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條碩大的旗魚游到石刻坑的邊緣,探頭一看,下方幽深漆黑。

    「縱然有天地貝,也不太好獲取裡面的石刻吧?」旗烙道。

    「簡單。」

    方運說完,直接將六銀體投入深坑。

    就見六銀體迅速往下墜落,很快落到坑底,外放出淡淡的白光,瞬間吸走坑底內的一切泥沙和石刻。

    六銀體飛上來,落到方運手中。

    方運手持六銀體,就見裡面密密麻麻的石刻豎立起來,排成一面巨大的牆壁。

    方運的神念進入其中,只是一掃,奇書天地錄入大多數石刻的內容。

    有一些強大的石刻被聖位力量保護,方運需要慢慢解讀,甚至可能永遠無法讀取。

    隨後,方運把六銀體扔到大坑中心,大量的石刻與泥沙從中傾瀉而下。

    待一半的石刻離開六銀體后,方運再度收起六銀體。

    「我們先離開這裡。」方運一邊轉身一邊道。

    「啊?啊!已經完了?」旗烙如夢方醒。

    「嗯。」

    「好。」

    兩條旗魚立刻遠路返回,進入山洞后,方運突然停下擺動魚鰭。

    「不對!」

    「什麼不對?」旗烙扭頭看著方運。

    方運也不解釋,立刻轉身回返。旗烙不明所以,急忙跟在後面。

    就見方運再度把六銀體投入深坑之中,六銀體吸走所有石刻與泥沙后,又飛向深坑的上空。

    隨後,就見眾多破碎的石刻從六銀體中下落。

    石刻原本形色各異,有的是天然的石頭,但大多數都被削成石板狀,而下落的石刻都被強大的力量擊碎,如同殘破的亂石一樣掉入深坑之中。

    旗烙愣了好一會兒才恍然大悟,道:「你發現這些石刻之中藏著東西?」

    方運一邊緊緊盯著下落的碎石,一邊道:「之前灑落的石刻,我都用神念掃過,並沒有特別在意。在回來的路上,我習慣地進行記憶回溯。我一般只在第二天進行記憶回溯,了解昨日,同時構思當天的計劃和要事。不過,一旦遇到重要的事或戰鬥,我會在結束后立刻進行記憶回溯。就在剛才我進行記憶回溯的時候,發現一些石刻和其他石刻有著極其細微的差別,有些或許是意外,但有些,應該是石刻本身不凡。」

    「我明白了。您懷疑有些石刻之中藏著東西,或者石刻的材質特別,所以直接碾碎檢查?」旗烙問。

    方運點點頭,繼續盯著紛紛下落的石刻。

    旗烙立刻試著外放神念去感應,不放倒好,外放神念之後,身體突然急速後退,張口連吐鮮血,身體各處緩緩向外冒血。

    「哼!」方運不悅地哼了一聲,拋給旗烙一顆生身果。

    「多謝陛下恩賜!」旗烙身體變得慘白,望著方運的神色充滿敬畏。

    剛才它用神念觀看,卻發現天地間白茫茫一片,在白光的中心,好像屹立著一尊半聖,那半聖散發著浩蕩的神念,籠罩整座深坑上空。

    神念如聖!

    一切不敬,必被掃空。

    旗烙的神念並沒有碰觸那恐怖的神念,僅僅是在邊緣,就被震傷。

    服下生身果,旗烙的身體快速恢復,它謙卑地低下頭,道:「偉大的文星龍爵陛下,沒想到您的神念如此恐怖,宛如半聖親臨。」

    方運卻淡然道:「我的神念只是在『質』上堪比普通半聖,在『量』上相差甚遠。」

    方運本來就擁有三境的文膽,又修鍊了牧星客和釣海翁兩族號稱萬界最強的兩種神念修鍊法,三者合一,讓他在晉陞文豪后,神念有了聖念的雛形,甚至只要繼續積累,哪怕沒有封聖,神念也能徹底轉化為聖念。

    方運現在最不怕的就是那些擅長神念攻擊的族群。

    「您的光輝,必將照耀整座龍城。」旗烙眼中依舊充滿敬畏道。

    「好了,少拍馬屁,幫我看著落下的石塊,看看有沒有特別的。」方運道。

    「雖然在您龐大的神念和敏銳的雙眼面前,我的作用微乎其微,但必將全力以赴。」旗烙不敢外放神念,開始用眼睛盯著那些石刻。

    不一會兒,六銀體中再也沒有碎石落下。

    旗烙疑惑地道:「怎麼什麼也沒有?」

    「有,但已經被我收在六銀體中。」方運道。

    旗烙恍然大悟,道:「看來您在那六銀體中已經用神念進行初步篩選,同時也用神念在外面進行篩選,最後用眼睛去判斷石刻有沒有特別之處……」

    旗烙突然閉上嘴,驚訝地望著方運。

    「這次應該不會遺漏了。」方運說完轉身向山洞游去。

    過了好一會兒,旗烙才急忙跟上,臉上的震驚之色久久不散,他沒想到,方運的神念不僅強大,而且能一心多用,那種恐怖神念至少有兩道,太強了。

    旗烙眼珠轉了轉,隨後露出堅定之色,笑著跟在方運身後,更加殷勤。

    隨後,旗烙帶著方運進入石刻山中,閱讀各種石刻。

    因為有老烏龜的令牌,所有石刻都向方運開放,不需要動用力量就能顯現內容,方運囫圇吞棗般地將所有石刻內容複製到奇書天地之中,等有時間細細研究。

    花了一天多的時間,方運才記錄完所有石刻,離開石刻山。

    「我們先去申請離開罪海城,然後給我找個僻靜的地方,我要閱讀石刻。」方運道。

    「若是到時候罪海城真的有變,上面還不同意您離開怎麼辦?」旗烙問。

    「我可以隨時離開,但無法去龍城的其他地方。」方運道。

    「您真是無所不能。」

    「少拍馬屁,好好幫我辦事比什麼都好。」

    「是是是……」旗烙連連點頭,周圍水花一陣撲騰。

    方運得到旗烙的指點,先是化為人形,按照正常的流程申請離開罪海城,而後一路不斷變化外形,在各種複雜街道中穿行,最後確定沒有人跟蹤,才換成一頭旗魚的模樣,來到旗烙特地為他安排的一處山洞。

    進入臨時住處,方運讓旗烙離開,自己開始潛心研究石刻。

    方運面帶微笑,因為這次收穫比之前在北極天城所得太多。

    在碾碎石刻的過程中,竟然發現了三件寶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