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圓千里內的海水渾濁,而方運所在的地方,大量的海沙混合著海水,衝天而起,彷彿形成一條直徑數里的泥沙噴泉,內部不斷炸裂。

    那一道道淡白色的神念光環,配合聖位妖術,形成無以倫比的絕殺。

    罪海城城牆之上,只有皇者勉強能保持鎮定。

    旗烙不斷外放妖力,抵消三面猿啼的餘波,並努力睜大眼睛,望著前方那源源不斷向上噴發的泥沙噴泉。

    「難道就這樣完了嗎?」

    旗烙喃喃自語,但是,想到之前與方運的種種經歷,他眼中躍動著希望的火焰。

    「他當然完了!」

    不遠處的旗毀咧開嘴,露出鋒利的牙齒,用冰冷的目光看著旗烙。

    在他看來,旗烙就是罪海城的叛徒,是旗魚一族的罪人。

    旗烙全身一冷,驕傲地抬起頭,道:「旗毀,你並不知道文星龍爵的偉大!」

    「你叫本皇什麼?」

    旗毀大怒,沒想到一個區區背鰭駁雜不純的低等旗魚直呼自己名字。

    「怎麼,你難道不叫旗毀嗎?我旗烙,也已經是皇者!」旗烙道。

    旗毀輕蔑地道:「短時間催生的皇者而已,不堪一擊!待那文星龍爵死亡,本皇便親手料理了你!我要讓全罪海知道,背叛我旗魚一族是什麼代價!」

    「陛下不會死亡,過去不會,現在不會,未來也永遠不會!」旗烙堅定地道。

    「連我都不是三面猿化身的對手,更何況他,我就……」

    旗毀突然停下,吃驚地望著前方。

    旗烙也望著前方,心念一動,立刻以神念觀察。

    就見那茫茫的泥沙噴泉中,爆出純白之光,龐大的神念宛如一座破土而出的山峰,散逸到泥沙噴泉之外。

    那龐大的純白神念讓旗烙感到全身刺痛,但是,他臉上充滿歡喜。

    那泥沙噴泉之中,如有半聖在立。

    「不好……」

    許多皇者用神念窺探,隨後感受神念被那更龐大的神念鎮封,損失慘重,急速後退。

    旗烙堅持觀察,就見那白茫茫的神念,已經徹底包圍泥沙噴泉。

    三面猿啼形成的淡白色圓環源源不斷落在那純白神念之上,卻未能讓那純白神念減弱半分。

    「半聖化身,竟弱小至此,可悲!」

    泥沙噴泉之中,傳來一聲嘆息。

    隨後,就見泥沙噴泉崩散,海水排開,形成真空。

    真空之中,一尊百丈高下的巨大白色光人盤坐,方運則位於那光人中心。

    那光人原本是垂首低眉,突然睜開眼睛,就見全身突然如同落雨的湖面一樣,泛起密密麻麻的淡白色波紋。

    那些淡白色波紋,赫然與三面猿啼的力量一模一樣,但更加強大。

    「汝贈之物,完璧歸趙!」

    就見巨大神念光人周身的白色漣漪突然盡數飛出,形成密密麻麻的波紋牆壁,逆推著三面猿啼仍然外放的淡白色波紋,瞬間衝到三面猿身上。

    沒有任何劇烈的爆炸,沒有任何驚天動地的威勢,就見那波紋之牆宛如樹立的落雨湖面,穿過三面猿,向前方飛馳,所過之處,古妖戰魂紛紛消融。

    「我的力量,我的身軀……」

    三面猿的三副面孔同時低下頭,隨後,身體突然炸開無數碎片。

    方運身後,憑空出現億萬鎖鏈,如同一條條捕獵的觸手,捲走三面猿的身體碎片,收回家國天下,讓罪龜吞噬。

    泥沙下落,渾濁的海水漸漸澄清。

    城牆上的水族們獃獃地看著方運的背影,望著那竟然化形為人的神念。

    這時候,只是肉眼,就能看到純白光人。

    「聖念化人!那不是眾聖才能做到的事嗎?」

    眾多皇者難以置信。

    方運的前方,青銅巨人與清理七零八落古妖大軍呆傻地望著方運。

    它們無法理解,為什麼明明佔據上風的三面猿,突然就死了。

    就在這時,方運微微抬起下巴,舌綻春雷:「牆上諸君,城中諸族,還愣著幹什麼,還不隨本爵出城追殺!」

    方運一句話驚醒夢中人。

    旗烙都沒等反應過來,各族皇者如同飢餓的狼群一樣,眼中閃著濃濃嗜血殺意,全力沖了出去。

    等旗烙開始向外沖的時候,已經有數百皇者衝到了前面。

    「漆渠,與本爵作對,是你最大的錯誤!」

    那青銅巨人愣了一下,自己並不認識方運,可為什麼方運知道自己的名字?但轉念一想,自己的名字就在龍族的名錄中,文星龍爵知道也不算什麼。

    看著方運衝來,漆渠猶豫起來,如果不逃,單說一個文星龍爵就極為難纏,更不用說後面追來的水族,可若是逃跑,他不過是巨人,都跑不過普通水族皇者,更何況腳踏沙之舟的方運。

    「早知如此,應該帶著半聖寶物過來!」

    漆渠低聲罵著,深吸一口氣,臉上閃過堅毅之色,竟然邁開腳步,主動迎向方運。

    「不錯,沒有給古妖一族丟臉。可惜啊……」

    方運沒有再說什麼,如同正常戰鬥一樣,一心三用,使用各種戰詩詞和真龍古劍攻擊那漆渠。

    漆渠一心想靠近方運,所以硬頂著方運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前行,但是,僅僅沖了三息,便不得不後退。

    因為他發現,方運竟然對他的弱點一清二楚,真龍古劍與大量的戰詩詞都好像有預知能力一樣,提前避開它的一些防護手段,專門攻擊它身上的一些弱點。

    縱然他是半聖化身,也擋不住蘊含枯朽之力的戰詩詞和真龍古劍遠遠不斷的攻擊。

    僅僅數息后,漆渠很快意識到,這裡是錯誤的戰場!

    罪海的水本來就比外界的海水沉重,現在所有的水都受西海王冠控制,全力壓制他,而他只是古妖巨人,不善水性,所有的攻擊都會變樣,無論是力量、敏捷、判斷、準確還是任何方面,都無法跟陸地上相比。

    和普通對手對戰的時候,罪海影響本來不會這麼明顯,但漆渠發現,方運的雙眼彷彿有一種魔力,可以發現最微不足道的瑕疵,而後將其擴大為破綻,最後轉化為勝勢。

    「你不是皇者,你有超過普通半聖的洞察力!」漆渠越打越無力,如同深陷泥沼之中。

    偏偏它和烏堂以及三面猿不同,它最擅長的是近身戰鬥,可現在根本近不了方運的身。

    它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外放妖力裹挾海水攻向方運,可在西海王冠面前,那些海水反而會反過來阻撓妖力,導致所有遠距離的攻擊全部失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