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罪海深處。

    一具又一具龐大的黑影在海底前行,那些黑影氣勢衝天,威能無儔,卻死死控制著力量,生怕影響過大。

    許多黑影走走停停,經常突然不動。

    「有什麼可怕的?罪海如此大,罪龜未必能發現我等!」

    「哼,每個被罪龜囚車囚禁的眾聖,都曾經說過這種話!」

    「我也覺得,此次行動非常之冒險!首先罪龜囚車這一關便過不去,其次,妖界不足為信,畢竟,它們戰勝了外面那群窩囊的古妖。」

    「他們根本不配叫古妖!龍城的古妖戰魂,才是古妖正嫡!我們當年何等威風,攜萬族之威,力摧龍城,橫壓萬界,從無敵手。外面那些古妖呢?竟然輸給妖蠻!若不是他們畏畏縮縮,踟躕不前,我們何至於跟妖蠻聯手?」

    「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除了樹尊,當年的強者都已經凋零。樹尊已經很儘力,但獨木難支。這妖蠻乃是天命所歸,就如同我等戰勝龍族一樣,怪不得後輩們。」

    「是啊,最主要的是因為祖帝莫名失蹤,這件事,一定要追查到底。」

    「不過,那個狼戮竟然冒險提前前來,也算是一界梟雄,他值得我們信賴。」

    「不錯,那狼戮很有魄力,如果妖界的領袖都是這樣,我們大計必成。」

    「那個人族,倒也有意思,區區皇者,竟然逼得狼戮提前降臨。聽說,他繼承了負岳一族的傳承,甚至有控制罪龜囚車的力量。」

    海水突然凝滯,過半的古妖半聖戰魂停下腳步。

    「蠢貨!有什麼可怕的?控制小小的罪龜囚車而已,又不是喚來所有罪龜囚車!本聖只要見到他,必然直接出手殺死,他縱然再有天賦也無用!」說話的赫然是深暗烏賊半聖烏堂本尊。

    「也不知道誰的分身被他當狗一樣連殺兩具。」

    「你……」

    「好了!既然諸位已經同意前往罪海城,配合狼戮,就不要再起爭執。我們此次人多勢眾,除非是最強大的幾頭罪龜出現,否則普通罪龜囚車見到我等,也必須遠遁。」

    「如果罪龜囚車們出手幫那個人族怎麼辦?」

    「絕不可能!等我們抵達罪海城的時候,他已經被狼戮殺死,根本沒必要忌憚他!一群蠢貨,古妖本來就不會動腦子,現在成了戰魂,更蠢了!」

    「你……」

    妖界,四方皆有月樹,東方月樹有眾生居住,也稱眾聖樹。

    眾聖樹無比龐大,連綿不斷的樹冠彷彿巨型大陸橫在半空。

    眾聖樹的頂端,眾多半聖圍坐在大廣場中,沉默著。

    許久之後,一頭虎族妖聖道:「狼戮既然已經順利進入罪海,你們還擔心什麼?」

    「那方運,不能小覷啊。」一頭猿族半聖道。

    「難道一尊活生生的半聖降臨到他面前,他都能逃脫?不要忘了,還有亂星石盤。」

    「當年兵蠻聖也是這麼想的。」

    「你有臉提兵蠻聖?當年若不是你這頭老猴子竭力阻止,我們怎會反對?」

    「本聖阻止兵蠻聖,不是不想殺方運,是怕兵蠻聖出危險!」

    「可笑,明明是你擔心兵蠻聖……」

    「好了,舊事休提。現在應該討論,狼戮殺死方運之後,我們應該如何,是等龍城護罩徹底崩潰後進入,還是提前進入。畢竟,為了把狼戮挪移到罪海,四棵月樹的力量只剩一半,為了避免意外,連半聖寶物都不敢讓他帶過去。」

    猿族半聖道:「如果狼戮殺死方運,一切水到渠成,何必商討?如果要商討,那就應該商討如果狼戮失敗,我們如何儘快解決方運。」

    「不可能,狼戮豈會殺不死方運?」

    「我不想重提兵蠻聖的失敗!」猿族半聖道。

    「你……」

    「聽老猴子的!如果狼戮失敗,我們當如何?」

    「時間太過倉促,再加上那群愚蠢的化身……」

    「怎麼,這是在怪本聖的化身辦事不力?」一頭巨大的蛇聖高高抬起頭顱,俯視說話的狼蠻聖。

    「瘟疫之主,您誤會了……」那狼蠻聖謙卑地低下頭。

    猿族半聖道:「廢話不多說,如果狼戮失敗,我們至少要派遣兩尊半聖再次前往。那麼,只有三個辦法。第一,還是動用月樹,但要面臨月樹力量枯竭的可能。第二,祖神各族貢獻大量祖神之血,劃破虛空。第三,就是眾聖合力,獻祭聖寶。」

    「不能調動祖神各族,畢竟兩界山那裡……」

    眾聖神色不斷變化,各有所思。

    龍城之外,無盡虛空之中。

    一尊龐大的黑影出現,那黑影如同一條巨龍,身體之長,遠超普通星球,若收尾相連,甚至能圈起聖元星。

    那黑影如此巨大,卻沒有絲毫的威能外泄,彷彿空有軀殼,沒有力量。

    巨大的黑影黑目金瞳,銀牙紫舌,如同星辰巨獸,遠遠地俯視龍城。

    「我的分身剛剛到龍城便被殺死,竟然沒發現他位於龍城之中。當靜觀其變……」

    龍城,罪海。

    在兩族半聖討論的時候,罪海城外,瘟疫之主的化身變得咄咄逼人。

    「狼戮陛下,您應該儘快殺死他!」

    方運搶話道:「我相信狼戮陛下不會是言而無信之妖,既然允許我體面地死去,至少能讓我知道一切應該知道的。比如,旗磬,你身為半聖,明知同族文星龍爵即將被妖族殺死,為何一動不動?」

    後面的話,方運改為舌綻春雷。

    狼戮眉毛一動,稍稍放開聖威,讓方運後面的聲音能傳遍罪海城。

    罪海城中,出現輕微的騷動。

    這裡的水族們一開始並不在乎方運,哪怕方運是文星龍爵。

    但是,在方運誅殺無數古妖戰魂后,贏得它們的尊重,它們已經把方運當成自己人。

    旗磬至今不出,大多數水族都很失望,甚至變得厭惡旗磬。

    罪海城中,沒有人回答方運。

    「你的後輩說你受傷,但你傷勢再重,也不如我嗎?不能暗中找龍庭救援嗎?你,不配擔任罪海城之主!」

    狼戮的聖威再度瀰漫,封住方運的傳音。

    狼戮雙目中流露嘲諷之色,道:「時間差不多了!臨死前,本聖告訴你一件事,兩界山外,半聖出戰!方運,你不過是本聖爪下微不足道的螻蟻而已!跪下!向你殺死的妖蠻懺悔,向本聖道歉,本聖給你一個痛快!你若稍有反抗,待攻破兩界山,本聖便屠你全族,扒皮懸首,曝屍百年!」

    狼戮終於撕開偽裝,展現出妖蠻的兇殘。

    方運不僅沒有驚懼,反而無奈地輕輕搖頭,道:「狼戮,你好好蹲在狼聖山不好嗎,為什麼非要威脅我?瘟疫之主,我每次跟你說實話,你就是不信,我騙你的時候,你倒是信了。我再重複一句,我方運,從來不會驕傲!」
最近更新小說