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這真是我的?」旗烙雙眼中泛著淚花。

    「我方運從不虧待真心幫我的,你這次冒著風險快速帶我來這裡,幫我挽回難以估量的損失,這就是你應得的獎勵。」方運道。

    旗烙立刻降落到海底,朗聲道:「自此以後,旗烙甘當文星龍爵陛下犬馬!」

    「好了,快點服用吧。」

    「是!」

    旗烙一口吞下吞海貝,隨後攝取其中的一滴大聖之血。

    就見他周身氣息節節攀升,瞬間突破境界,直入五境巔峰。

    旗烙一咬牙,一口吞下所有的聖血,就見他的身體不斷膨脹和收縮,足足過了十幾息,才穩定下來。

    不多時,他張開嘴,發出痛苦的叫聲,周身金光閃爍,金光越來越密集,最後突然爆開,形成一道三百丈高的光柱,貫通天地。

    不多時,光柱緩緩散去,就見旗烙的魚鰭掉落,周身的鱗片開始徐徐脫落,連帶著大量的污跡,腥臭無比。

    隨著鱗片不斷脫落,旗烙身上變得千瘡百孔,越發醜陋。

    最終,所有的鱗片全部脫落完畢,他發出更加凄厲的叫聲。

    就見它的身體內部向外冒出淡淡的金光,新的鱗片開始慢慢生長,後背的魚鰭如同雨後的春筍一樣,快速拔高。

    最終,魚鰭全部長出。

    和之前難看的魚鰭相比,它這新的背鰭宛如星空降臨一般,通體是純粹的藍色,表面甚至有點點銀色光芒,這代表他的血脈力量被激發到了極致。

    不一會兒,旗烙全身的鱗片長全,他的身體足足增加了五丈,周身皇者氣息澎湃,形成一道道暗流向四面八方擴散,駭得不遠處的其餘水族慌忙後退。

    旗烙扭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露出激動之色,再次落到海底,面向方運道:「旗烙今日一切,皆拜陛下所賜,永生不忘!」

    方運點點頭,道:「你能晉陞皇者,雖然主要靠我的聖血,但也跟你這些年的努力和積累有關。起來吧,我們去城牆上看看。」

    「您……」

    方運不再說話,腳踏沙之舟,快速高升,駛向城牆。

    旗烙正疑惑,就聽外面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

    「叫文星龍爵出來,否則,本聖夷平罪海城!」

    旗烙剛剛晉陞不久,沒能完全掌握力量,魚鰭又是新生,聽到這話,身體竟然失去平衡,堂堂水族皇者在海中亂撲騰了幾下才穩住身形。

    旗烙驚訝地望著方運,急忙加速跟上,心中念頭急轉,想起之前方運的話,連連苦笑,沒想到這個人族竟然這麼能惹事,得罪了旗毀不說,還被半聖化身找上門。

    「手下敗將,焉敢叫囂?」方運的聲音在大海之中回蕩轟鳴,壓下那烏堂的聲音。

    罪海城的水族難以置信看著高空的方運,沒想到方運竟然能戰勝烏堂化身。

    那烏堂化身大怒道:「你不知用了什麼詭計害我沒了一具化身,今日本聖便再遣分身來此,報化身被毀之仇!」

    「那你來吧,我在城裡等著你。」方運停在城牆之後,微笑著望向城外的烏堂以及另外兩頭半聖化身。

    一頭是青銅巨人,一頭是三面猿,虎視眈眈望著方運,眼中殺意沸騰。

    方運看到三面猿,露出厭惡之色。

    「你出來!」烏堂化身被方運當眾嘲諷,唯恐本尊被敵對古妖嘲笑,更加惱怒。

    方運卻笑著伸出食指,向烏堂勾勾手,道:「你先過來。」

    烏堂化身怒不可遏,一扭頭,看到城牆上的旗毀,巨大的烏賊眼睛一動,道:「旗毀,只要你交出這個文星龍爵,我便保證古妖一族在一個月不攻打罪海城!」

    旗毀是一頭巨大的紅鰭旗魚,體表散發著淡淡的金光,它笑了笑,轉頭看向方運,道:「你讓本皇送你出去,還是你自己出去?」

    「怎麼,大敵當前,身為罪海城主將,你敢逼走文星龍爵、大監察院特使?」方運冷聲道。

    旗毀無奈道:「我本來不想,但為了罪海城的安危,我只能如此。畢竟,他們已經出動半聖化身,在此之前,他們最多是出動皇者。如果你真是文星龍爵,那應該不願看到罪海城生靈塗炭。半聖化身聖氣浩蕩,普通水族戰魂若是被擊中,極可能無法復活。為了水族子民,您只能出戰!」

    說到最後,旗毀幾乎是一字一句。

    方運道:「身為文星龍爵,出城迎敵是我的本分,不過,現在的問題是,有人造謠污衊,不認我這個文星龍爵。偏偏,你們還要讓我以文星龍爵的身份出戰,這是什麼道理?」

    旗毀立刻道:「我是聽下屬報告說你是假冒文星龍爵,目前並沒有確鑿的證據。你想要罪海城承認你的身份?很簡單,只要你出城迎戰,戰勝半聖化身,本皇立刻傳音全城,還你清白。」

    「不,我要你現在傳音全城,只要我勝利歸來,就承認我的身份,並允許我回返龍城。並對龍城發誓,若是反悔,死無葬身之地!」方運道。

    「放肆!」

    旗毀身後的一些旗魚皇者大怒。

    旗毀豎起腹鰭,像擺手一樣擋住那些皇者,微微一笑,張口傳音,聲震全城。

    「本皇宣布,若那外族方運能出城迎戰半聖化身並取勝,本皇便認定他為文星龍爵,准他在罪海城自行其事!本皇同時向龍城起誓,若有違背,天誅海滅!」

    旗毀身後的一頭龜族大妖王忙道:「族主,不可啊!您若是承認了他的身份,那便等於承認他在罪海城與旗磬老祖宗平起平坐,一旦找到借口,他便能奪您軍權,控制整座罪海城!」

    旗毀冷哼道:「想控制罪海城,那也要過老祖宗那一關再說。他若真想奪權,我不信老祖宗不出面。」

    「您說的倒也是,但就怕出什麼亂子。」

    「無妨,我倒要看看他怎麼對付那些半聖化身。對了,文星龍爵陛下,外面的半聖化身有三頭,您只有全部解決,才能獲得承認。」旗毀微笑傳聲。

    他身後的下屬立刻露出微笑,原來這才是旗毀的真正意圖。

    「我知道。」

    方運說完,身體向後倒去,武侯車憑空出現,托住他,隨後,沙之舟徐徐加速,駛向城外。

    眾水妖望著方運,無比驚訝,無法理解方運的舉動,不要說一個外族,就算是最有天賦的真龍皇者,也只能面對一頭古妖的半聖化身而已,面對三頭必敗無疑。

    「本爵今日,便定海盪妖,要這海晏河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