坐鎮,豈是區區黃昏虛日碎片可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