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等罪龜群吞噬完烏堂的化身,方運便將枯朽之力注入沙之舟中,以極限的速度在水中航行。

    對於大多數水族來說,海水是巨大的阻力,哪怕速度再快,也會被限制。

    但是,對於擁有文星龍爵爵位以及文宮蟠龍的方運來說,水不僅不會成為阻力,反而會成為助力。

    方運身後,海水形成一個奇特的大渦輪,推動著沙之舟瘋狂前行。

    強勁的力量引發了輕微的海底暗流,大量的海水攜帶著巨大的聲音向四面八方傳播,引發遠處各族戰魂的注意。

    一些戰魂妄圖調查,但等待他們的是空空的海水,無論他們怎麼加速,都無法追上聲音與暗流的源頭。

    不到一個時辰,方運就遠遠就看到前方有一座龍宮風格的巨大城市屹立在海底,那城市無比龐大,絲毫不下於北極天城。

    沒有人喜歡罪海,包括龍族,所以,這座罪海城的城主往往只由普通水族半聖擔任,地位稍高的龍族都不會來到這種地方。

    方運抵達罪海城的城門前,徐徐升高,最後與城牆持平。

    罪海城城門緊閉,整座城市被一道湛藍色的光罩包圍。

    在海中,城牆毫無用處,城市上空才是主戰場。

    此刻古妖戰魂並沒有發動攻勢,這裡看上去十分安寧。

    不等守城的水族發問,方運便舌綻春雷道:「文星龍爵方運封龍聖敖窟之令,前來罪海城!」

    那些水族戰魂聽到文星龍爵四個字,立刻向方運行禮。

    最近的巡城官是一條旗魚大妖王,他微笑著道:「在下旗烙,見過文星龍爵陛下。本來您可以來去自如,但前幾日古妖戰魂攻勢大增,罪海城已經進入戰時,禁止進出,所以即便是您大駕光臨,我們也需要向上通報。」

    「這麼巧??我也不為難你,去通報吧。」方運道。

    「多謝陛下體諒我等。」

    旗烙說完,立刻派出一條旗魚妖王前去通報。

    方運坐在武侯車上,掃視城牆。

    這裡位於海底,外界黑壓壓一片,但城牆之上不僅有藍色的護罩,還有密密麻麻的夜明珠,照得前方透亮,宛如白晝。

    城牆上的水族徐徐遊動,旗烙帶領的一隊水族正等在自己面前,面露謙卑之色,微微低著頭。

    方運微微垂眉,似是假寐。

    足足過了兩刻鐘,罪海城始終沒有回信。

    方運沒有動,旗烙和整個水族小隊都沒有動。除了旗烙,小隊的其他士兵已經有些不耐煩,但都不敢明確地表達出來,只是擺動一下魚鰭,或者搖搖尾巴。

    又過了一刻鐘,方運才睜開眼,又環視了一眼城牆,最後目光落在旗烙的身上。

    旗烙是一頭體長十八丈的大旗魚,背上的背鰭高高聳立,背部是青褐色,腹部是銀白色,格外英武。

    最後,方運的目光落在它的背鰭上。

    旗魚的背鰭以紅為貴,純藍次之,而旗烙身上的背鰭是藍灰色,還有一些不均勻的斑點。

    哪怕是聖元大陸的東海龍宮,都不會讓這種旗魚進入龍宮侍衛序列,更何況罪海城這種遠古龍城的重要城市。

    方運微微一笑,道:「旗烙,你身為旗魚族的大妖王,現在應該是巡城校吧?」

    那旗烙的眼中閃過一抹尷尬之色,背後的巨大背鰭輕輕顫了顫,道:「回陛下,在下出身卑微,連巡城尉都不是,只是小小的隊正。」

    「你氣息綿長,積累渾厚,明明只是四境,卻不遜於尋常五境,本來有機會晉陞皇者,可惜在這種地方耽誤了。」方運惋惜地道。

    旗烙微微低下頭,一句話沒說。

    他身後的一頭妖侯旗魚立刻氣憤地道:「您是大人物,看得准!旗烙本來極有天賦,只是因為背鰭不夠好看,便難以位居高位……」

    「閉嘴!」旗烙厲喝道。

    那妖侯旗魚悶悶不樂地哼了一聲,什麼也不再說。

    方運微微一笑,看向旗烙,道:「你親自去一趟,就說一刻鐘內不放我進去,我用星火渾天鑒火燒罪海城,我倒要看看驚動了城主,阻我之人還要不要腦袋了!」

    旗烙眼中露出為難之色,道:「陛下……」

    方運面色一冷,道喝:「什麼時候一個小小的隊正有資格違抗文星龍爵之令?滾!」

    那旗烙面色大變,眼中閃過一抹惱色與哀色,一甩魚尾,背鰭分開海水,向城內游去。

    僅僅過了半刻鐘,旗烙帶著先前的旗魚妖王回返。

    旗烙恭恭敬敬地回稟道:「是我們弄臨時通行牌晚了些,陛下您別介意。」

    說完,他輕輕一吐,一枚銀色魚鱗通行牌飛向方運。

    隊伍中的水妖面色微變,給文星龍爵這種低等的魚鱗通行牌,簡直是一種羞辱,哪怕是蛟鱗都配不上,最差也應該是龍鱗。

    方運卻面無表情接過,道:「有勞了。」說完,深深看了旗烙一眼,徐徐向城中前行。

    旗烙愣了一下,望著方運的背影,臉上滿是猶豫之色,隨後微微張嘴。

    待方運游遠,那旗魚妖侯低聲道:「看來上面不喜歡這個文星龍爵啊。這什麼來頭,怎麼沒見過這種種族?龍語說的是真好,莫非是外界來著?」

    「不該說的話不說!」旗烙瞪了那旗魚妖侯一眼。

    方運進入罪海城,一時間沒有頭緒。

    罪海城太大,比北極天城都要大一些,裡面生活著大量的水族,城中地形非常複雜。

    和進北極天城不一樣,沒有水族陪同,方運只好邊走便打聽,買了一張粗略的罪海城地圖,然後在僻靜無人的地方拿出一件水族寶物,搖身一變,化為一頭純藍背鰭的旗魚大妖王,同時外放龍族氣息,而後根據地圖前行。

    不多時,方運來到城中一片低矮起伏的山區。

    龍城各地都如此,繁華的地方都是用巨石建造的建築,有的富麗堂皇,有的美輪美奐,彰顯曾經的萬界之主的身份。

    但是,在那些不繁華的地方,尤其是沒有龍族的居住區,大多數水族還是居住在海底山洞之中。

    方運看了看那些山峰,山上有各種各樣的洞口,許多水族進進出出,它們的妖位很低,連妖王都少見。

    這裡,讓方運想起人族的貧民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