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旗烙怒道:「旗菏,你瘋了嗎?他可是文星龍爵,是葬聖谷意志欽點的!你們怎麼能趕他出罪海城?」

    旗菏微微一笑,手中浮現一片龍鱗聖諭,道:「你誤會了。我這裡有龍庭聖諭,龍庭懷疑方運投靠古妖,命令方運去龍庭接受調查。本來只需要通過城中的龍井可以直達龍庭,但是龍井損壞,沒辦法,只能委屈文星龍爵離開罪海,去找罪海中曾經存在過的要塞的龍井,通過那裡前往龍庭。」

    旗烙怒火沖霄,道:「現在整座罪海城被古妖四面包圍,文星龍爵陛下怎麼去找龍井?怎麼去龍庭?」

    旗菏的魚鰭輕輕一抖,道:「那跟我們罪海城有什麼關係?這是龍庭的命令,聖諭如山,既然下了命令,我們只能按照命令行事。文星龍爵陛下,您是準備自己離開,還是讓我們『請』您出城?」

    旗菏的「請」字故意加重。

    旗烙看向方運,正要說話,方運一伸手,阻住旗烙。

    方運站在沙之舟上,舌綻春雷,聲傳全城。

    「本爵雖在龍城外與古妖有舊,但自入龍城,未做危害龍族之事。我不知道反覆阻撓甚至害我是龍庭諸帝的意圖,還是有些宵小收了妖蠻的好處從中作梗。但總之一點,此事,本聖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無論誰是真兇,必將得到本聖的制裁!既然罪海城不歡迎本聖,那本聖不再久留,只是,希望罪海城以後有求於本聖的時候,還記得今天落井下石之事!」

    眾多水族面露嘲諷之色,堂堂罪海城豈會有求於一個皇者。

    只有少數水族面露不忍之色,意識到方運是被陷害的。

    只有極少數水族發現,方運的自稱由「本爵」換成「本聖」,更顯疏離。

    方運微微抬起下巴,掃視前方所有水族,道:「接下來,我要離開罪海城,我的最後一句話是,誰跟我一同離開?」

    旗磬家族的旗魚們哄堂大笑,其他一些水族也附和著笑起來。

    方運笑了笑,沙之舟迴轉一百八十度,向城外駛去,慢慢地加速。

    旗烙看了看方運的背影,面露猶豫之色,又回頭看了看一眾水族。

    旗菏咧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齒,道:「旗烙,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滾回來當你的巡城隊正?怎麼,難道你想跟這個方虛聖出城送死嗎?你放心,你畢竟是我們旗魚一族,我們不會殺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不過,小小的懲罰是免不了的!」

    「旗烙,你帶著他去大驛站的時候,想不到會有今天吧?」之前在大驛站被殺過一次的旗魚皇者冷笑道。

    「你現在怎麼不趾高氣揚稱讚他了?你不是說要當他的奴才嗎?怎麼不跟著他出去?」

    旗菏突然呵呵一笑,道:「都是自家人,諸位何必冷嘲熱諷,別喊了旗烙的心。不過,之前旗烙委實做得太過分了,我看這樣吧,旗烙,你只要揭發方運,再罵他幾句,然後去龍庭充當證人,你之前的罪名不僅一筆勾銷,而且會獲得賞賜,晉陞將軍,如何?」

    旗烙愣了一下,沒想到旗菏竟然真不想殺自己。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謝謝旗菏家主?換成是別人,早就剁了你的魚頭。」

    「旗烙啊,別怪我剛才的話重,我這也都是為了你好啊。你現在就棄暗投明,檢舉揭發方運,以後還是自家人。如若不然,可就怪不得我們嘍。」

    旗烙依舊猶豫不決,緩緩轉頭,發現方運的沙之舟在不斷加速,眼看就要飛出城牆。

    「陛下……」旗烙張開嘴,明明在海中,卻感到喉嚨發乾。

    方運一動不動,彷彿什麼都沒聽到。

    旗菏面色一沉,冷聲道:「旗烙,這可是你最後的機會!本皇之所以如此,是念你是旗魚,換成別的水族,本皇一句廢話不多說,直接打殺了了事!本皇的耐心,即將消失。」

    其他的水族紛紛勸說。

    但是,旗烙始終低著頭,沒有答覆。

    「旗烙,看來你忘了當年違逆城主府的那些水族的下場了!本皇最後問你一句,你要生,還是要死!」旗菏怒喝一聲,周圍海水震蕩,妖王之下的所有水族被強大的力量衝擊得四散。

    旗烙低著頭,咬著牙道:「我不想害他。」

    旗菏譏笑道:「你果然一輩子就只是個奴才!來人,把這條奴才拖出去,給我狠狠地打,打到他同意舉報方運為止!我就不信,一條雜種魚的骨頭能有多硬!」

    聽到「雜種」二字,旗烙猛地抬頭,周身魚鱗之下竟然有血色隱現,強大的皇者氣息在周身蕩漾,駭得那些要過來抓拿它的水族停在原地。

    旗烙雙眼通紅,盯著旗菏道:「雜種?同樣是旗魚,只是因為我背鰭顏色不好看,就要承受你們的羞辱?我哪一點不如你們這些紅鰭旗魚?我努力修鍊,我拚命殺敵,我忍辱負重,甚至成為皇者,換來的,也只是一句『雜種』?你們,瞎了嗎?你們的良心,都被古妖吃了嗎!奴才?呵,我寧可在文星龍爵陛下面前當奴才,也不在你們這群廢物面前當雜種!本皇,寧可死在城外,也不在城中苟活!」

    旗烙說完,猛地加速,沖向方運。

    「陛下,旗烙願隨您出城!」

    方運依舊沒有回頭,只是輕輕點了一下頭。

    旗菏等旗磬家族的旗魚簡直氣炸了肺,紛紛破口大罵,有幾頭皇者旗魚想衝過去抓捕旗烙,但看到方運的背影卻停下魚鰭。

    其他家族的水族看到這一幕,對旗磬家族投以不屑的譏笑。

    一些旗魚深深低下頭,深感到恥辱。

    旗菏冷笑道:「它既然自己尋死,那就讓它死!本皇命令,從今往後,罪海城拒收旗烙的戰魂靈光!」

    城牆上一片寂靜,這在以前是對叛族者的懲罰。

    這時候,方運依舊背對著旗烙,望著遠方,道:「旗烙,這樣的旗魚家族,還值得存在嗎?」

    「不值得!」

    「這樣的罪海城,還值得用你的命去保護嗎?」

    「不值得!」旗烙咬牙切齒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