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以,他們會後悔的。」方運笑了笑,沙之舟加速,徹底離開罪海城。

    旗烙緩緩轉頭,掃視那自己居住了不知道多少萬年的故鄉,果斷地回過頭,望著前方。

    「陛下,您這次罪海城之行,收穫頗豐。」旗烙突然道。

    「哦?」方運露出詢問的意向。

    旗烙自嘲道:「您進來的時候只有一個,出去的時候,數量翻倍。」

    方運哈哈一笑,道:「善!」

    方運說完,凝視前方的瘟疫之主。

    瘟疫之主裂開大嘴笑起來,露出尖銳的蛇牙,猩紅的信子在嘴邊掃動。

    「方運,這次你怎麼逃?看在你我有多年的『交情』的份兒上,我告訴你一個小秘密,亂星石盤,在我們來的時候,就已經啟動。哈哈哈哈……」

    瘟疫之主忍不住狂笑起來,其餘妖蠻半聖化身也跟著笑。

    其他三個方向的古妖戰魂和眾聖化身繞過罪海城,從各個方向包圍方運。

    「亂星石盤,那可是大聖寶物,你們準備得倒充足!」方運好整以暇回應。

    旗烙則愁眉苦臉,亂星石盤非常有名,極難製作,主要作用就是封禁大片空間,阻止空間內的人向外挪移,本身比較脆弱,也沒有別的威力,但以兩人的實力,根本無法解決亂星石盤。

    「這亂星石盤,本來另有用處,不過用來殺你不算虧!」瘟疫之主道。

    方運淡然道:「既然到了這一步,你是否可以說說之前你們做了什麼,是不是你們想方設法把我引入罪海?」

    許多半聖化身露出愕然之色,瘟疫之主卻笑道:「是誰傳遞給你的消息?」

    「這麼明顯的事,如果還需要別人傳遞消息,那我也不配當人族虛聖。」方運道。

    「既然你能看出來,我們也無須遮掩,實際上,在確定你在龍城后,我們妖界就動用所有力量逼你來這裡。當然,我們本來是想進燭龍城殺你,可惜敖震及時回來,又一心護你。至於之後,你無論在北極天城還是在任何其他地方,我們都會相幫設法逼你惹事,然後引導龍族送你進入罪海。」瘟疫之主道。

    方運點點頭,道:「那麼,你們從很久之前,就開始與古妖戰魂聯手,妄圖據罪海為己有?」

    瘟疫之主愣了一息,沉聲道:「這也是你推斷出來的?」

    方運微微一笑,道:「不是我瞧不起你們妖蠻,以你們的智慧,還做不到剛發現我在龍城,就想到在罪海設局針對我。換言之,你們首先在罪海布局,有其他的目的,至於引我入罪海,只是因為你們在罪海布局近乎完成,在這裡最方便殺我。」

    「你什麼時候推斷出來的?」

    「我在發覺旗磬家族對我的態度有異后,就懷疑有人在罪海針對我。只不過,沒想到你們與古妖戰魂聯手。在你們出現后,我才確定,你們妖蠻為了此次龍城開啟,一直在暗地裡準備。這罪海,應該只是你們的布局之一,在其它地方,還有其它的謀划。」方運道。

    「不愧是方虛聖,不過,我不可能給你答案,只能說,你果然超出我們的想象。」

    「是一直。」方運道。

    瘟疫之主大笑道:「對,是一直超出我們的想象。不過,這一次,你只是瓮中之鱉。這次,我不會犯任何錯誤!」

    瘟疫之主說完,眾多半聖化身竟然後退,而大量的古妖戰魂則從四面八方湧向方運,猶如海中多出大片的墨汁,又好似滾滾烏雲彌散。

    旗烙嚇得身體輕顫,被數不清的古妖戰魂的威勢震懾。

    罪海城的水族們已經看不到方運,只能看到鋪天蓋地的黑影在方運和罪海城之間涌動。

    方運一伸手,六銀體放出神光,收起旗烙。

    隨後,挪移征伐之門出現在身後。

    亂星石盤只能單向封禁,就見源源不斷的古屍皇者從中湧出,主動攻向圍過來的古妖戰魂。

    這一次,方運沒有隱藏力量,整整百頭皇者齊出。

    看到這一幕,眾多半聖化身為之駭然,心想幸虧之前沒有去撿便宜,否則必然會被百皇圍毆。

    方運不緊不慢,喚出軍營詩。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二十萬戰詩兵將以圓陣包圍方運,展開防守。

    接著,方運按部就班喚出各種戰詩名將與君王,但是,方運卻一直沒有喚出李廣。

    不過數息后,四面八方的古妖戰魂涌過來,方運冷冷一笑,身後海水涌動,神光一閃,顯現出一座巨山,山上高懸一顆星辰。

    負岳一族的星辰之山。

    星辰之山所照耀之處,大妖王之下的所有古妖戰魂全部陷入恐怖之中,不斷後退,有的甚至被生生嚇死。即便是大妖王也戰戰兢兢,全身力量只剩半成,唯有皇者戰魂不受影響。

    眾星之巔,百帝部落,無人可辱負岳!

    看到這一幕,古妖半聖化身面露猶豫之色。

    這可是實實在在的星辰之山,這是獲得古妖充分傳承的標誌,許多古妖半聖喚出的星辰之山都不如方運的清晰。

    僅僅一座半透明的星辰之山,就徹底破了古妖戰魂的妖海戰術。

    「繼續!」瘟疫之主冷哼一聲。

    幾頭古妖半聖化身面露不悅之色,但還是下達命令,就見大量的大妖王與皇者衝殺過去。

    方運周圍海水震蕩,方圓百里內立刻化為血芒天下,配合百皇與眾多戰詩兵將,開始堅守。

    僅僅數息后,讓所有古妖戰魂恐懼的一幕出現了。

    方運頭頂,懸浮鎮罪十殿,大殿之中有數以萬計的小型罪龜囚車,只要敢有古妖戰魂靠近百里之內,它們就外放罪龜鎖鏈抓捕,然後囚禁在背後的囚車之中。

    隨後,那些古妖戰魂以肉眼看見的速度消融,化為罪龜囚車成長的養料。

    和半聖化身相比,哪怕是古妖皇者戰魂對罪龜囚車來說都可有可無,但能吃一點是一點。

    直到這時,所有的古妖戰魂才想起什麼是罪海之主。

    不是古妖,不是龍族。

    是罪龜囚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